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74章 交易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4: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梦出示会员,柜台后面穿着侍者小马甲的年轻男人检查没问题后放行,即使沈梦离他最近,然而他的目光却一直若有似无地扫过二爷。

  从男人宽阔的肩膀到紧实的腰腹,再到裹在简约休闲裤里面的腿。

  二爷冷淡的目光扫向他,他下意识抓了下自己的手心,然后继续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做登记,钢笔落在纸页上发出沙沙声。

  等脚步声远去,年轻侍者抬起头,面上染上不正常的潮红,他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舔了舔嘴唇。

  沈梦对这里轻车熟路,领着二爷乘电梯上去。

  “不问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电梯里只有他们,沈梦半倚在光滑的壁上,看向二爷的目光满是玩味。

  二爷神色平静,似乎只是将来这里当成一个任务,并不是很好奇,“是地方有什么差别吗?”

  他抬腕看了下时间:“麻烦沈先生快点,我下午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前段时间他找人去调查了荣藤馆,这次调查跟上次不一样,他另外找了人,相信会有收获。

  沈梦在江文远面前向来没皮没脸,混不在意自己的现象,此时闻便歪了下头,只是笑着看二爷,没有说话。

  正当这时,电梯门“叮咚”一声开了。

  里面的热气涌出来。

  b.d.s.m俱乐部是几十年前一个身价不菲的富豪创建的,对外并不怎么宣扬,有门路的人自然会寻着味儿摸进来。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能成为会员的人并不多,沈梦是从贾总那里得来的。

  大多人对调.教这个词总是怀以一种暧昧、敏感的目光,但事实上并不是那样,它也可以……纯粹一点。

  **

  年轻侍者低头玩着手机,余光就瞥见那个男人步履平稳地走出来,面上没什么异色,只是略微绷紧了下颌线。

  待人走后,侍者看了看时间——进去了两个多小时。

  沈梦是之后才出来的,并没有和江文远同行,他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失神地看着电梯壁,暗自嘀咕:“什么意思啊?”

  他本意让江文远在这里对他产生兴趣。他就不信了,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会没点冲动,结果出乎意料,江文远居然再次拒绝自己的投怀送抱。

  前几次拒绝还可以理解,可能是因为氛围没到的原因。但这次他信心满满地准备了那么久,专门办了.□□身卡,今天更是一大早就起来洗漱吹头发,自认为捯饬得挺好看的,却没想到江文远还是拒绝了自己。

  淦!

  真难伺候!

  沈梦回想了一下刚才,男人略微有些隐忍的表情,却还是克制了下来。他不由纳闷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也能忍?换自己早忍不住了。

  正当他欲再进一步的时候,江文远猛地推开他,神色间有些厌恶,却又不像。

  他一时间琢磨不透他到底是厌恶还是不厌恶,只听见对方说了句:“够了,我不想再继续了。”

  他将软鞭放进男人手里,对方并没有握紧,而是扔在脚边,并且对他说:“不要再玩这些花样了,我不喜欢。”

  “为什么,觉得很变.态.吗?”

  他也觉得自己变.态,可是当在这个俱乐部找到和他一样的人群之后,他才发现这些东西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以启齿。

  男人垂眸看他,良久,蹲下身拉上他的衣服,道:“一类小众.性.癖而已,我并不觉得变.态,只是不喜欢而已。”

  “为什么?”

  二爷:“没有为什么。”

  “你对别人做过吗?”

  男人顿了顿,平和的眼睛移向别处,“没有。”江文远并不觉得自己做过,就算做过类似的事情也只是喜欢和……流.氓了点而已。

  沈梦:“你说谎。”

  二爷起身,再看向他时目光已经冷漠了许多,“我想我没必要将自己的私密事告诉外人。”

  两人不欢而散。

  二爷驱车至公司,李特助已经亲自将新调查来的资料送到了办公桌上,见老板心不在焉地看着窗外,他轻轻唤了一声。

  二爷回过神来,“你先出去吧。”

  李特助走后,他用剪刀裁开牛皮纸袋子,从里面取出资料。

  他看的不紧不慢,然而随着时间推移,眉头却越拧越紧。

  当看到“堕落者”三个字时,他下意识压了压眉峰。

  荣藤馆虽然从属g家机构,但却拥有绝对的自主权,是从属并不是受制,执行的很多任务都被列为高级机密。

  他们吸收人员的对象并不固定,也不具备任何规律,有可能是一个厨子,也有可能是一个流浪汉。

  会先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育和观察期,而后才会被正式纳入进组织。

  他们敌对的敌人是危害人类的怪物——从地狱里爬回来的怪物。

  人们习惯把那些怪物称作鬼、阿飘,但其实还有一个更准确的称呼,那就是“杂乱的欲.望体”。

  本来应该存于阴世,却因为执念和欲.望强行进入阳世,打破两个世界的平衡。

  不过现代的杂乱.欲.望体跟古代的杂乱.欲.望体不一样。人类世界在发展,他们也在发展。

  古时鬼神传说盛行,今时却寥寥无几,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人类知情者的打压,另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变聪明了,选择蛰伏下来,在暗处谋划。

  荣藤馆内部究竟有多少人不得而知,只知道大致划分为三个部门,一是基数最为庞大的外勤部,在每个地区划分范围派遣人去常驻维持秩序,层层递进。

  比如说一个市区这么大范围,可能会设置十几、二十几个组长,均向上级负责,上级再向更高层次的上级负责。他们之间的管辖范围或许会有交叉,但绝对不会遗漏。

  其二是内阁,负责统筹,其三是非自然武装部,职责是捍卫老本巢。这俩部门,前者很保密,后者很危险,就近些年以来,较为活跃的只有外勤部,经常跟堕落种打得你死我活。

  各种阴谋套路不断,不是你咬我一口肉,就是我吞你一口血。

  资料不多,就薄薄的几页纸,二爷很快就看完了。

  当然,探查范围有限,他所知仍旧浅显。

  目前猜测张棉应该跟荣藤馆是敌对关系,那天晚上……其实他不该看见那些。

  不知道想到什么,他将纸页放下,指尖无意识地敲点桌面,眉头始终紧锁不曾松开。

  这边,江裴之的心情跟他同样复杂。

  也许是因为这些日子江文远很安分,每天两点一线地工作,江裴之发现这几天老太爷念叨起江文远的次数越来越多,显然是在时间的冲刷下决定忘记之前的不愉快。

  这让他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本来这股危机感不足以让他方寸大乱,直到他端着龙井茶准备进入书房招待客人时,听见了老爷子的声音:

  “我正准备再过几个月,等到老大(江文远父亲)从国外回来,我就放手让文远接手公司,到时候老大在旁边辅佐自己儿子,让他学着点,别老背着我搞些什么艺术了……”

  江裴之微微屏住呼吸,眸光寸寸冻结。

  他捏着托盘的手指紧了紧,指骨发白。

  本来他想着老头子身体硬朗,再撑两年应该没问题,等他长大、再长大点,他就可以……

  但现在,来不及了。

  江裴之面无表情地想到。

  当天晚上陪老爷子送走客人,回到卧室,江裴之就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未知号码。

  “喂,之前的交易还作数吗?”

  他压柔嗓子问,眸里有笑意,但看起来却很瘆人。

  张棉仿佛是站在高楼上,簌簌的风声钻进手机,他的声音破碎在冷风里,依旧清晰,稳稳地传过来,回道:

  “当然。”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