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第六十一章 妈妈的担忧

小说: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21-10-22 04:5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映月,是不是有人要害你!”苏眠雪抓紧江映月的手臂,扶了摇摇欲坠的江映月一把。s.xbikuge.

  “没人要害我,我是吃错东西了,人有些不舒服!”江映月不打算打草惊蛇,只给了苏眠雪一个“放心”的眼神。

  “真的是这样吗?”苏眠雪微微抿唇,刚才主人没有得到江映月正在发怒,江映月却假装什么事都没有,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不是这样还能怎么样!”江映月的心里生出一丝厌恶,但是脸上依旧是温柔如水的笑容,甚至比江映月还要亲切几分。

  “那我送你去换衣服吧。”苏眠雪赶紧定下心来,却被江映月阻止了动作。

  “我一个人去就好,这里是陆家,你去别的地方也不方便!”江映月的话让苏眠雪愣了一下,随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让苏眠雪的心里更加忐忑了起来。

  江映月换好了衣服,盯着镜子里带着水晶之恋王冠的自己,忽然露出了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笑容。

  很好,居然想让她出丑,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江映月重新回到了生日会现场,大家已经酒过三巡带着些许微醺的感觉,宾客之间也打开了话匣子,陆寒声在这个时候最为忙碌,为公司签订了一笔又一笔的订单。

  在这时候,江映月并没有去凑热闹,而是走向了正在角落里喝酒聊天的颜如羽。

  “颜小姐,我们谈谈怎么样?”江映月的出现让颜如羽非常的意外,原以为江映月应该躲着她才对。

  当颜如羽跟着江映月来到偏僻的角落,谁知自己竟然被江映月用手臂压制在墙上,呼吸都变得困难,“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江映月露出一个凶狠的表情,“自己对我做了什么没点数吗?”

  颜如羽紧皱着绣眉,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我没有!”

  “你没有?”江映月发出一声冷笑,“我就知道你不会说实话,所以我在想如果你不小心脸摔在地上会是什么后果?”

  说着,江映月就要把颜如羽的脸往地上按,让颜如羽发出了一声尖叫,可惜此时陆家请来的德国烟火师刚刚点燃的烟火在天空炸开,掩盖了她的惊恐。

  “真的不是我做的,但我知道是谁!”

  “是谁?”

  “苏眠雪,你们公司的苏眠雪!”

  一个女星最在意的就是容颜,江映月就是抓住了这一点,乖乖的让颜如羽说了真话。

  江映月用手故意抚摸了一下颜如羽的脸颊,“你真的一点都没有参与?如果没有,你怎么会知道是苏眠雪下药害我?”

  “我……”颜如羽看着江映月的模样,感觉到眼前的女人如同一个恶魔,比起大闹婚礼的时候还要可恶。

  “说不出来了吧,因为你们就是一伙的,是吗?”江映月忽然露出一个冷笑,从身上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面装着一些橙汁,“你应该认识这东西,我这人从来不是一个客气的人,既然你送了我这么一个大礼,我自然也要回礼才是。”

  颜如羽被强迫的喝下了橙汁,心慌的剧烈咳嗽,可是却怎么都吐不出来,只好跌跌撞撞的往人群的方向走。

  江映月默默的跟在后面,看着颜如羽抓住了陆寒声的二叔母,“快救我,江映月给我灌了药!”

  “什么?”二叔母的表情十分的吃惊,一抬头刚好看见不远处缓缓走来的江映月,忙把颜如羽一把推开,“你在说什么胡话?”

  “二叔母,我看颜小姐似乎有点神志不清,不如先把她送去医院吧!”江映月一边说,一边露出一个冷笑,让二叔母的表情更是显得复杂。

  “她不舒服关我什么事!”此时的颜如羽死死的抓住二叔母的衣袖,可怜巴巴的在喊着解药,江映月嘴角上的笑容越发的明显。

  “二叔母,颜如羽小姐据我所知是您邀请的客人,这件事您应该负责才对!”江映月这话里有话的态度,让二叔母的做贼心虚的紧张了一下。

  江映月说完后却意外的没有和二叔母纠缠,而是转身离开,去往了苏眠雪的方向。

  二叔母看着江映月消失的方向,忽然感觉头上有汗水流了下来,这一招打草惊蛇让她有些难受。

  “老婆,怎么了?”二叔看见这边的异状,走了过来小心的护住自己的妻子。

  “你说这个江映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二叔母没有对二叔多说什么,而是让人把颜如羽给带了下去,脸上带着若有所思的神情。

  “你这话什么意思?”二叔完全不知道刚才这里发生的事情,一脸的无辜和迷茫。

  “和你说了你也不懂,快去招呼客人,别让陆寒声那小子抢了风头!”二叔母回过神来,拍了一下丈夫的后背,两个人又转身去招呼客人。

  宋晚秋的生日宴顺利的结束了,大家对江映月有了更深的印象,回到公寓的江映月洗漱完毕,躺在的床上休息。

  陆寒声的脚步声停在了床前,江映月疲惫的睁开眼睛,“今

  .

  -->>

  天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可能会出很大的丑!”

  “我帮你就是帮我自己。”陆寒声很冷淡的一句话,让江映月不屑的瘪了瘪嘴。

  “如果你再不收网,我可就要对那个人不客气了!”江映月咬了咬牙,今天如果不是被陆锦柏及时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江映月不想再被算计第二次。

  “你今天威胁了颜如羽?”陆寒声没有回答江映月的话,而是点燃了一根烟,吐出一口烟雾。

  江映月发出了一声冷笑,“她找你告状了?”

  “我看着她被二叔他们的人送了医院,所以问问!”陆寒声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江映月的脸色,看见江映月的表情满是怨气。

  “如果今天不是怕影响了奶奶的生日宴,我一定会把这件事闹得众人皆知!”江映月气愤的说着,将自己的一肚子怒气压了下去。

  “我的婚礼你都敢抢亲,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吗?”陆寒声看着江映月气鼓鼓的样子,却忽然露出了一个高深的笑容,让江映月更气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