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第五十九章:霸道的男人

小说: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21-10-22 04:5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如果你敢在我奶奶的生日宴会上闹事,我不管是谁邀请你过来的,我都会让你从此在端城身败名裂”

  颜如羽知道陆寒声的能力,立刻就乖顺了下来,加上陆寒声给予的压力,颤着声音说,“寒声,我不会”

  “我对你的话没有兴趣,我不会再重复第二遍我的立场”陆寒声冷漠的打断颜如羽的话,哪怕现在他的动作看起来和颜如羽是暧昧不清,但浑身冰冷的气息也让人不寒而栗。s.kingho.

  因为陆寒声的原因,宾客虽然有些好奇,但也没有凑过来看热闹,江映月乘机和陆寒声脱离的颜如羽。

  “陆寒声刚才真要谢谢你,不过我听说你二叔和二叔母是你敌人”江映月早已把陆寒声的事情了然于心,对陆家的弯弯绕绕也有所耳闻。

  刚才陆寒声帮她解围她也是感激的,不然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和颜如羽撕起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她这人也是有恩必报的,所以也就开诚布公的问起了陆寒声。

  老板的敌人,自然有时候也是她的敌人

  “不用说的如此直白,你别忘了你和我是一条船上的。”陆寒声脸上带笑,轻轻的凑近了江映月的耳畔,看着像是亲昵的动作,可是实际上却是冰冷的警告。

  “我和你不同,我可以临阵倒戈,或者跳船逃生”江映月嘴上这么说,手却自然的挽起了陆寒声的手臂,引来了他的侧目。

  “你别忘了,我不是你能背叛的人”陆寒声说完,已经带着江映月到了二叔面前打了招呼。

  “江映月啊,早有耳闻”二叔面上客客气气,对江映月握了握手,一旁的二叔母直接拉着江映月坐下,亲热得让江映月有些紧张。

  这人啊,最怕的就是这种笑里藏刀的人,比起颜如羽之流江映月此时已经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江什么来着”二叔母故意假装记性不好的样子,为江映月拿了一杯橙汁,一副亲善的样子。

  江映月微微含笑,还没开口就被陆寒声夺了话头,“江映月”

  “哦哦,映月你是什么学校毕业啊”二叔母脸上带着笑容,撺掇着江映月喝橙汁。

  面对二叔母的盛情,江映月只好客气的喝了一口,“我是江城大学毕业的,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我读了大三之后就去了国外。”

  “哦”二叔母故意顿了顿,微笑着继续开口,“是因为什么特殊的原因没读完大学啊。”

  江映月的眉心忽然一跳,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只好面显尴尬说,“因为学校里说我抄袭了另外一个同学的作品,所以我就退学了。”

  “那你真的抄袭了呀”二叔母一副很认真的样子看着江映月,心里正在期待她的辩驳。

  江映月是想分辨的,可是手心忽然被陆寒声掐了一下,“是的,我抄袭了”

  二叔母的表情忽然有些失望,脸上难掩尴尬的笑意,“抄袭不是好事情啊,这事情可要藏着一些。”

  在二叔母的眼中,江映月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草包,这样的花瓶女人根本不能配做她的对手,如今有江映月的丑闻在手,还怕这个小媳妇不受自己拿捏

  “当年的事情影响很小,二叔母不必担心”陆寒声的语气清淡,仿佛对江映月抄袭的事情早已知晓,这让二叔母想要挑拨二人关系的打算落空。

  “即使有人知道也没关系,你二叔有的是关系,可以帮忙的”二叔母一边说,一边给二叔使了一个眼色,两个人打着哈哈。

  “不用不用,我这人很佛系的”江映月尴尬的笑了一下,心里吐槽这两个笑面虎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一边又悄悄的在桌子底下转动了一下自己的脚腕。

  高跟鞋这玩意儿就是来折磨女人的,穿了一天的高跟鞋下来,江映月感觉自己的脚都快要废掉了。

  看见江映月被二叔他们困住,陆寒声忽然打断了几个人的谈话,不着痕迹的牵起了江映月的手,“陆太太,我们跳一支舞吧”

  “喂”江映月想要拒绝,谁知花园的音乐已经响起,舞池里大家已经开始了动作,“我脚疼”

  “这是你的职责”陆寒声的语气里听不出喜怒,面上又是一片清冷神色,江映月怔了怔终究是咬着牙坚持跳了起来。

  一曲终了,又是一曲,陆寒声丝毫没有放过江映月的意思。

  “你答应过我,不强迫我做不愿意的事情”江映月皱着眉,面对着陆寒声那张深沉的面容,忍着双脚的酸痛感。

  “我说了,这是你作为陆太太的职责,这舞你必须跳”陆寒声的声音暗含着命令,舞曲又到了高槽点。

  “陆寒声,你等着”江映月咬着牙,坚持到把舞调完。

  舞池里,江映月和陆寒声无疑是焦点,当他们走出舞池之后,江映月甩开了陆寒声的手,想一个人静静。

  燥热莫名的袭来,江映月感觉自己的头脑越来越不清醒,不远处一个高大的身影朝她走来。

  “陆寒声,我好热”江映月几乎是本能的扑到了男人的身上,可是鼻

  .

  -->>

  尖是气味却不是陆寒声的香水味,“你不是陆寒声”

  江映月想要后退,可自己的身体却被陌生的男人钳制住,耳边感受到了一股热气,“江小姐,很高兴认识你”

  “你是谁,放开我”江映月感觉自己的喊声已经足够大了,可是周围却仿佛没有人听见她的声音。

  “别白费力气了,今天我会让你知道我比陆寒声厉害”男人的声音带着蛊惑,用手扯开了江映月的晚礼服。

  “呵呵”

  江映月保持着最后的三分力气,却没有哭喊求饶,而是发出了一声冷笑,让神秘的男人的动作微微停顿下来。

  “女人,你可真有趣”男人的声音低哑,目光看着江映月的脸庞,尚未发觉江映月的手指正掐住大腿,已经掐出血来。

  “有趣吗,我告诉你一个更有趣的”疼痛让江映月没有迷失神智,“你永远比不上陆寒声”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