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第79章 心电仪

小说: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 作者:野客 更新时间:2021-10-07 06:14:4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刀尖有一半都插.了进去。

  从后背到前胸的距离并不远,如果再进去几分,恐怕就会将整个胸膛刺穿。

  张棉疼得抿紧了唇,然而他知道自己死不了,所以手下力道没有丝毫松懈。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阴柔男人狠狠拧起眉,低声喝道:“放手!”

  张棉神色不变,阴柔男人紧紧盯着他的眼睛,等过几秒,才妥协似的操控利刃脱离少年的身体。

  细窄的手术刀从皮肉里拔出去,血再也堵不住,汩汩地流出来,很快浸红后背的衣服。

  张棉喘了口气,松开手。

  他唇色苍白,额边因为疼痛渗出冷汗,却一声没吭。

  沈梦站在原地,有些犹豫要不要过去扶,但想起自己跟他是情敌,便作罢了。

  几个工作人员走到门口,惊恐状:“你们在做什么?!”

  张棉转过身,将背上的血迹和伤口都隐藏起来,前面的衣服除了有些皱巴外,还算干净。

  只见他眨了下冷漠的眼睛,嗓音因为疼痛而略有些颤抖:“你们这里的洗手间好乱,没法上厕所了。”

  工作人员:“??”

  张棉将目光落在沈梦身上,意思不而喻。

  沈梦的眼神飘忽了一下,握拳抵唇,轻咳两声,懒洋洋道:“对啊,你们这里是什么服务水平,怎么洗手间乱成这样,跟经过抢劫一样?”小说更新最快电脑端s.xs.

  工作人员望了眼里面裂开的墙壁,神色有些古怪:这岂止是抢劫?我看是世界大战还差不多。

  先发制人,成功。

  这场意外的收尾工作最终由醒过来的二爷进行,他先是靠着墙坐了会儿,右手捏了捏肿痛的后颈,意味深长地看了张棉半晌。

  然后慢吞吞地站起来和工作人员进行交涉。

  毫不意外,商人本色且厚颜无耻的二爷选择和张棉沈梦两人同流合污。

  阴柔男人早就不见了,只留下满地狼藉,镜子碎一地。

  二爷用自己金贵的手指头捻起地上的一块碎玻璃,对那几个工作人员说:“我刚刚进来的时候镜子突然碎开,不小心把我给砸晕了,劳烦你们打电话给孙老板,我想问问,贵所的洗手间是什么级别的豆腐渣工程……”

  语调慢吞吞的,微皱着眉,一本正经地碰瓷。

  这里本来是私人会所,今天开了局,能来的人都不是什么小人物。

  几个员工不敢惹事也不敢多问,神情由最开始的震惊转变为后来的谄媚,眼见穿衣打扮不像什么普通人的二爷找他们茬,他们的关注重点逐渐转变为“怎样才可以不被找茬”上。

  其中一个女工作人员在短暂的慌乱后,沉吟道:“这位先生,我们会所的洗手间所采用的镜面都是摩恩品牌,质量有保障,不会发生无故碎裂的情况,请稍后容我们调查清楚再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至于镜面破碎致使您昏倒,我们感到很抱歉……”

  二爷和善地笑了笑,又交代几句,倒是没有再追究。

  几个工作人员无端松了口气。

  这波操作,令在一旁看戏的沈梦直抽了抽嘴巴。

  被压在门下的贾总被解救出来,整个人鼻青脸肿,他悠悠转醒,然后又晕了过去,被二爷让人送去医院。

  张棉亲眼见死肥猪被抬走,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一件外套就落在了自己身上。

  紧接着,一只手臂横穿过后背,虚揽住他的肩头,动作没有很亲昵,甚至于很礼貌和绅士。

  二爷揽着张棉往外走。

  少年脚步虚浮,任那只手臂承载住他的大半部分重量。

  沈梦微微眯起眼睛,略有些烦躁。

  几个工作人员打电话叫来维修工和保洁员,沈梦没有在这里多呆,紧跟着二爷他们出去。

  那个女工作人员在碎裂的墙壁面前看了又看,面露疑惑,想破脑袋都没想明白:“这不像是人弄出来的啊?怎么就裂开了呢,难道真的是豆腐渣工程?小王,打电话叫监控室的人看看,查查今天进出这里的人有哪些?”

  小王“诶”了声,出去,转头却进入一条偏僻走廊,那里站了一个人。

  仔细一看,可不就是阴柔男人。

  “怎么回事,突然有人过来?”

  小王解释:“事出意外,你们闹得动静太大了,门都塌了,在监控器里一清二楚……”

  阴柔男人舔了下嘴唇,神色冰冷:“也不怪你,那个叫张棉的堕落者实力不弱,总部那边那群白斩鸡是做什么吃的,还说有我一个人来就够了,低调、低调……低调个屁!”

  小王连忙安抚几句。

  阴柔男人又道:“对了,刚刚有个普通人看见我了,等会儿你去找他签个保密协议,把他的身份信息录下来扔给档案馆的阿彪。”

  小王连忙应是。

  两人分别离开。

  因为张棉受了伤,二爷没有打算在会所多呆,准备离开。

  有人不满:“文远你这么着急走是做什么,正玩得起劲呢,老刘还说等会儿局散了咱们去吃点宵夜,九潭那边听说有家日料店还不错,等会儿一起去尝尝呗……”

  孙老板也笑说:“就是啊,上次在你家宴会,我们都没来得及说几句话,等会儿叙叙旧吧,顺便聊聊昌辉市那边新开的项目……”

  二爷淡淡笑,“今晚确实是扫了各位的兴致,不过做生意嘛,还是得慢慢来,不着急。今晚有点私事需要处理,改天再聚吧。”

  还有人劝留,二爷没再搭理,揽着张棉往外走。

  李特助早就开车等着了,这会儿见人出来,忙不迭地伸手要去扶,谁料二爷手臂略用力,直接将人圈进怀里,但很快又放开,半搂着将人塞进后座。

  “开车。”

  “诶诶!”李特助见情形不大对劲,连忙坐上驾驶座。

  二爷想了想,“去医——”

  谁知话还没说完,袖子就被人扯了扯。

  二爷垂下眼睛,不动声色地替少年掖了掖衣服,“怎么了?”

  张棉咬了下唇,嗓音沉静:“死不了,不去医院。”

  说着,有些虚弱地闭上眼睛。

  那个人的实力确实不弱,要不然也不会把他弄成这样。普通的刺伤其实并不会让他怎么样,然而插.进他后背的手术刀上像是有什么东西,顺着刀尖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似是另外一股陌生的力量。

  这股力量与蛰君在自己体内留下的东西相互排斥。

  蒙昧的灵魂在深处颤动了一下,但很快又归于平静。

  有什么信息在脑海中飞快闪过,快到张棉来不及抓住它,只是觉得很重要。

  二爷沉默了一瞬,道:“请杨医生过来吧,先回去。”

  李特助认命地转方向盘掉头。

  他们没有回公寓,而是二爷经常住的别墅,因为那里有配套齐全的医疗设备。

  杨医生很快就到,带了一个助手。

  李特助在楼下侯着,没有上去。

  二爷手动脱掉少年上半身的衣服,将人放到台上,外套沾了血,被二爷扔到一边。

  张棉乖乖地趴着,眼皮微微耸拉着,冷淡的面庞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柔和和脆弱。

  后背的伤口深可见骨,窄长的刺伤几乎贯穿少年单薄的身体,但奇异的是伤口已经开始停止流血。

  杨医生一看这伤就知道很严重,于是迅速穿好衣服,戴上医用手套。

  助理熟练地打开无影灯。

  二爷沉默地站在角落,没有过分靠近。

  助理为杨医生擦汗,本来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然而当小助理连接上多功能心电监护仪的时候,他原本疑惑的面色在经过反复检查后变得有些惨白。

  他又看了眼微睁着眼睛的张棉,呆滞了几秒,然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二爷被这边的动静惊动,顺着小助理的视线看过去。

  只见心电监护仪上的线是四条直线。

  直线?

  没有心跳、脉氧、血压和……呼吸?

  他愣了下,与少年看过来的眼睛对上。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仿佛格外漫长。

  江文远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懒得去分辨那双眼睛里是什么情绪,只知道自己的牙齿打了个颤。

  嘴里漫出苦涩的味道,喉头有些发干。

  他深吸一口气,沉淀下千丝万缕的杂绪,眉峰不知道何时下压,将眸底的暗涌都遮掩。

  杨医生皱眉呵斥小助理两句,快步走过去自己弄:“连个心电仪都弄不好,基本功都被狗吃了?”

  他实在不是个好脾气,在江文远面前也收敛不了。

  然而,在检查几遍后发现设备完好且也没有出现故障,杨医生脸上的不耐烦渐渐消失不见,直接白着脸后退几步,和小助理一样跌坐在地上,脸色跟刷了白漆一样。

  惨白透顶。

  这时,二爷提步上前,关了心电监护仪,扭头对杨医生说:“之前家里来了小孩子,比较顽劣,把这台机器弄坏了,我还没来得及换。”

  他面上含着警示的笑。

  杨医生呆滞地点了几下头,在经过几次心理暗示后说服自己相信这个说法。

  他连忙爬起来,脸色依旧不大好。

  待处理完伤势,二爷让李特助送他们离开。

  门一关,他脸上的笑消失不见。

  张棉还没来得及起身,就被江文远扣在了身下。

  少年白皙的身体上缠着绷带,有些无力。无影灯没有关,光线太刺眼,他干脆撇过头,“发什么疯?”

  男人将他的头扳过来,指腹缓缓摩挲他的脸颊,嗓音微哑:“老实告诉我,你的身体怎么了。”

  为什么会没有呼吸、心跳和脉搏,就跟……死人一样?

  张棉淡道:“没怎么,可能是太累了。”

  江文远没有说话,而是缓缓逼近,他捏着少年苍白的下颌,让他不能闪躲,直到两人鼻尖抵着鼻尖。

  张棉皱起眉。

  二爷就那么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像是在感知什么,然后忽然将头埋进少年颈间。

  真的……没有呼吸。

  江文远缓缓圈紧手臂。

  张棉听见他贴在耳边的声音:“你对我说,你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不想受那些人的影响,所以我帮你重新回到学校……今天晚上是我的疏忽,以后不会了……”

  闻,张棉懒懒地垂下眼皮。这只不过是他的借口而已,没想到这个男人还真的当真了。

  还没等他说什么,二爷又忽然抬起头,往日平和幽邃的眼睛有些深沉,银色的细边镜框微微下滑,致使张棉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一眼看进他的眼睛里。

  没了镜片的遮挡,多了丝耐人寻味的穿透感。

  二爷低声问他:“所以你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的身体究竟怎么了?”

  张棉下意识抿了抿唇,干燥苍白的嘴唇在抿完后多了丝湿意和粉,不过仍旧没有回答江文远的问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空气里安静的可怕。

  二爷咬了口他的肩膀,力道并不轻,疼得张棉闷哼一声。

  等松开,肩头出现一圈牙印,慢慢变红。

  男人的手扶上他的腰。

  “张棉,你别告诉老.子之前是在奸.尸?”showbyjs('重生后大佬对我求而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