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37章 马场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4: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众人哄笑。

  “哈哈哈……”

  “老江这么快就有儿子了?”

  对于二爷这句状似开玩笑的话,没几个人打心底当真,大家都一笑了之,心照不宣、心照不宣。

  唯独那个微胖男人的视线停驻在张棉身上,良久都不曾移开,有些晦涩不明。

  他无意识地搓着大拇指。

  似乎有些兴奋……

  视线愈发炙热。

  沈梦察觉到他的变化,厌恶地皱了皱眉。

  虽然死肥猪是金主,但沈梦却半点也喜欢不起来,只有满满的嫌弃。

  他大概猜到那只死肥猪想干什么了,无非是看见漂亮男孩,忍不住想用自己肮脏的猪蹄污染人家。

  “小梦,你跟我过来。”微胖男人收回视线说。

  沈梦不情不愿跟着他去了边上。

  到马场自然是要骑马的。

  这边,大老板们互相寒暄完,二爷迈步往外走,临走之际,他扭头对李特助叮嘱道:“带他去玩玩。”

  这里的“他”是指张棉。

  二爷一走,场上的几个中年老板就慢悠悠地跟出去,坐上自己心爱的坐骑。

  与其说是骑马划水,不如说是比赛谁先到达终点。早在张棉没来之前,大鳄们就谈好了商业合作,很简单,就是以比赛成绩定获利空间。

  这边,留在原地的一群人恢复聊天热情,继续唠嗑,这些人应该都是跟大鳄们出来玩的,无论是娱乐圈里的小花旦还是漂亮的小鸭子,都有。

  江文远走后,落在张棉身上的打量徒然增多,像是没了顾忌一般,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江文远是什么人?什么人能让他带出来?

  老实说,在场不少人都希望自己能抱上江文远这样的粗大腿。现在张棉成功“抱”上了,这无疑吸引了不少人的好奇心,以及……红眼病。

  二爷临走前应该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特意让李特助带张棉四处去玩玩,大概是有意将张棉和这些各怀心思的人隔开。

  也不知道胖男人给沈梦说了些什么,沈梦最后走到张棉身边,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将手搭在张棉肩上:“小弟弟,你是怎么和江老板认识的?”

  对于这个别有用心的问题,他自然而然地问出了口。

  即使是在长相不俗的小鲜肉里面,沈梦的面貌也属于很惊艳的那种,加之气质出众,站在人群里面很显眼。

  死肥猪色.欲熏心,天生放荡,喜欢玩.弄漂亮男生或青年,虽然人品不怎么样、看起来油腻得一批、比不得江文远,却是个大人物。

  约莫是看上张棉了,所以让沈梦去套套张棉的老底。

  “和你没关系。”张棉警惕地往后退了一步,离沈梦稍微远了些,显然没有多交谈的意思,转身朝李特助说:“我们走吧。”

  他想起前世这人对自己做的事情,心里下意识抗拒和厌恶。

  “抱歉,小梦先生,借过,让让。”

  李特助当然不会拆自家人的台,他对沈梦客气地笑了笑,带着张棉离开。

  见状,沈梦撇撇嘴,无所谓地耸了耸肩,随即转过身重新融入人群中。

  李特助按照老板的吩咐,给张棉小先生挑了匹温顺的白马出去玩。白马身姿矫健,通体如玉,看起来威风凛凛。

  二爷在马场养了匹黑马,那马儿是二爷前些年从水乡带回来的,很有灵性,二爷很喜欢,每个月花大价钱养,比养儿子还烧钱。

  张棉不会骑马,坐在马背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动弹,于是马场里的工作人员牵着缰绳,带着马儿在场外绕。

  远处,江文远他们骑在高头大马上,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不久后,几匹马儿扬起前蹄,像利箭一样飞驰而出。

  矫健的四肢在空中腾跃,身姿充满了力量的美感,蹄子落在地上噔噔作响,颇具韵律感,乍一听又是杂乱一片。

  二爷骑马的样子很俊俏,高瘦的身体坐在马背上上下颠簸,合着这节奏,身子起起伏伏,像漂浮在水浪尖上的杂草。

  他低伏着身体,绳子在手心里绕了两圈,那双向来寡淡温和的眼睛直盯着前方,模样比任何人都要来的专注。

  真是……勾人的很。

  这老男人又野又浪,偏偏那皮囊是副人.畜无害的温和样。

  马蹄的影子,漂亮的鬓毛。当二爷从张棉身旁飞驰而过的时候,风声凌厉。

  少年抬起眼睛,隔着护栏和二爷相望,颠簸起伏中,那老男人的目光深不见底……

  时间有片刻的停驻。

  等张棉回过神,二爷已经消失不见了,整个过程快如闪电。

  少年垂下眼皮,用腿夹了夹马肚子,表情淡淡。

  一直站在旁边充当背景板的李特助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年纪大了,接受不了两个男人在他面前“眉来眼去”。

  自从那天“办公室事件”之后,李特助知道自家老板对男人感兴趣,就觉得这段时间自己肠胃不好,有些消化不良。

  不过……没关系,李特助支持自己老板做的所有决定,简称――助纣为虐。

  可以说李特助已经到了六清不认、人畜不分的地步,他觉得江文远做什么都是正确的。

  这次出来玩远比不上几个月前那场“牌局”的规模来得大,和江文远一起比赛骑马的人不过四五个,剩下的大多都是些被叫出来助兴的“菟丝花”。

  而沈梦嘛……跟这些人比可能也没什么不一样,同样是孱弱的“菟丝花”。

  大鳄们的比赛结果很快见分晓,不出意外,二爷得了第一名,成功啃下最大的利润蛋糕。

  “老江这身骑马的本事不减当年,下次比不得、比不得啊。”有人边擦汗边打趣,颇有些感慨意味。

  “不能比骑马了,老.子再输就只剩下一件裤衩了!”有人脾气暴躁地咧了咧嘴。

  “那就打高尔夫吧,我记得钟总对这个很拿手。”又有人提议。

  “啊……没有没有。”被叫到名字的钟总忙摆手,老菊花一样的脸变得皱巴巴起来,勾勒出几条常年老谋深算的皱纹。

  钟总不自觉回想起上次和江文远在球场打球的经历,虽然成功签了合同,但那绝对和自己的球技没什么关系,完全就是因为自个输得够惨啊!

  正当他们聊得起劲的时候,二爷拒绝:“不了,下回要陪我家老爷子去爬山,你们自个组局玩吧。”

  有人边擦汗边夸赞:“老江真是孝顺啊……”

  二爷笑笑没说话。

  他对这些局向来不感兴趣,只是偶尔参与罢了,无非就是叫些漂亮的“鸡鸭”来一起玩玩,顺便谈些合作。

  笼统来说,不过是有钱人找乐子,以另一种方式消遣。

  江家老太爷别的没什么爱好,除了收集鼎之外,就只有爬山这么一个乐趣,他常和志同道合的老朋友一起去,有时会叫上自己的乖孙江文远。

  对于老太爷的邀请,江文远从来都不会拒绝,所以也不奇怪有那么多人会说二爷很孝顺之类的话了。

  大鳄们边走边商量什么时候具体谈合作。

  二爷把李特助叫到身边,不一会儿就老板们进了休息室里面。

  门被关上,跟着大鳄们来的助理秘书都进去了,沈梦的金主也带着秘书进去了。

  似乎是涉及到商业合作上的话题,留在外面的“菟丝花”们异常安分,也没有哪个不识趣的嚷着要进去,都乖乖呆在外面,并且自觉调小了说话的音量。

  张棉自然也没进去,他骑在马背上,似乎已经渐渐掌握技巧,骑马的姿势趋于规范。

  看得出来少年上手很快,从刚开始的小白到现在的游刃有余。

  人群边上,沈梦撑开懒洋洋的眼睛,望了眼张棉的背影,捂着嘴打了个哈欠。

  “江老板……喜欢这样的吗?”

  他和张棉的长相属于两个极端,一个艳得不像话,一个干净得要人命。

  权欲愈重、愈混浊的人,愈可能对干净、纯洁的事物情有独钟。

  死肥猪是这样也就算了,连江文远也是这样。

  沈梦刚刚以一句“小弟弟,你是怎么和江老板认识的”潦草完成了金主交给他的套底任务。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说那句话时的姿态,意图明显,看起来就像是个别有用心的小人,也不知道对方警惕上了没有。

  然而沈梦不知道的是……又蠢又傻的张棉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警惕上死肥猪,反倒是警惕上了自己。

  不知道想到什么,沈梦踢了踢脚下刚冒出来的绿草,表情别扭:“我吃饱了撑着管这么多闲事儿干什么?!”

  他不是一个多有同情心的人,只不过是那只死肥猪太重了,每次压在他身上,都往他下面塞奇怪的东西。

  他这么做,只是不想让那只死肥猪去恶心别人。ぷ小@説首發.xs.cΘmm.xs.cΘm

  惊觉到自己在想什么,沈梦平静的表情微微有些崩塌:“草……我是疯了吧,什么时候变圣母了。”

  确实,死肥猪要去祸害别人关他什么事儿!

  有人推了推正在踢小嫩草的沈梦,沈梦没抬头,只是拿余光瞥了一眼,原来是鸭.店里的同行。

  “干嘛?”沈梦停下脚,双手插进裤兜里,语气略微烦躁。

  同行是个很有心机的帅气男人,跟过不少富婆,他用手指了指沈梦的脖子,语气富有深意地说:“昨晚和你家那位金主玩大了?”

  虽然沈梦穿着立领长衫,但偶尔从脖子里露出来的勒痕还是没有完全掩藏住。

  “那只死肥猪没爽够。”

  沈梦不怎么在意地拉了拉衣领,斜瞥了他一眼,嘴唇上扬,似嘲讽似讥笑:“怎么,你也想来试试?”

  至于沈梦为什么会把自己的金主叫作“死肥猪”,估计是和某只肥猪的恶趣味有关。

  按照某只死肥猪的原话来讲就是:我喜欢听你这么叫,你越叫我越兴奋。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