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第六十四章 苏眠雪的悲哀

小说: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21-10-22 04:5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生在重男轻女的农村家庭,靠着讨好父母才得以上了大学,艰难的为了奖学金讨好所有人,一直卑微的活着。s.xqianqianxs.

  原以为自己的才能可以成为自己飞上天空的翅膀,却被江映月这个从小锦衣玉食的千金小姐抢了风头。

  “读书时,明明你的作品根本不及我的作品,可是因为你家有钱有势,我不得不屈居第二,你知不知道那些奖学金对你来说是九牛一毛,对我来说却是在这个城市活下来的希望!”

  苏眠雪早就想要爆发内心的不甘了,可是因为身份,因为骨子里的卑微,她一直隐忍着,如今终于不需要再隐藏下去了。

  “苏眠雪,麻烦你弄清楚,我读书的时候可没有告诉过谁我是江氏的千金吧?学校里的作品评选也是投票决定的,你觉得我可以买通所有人?你弄清楚,那时候我江映月是什么人大部分人都不了解吧!”

  江映月有一种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无奈感,露出了一个自嘲的笑容。

  “你够了!”苏眠雪最恨的就是江映月这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她最恨的就是她此时的模样。

  “苏眠雪,还记得前段时间我被人打了一下住院了吗?”江映月想唤回苏眠雪的一点点良知,忽然沉下了语气。

  “你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因祸得福,记起来读书时失忆的一些事情,当年是你带着我去见了梁美丽,然后把我推下了台阶想要威胁我。”

  “你记起来了?”苏眠雪的眉头微微一挑,五官中多了几分冷意,这和平日里温婉的苏眠雪判若两人。

  “嗯,你幕后的老板无心插柳帮了我一把,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的计划,可是我还在赌你会放弃,毕竟我把你曾经当做是朋友!”

  江映月的心情很复杂,一面苏眠雪是她小时候无所不谈的闺蜜,一面如今的苏眠雪让她感受到了人性的可怕。

  她是江氏千金这件事一直以来其实只有苏眠雪知道,后来学校里传出她抄袭的事情,因为她摔下台阶失忆之后就不了了之息事宁人,如今记忆恢复很多事情她很清楚的知道是苏眠雪干的。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她哀其不幸却又无可奈何。

  “朋友?”苏眠雪笑了,笑声在小黑屋里透着诡异,只有一盏昏暗的灯将两人的影子拉长,如同恶魔在张牙舞爪。

  “你从来没有把我当成是朋友,只是把我当成你的陪衬,来显示你多么的善良美丽,多么的才气逼人!”

  江映月想要耸耸肩,谁知绳子捆得太紧是不能如愿,“你要这么想我也没有办法,反正我现在被你绑来了,你想对我做什么就明说吧!”

  “知道黑市吗?”苏眠雪的脸上带着惨白的笑容,却偏偏吐了鲜红色的唇彩,让人感觉汗毛倒竖。

  “嗯,听说只要想,什么东西都可以买到,也可以卖出!”江映月低垂着眼眸,其实心里有些慌张,心想陆寒声到底要什么时候才动手?

  “有人给我的主人买你的命,我的主人觉得你秀色可餐,决定把你在黑市身上出售,如今你已经是我主人的货物了!”

  苏眠雪永远记得自己被关在这间小黑屋时的绝望,是因为想要谋一份高薪被人骗进了小黑屋,如果不是自己聪明的讨好主人,如今不知道已经变成了什么模样。

  “成为货物我会怎么样?”江映月的心有些慌了,不停在心里咒骂着陆寒声这个混蛋怎么还不出现。

  “或许你会被做成人皮娃娃,或者你会被卖入地下红灯区成为玩具,又或者你会被……”苏眠雪发出了得意的笑声,声音变得哽咽,“和我一样……”

  “苏眠雪,你说清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江映月的话还没有说完,小黑屋角落里的喇叭就响了起来。

  “宝贝,货物已经拍出去了,准备送货吧!”

  苏眠雪看了一眼喇叭的方向,将目光重新聚焦到江映月身上,“来不及了,江映月!”

  “苏眠……”江映月还想说话,却被苏眠雪用带着麻醉药的毛巾捂住了口鼻昏了过去。

  漆黑和颠簸中江映月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耳朵被堵住,眼睛和嘴巴也被蒙住,除了可以用来呼吸的鼻子她的感官全都被蒙蔽。

  她在哪?要去哪里?

  陆寒声呢?

  为什么陆寒声还没有出现!

  明明说好,她以身做饵引诱苏眠雪背后的人对自己下手,借此查出苏晚舟在酒吧消失的去向,可是为什么陆寒声还不来救自己?

  第一次,江映月感受到了恐惧,她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身体也开始颤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映月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颠簸的感觉停下了,江映月仿佛看见了希望,感觉到自己所处的空间又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心再一次悬了起来。

  江映月感受到了一股冷风,蒙着眼也能感受到一

  .

  -->>

  丝光感,她头顶的空间被移开,她被人抬出了狭小的空间。

  孤独和无助充斥着她的内心,奈何她就像是任人宰割的鱼肉毫无还手之力。

  哥哥,妈妈……

  江映月的心里呼唤着自己牵挂的家人,终于感受到了刺目的光线,她的眼罩被取了下来。

  “江映月!”陆寒声的声音宛如天籁,江映月开始剧烈的挣扎起来,终于被松开了身上的束缚。

  “陆寒声,你这个混蛋!”江映月一把将陆寒声抱住,使劲的大哭起来,把自己内心的无助和恐惧释放出来。

  寒风萧瑟中,陆寒声把江映月紧紧的拥进怀里,都怪他他太过自负,差一点就要失去江映月了。

  江映月哭够了,陆寒声在车里为她擦干泪水,那原本平日里清冷的神情总算是有了几分愧疚的情绪。

  “陆寒声,你为什么来的这么晚?”江映月喝了几口热水,总算是拥有了思考的能力。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