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第六十五章 我会补偿你

小说: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21-10-22 04:5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抱歉,我出现了失误!”陆寒声如鲠在喉,但还是不忍心欺骗江映月。s.zuox.

  许久以来,江映月从未听过陆寒声如此低声下气的道歉,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会补偿你的!”陆寒声见江映月不语,以为江映月正在生气,“除了之前答应的以前江氏的两家子公司,我把江氏之前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也给你。”

  百分之四十的股份,这对于江映月来说基本上就相当于把整个江氏还给她了。

  “你不后悔?”江映月的声音还有些沙哑,身体突然被陆寒声紧紧抱住,耳畔是陆寒声温热的鼻息。

  一路上,两个人不再说话,江映月靠在陆寒声的怀里回到公寓安心的睡了一整天。

  “请问是江映月小姐吗?”下午时分,江映月接到了电话,才得知苏眠雪在看守所企图自杀的消息。

  江映月来到苏眠雪病床前时,心情格外的平静,原以为自己会发怒会疯狂,却心里什么感觉都没有,“为什么要自杀,你罪不至死。”

  苏眠雪睁开了眼睛,看着江映月精致的打扮,嘴角溢出一抹苦笑,“真好,哪怕被折腾了一番,你还能这么潇洒的站在我面前。”

  “不然呢?你希望我像一个疯婆子一样对你歇斯底里?”江映月扬起一个苦笑,“那从来不是我的风格。”

  苏眠雪的心再一次被江映月刺痛,她没有江映月的这份自信,什么都比不上江映月。

  “你这丧门星,你怎么不早点死,还要给人添麻烦……”病房外,骂人的声音滔滔不绝,各种恶心的字眼传进了病房,江映月看着苏眠雪闭上眼睛眼角滑落着泪水。

  “外面的是谁?”江映月询问跟自己一起过来的王助理,心里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二。

  “苏小姐的妈妈,听说自己的女儿因为犯罪被抓,去看守所看了一眼之后就要解除母女关系,后来苏小姐就是被送医院了。”

  王助理的话如同一把刀子,再一次刺进了苏眠雪本就自卑的内心,从小父母的不公平对待,自己在黑暗中的挣扎求存,一切的一切都是徒劳无用,这个世界对她充满了恶意。

  “让你再次看了笑话,满意吗?”苏眠雪睁开眼,眼睛早已被泪水模糊。

  “我从来对别人的笑话不感兴趣,如果不是你先害我,如今你应该和我没有交集,你今天特意叫我过来就是为了看笑话的?”

  “我想要自由,我可以用我知道的事情去交换!”苏眠雪抓紧了病床的扶手,试图让自己坐起来,却失败了。

  “我没有这本事,你应该去找陆寒声谈!”江映月看了一眼手表,转身准备离开。

  “梁美丽的死是谋杀!”

  苏眠雪见江映月要走,脱口而出,身体因为太过激动而有些颤抖。

  江映月停下了脚步,眉头已经紧皱起来,梁美丽的死十分突然,并且一直以来他们都没有怀疑过。

  “你有什么证据?”江映月转身,直视苏眠雪的双眸,可以看出她的坚定。

  “我有梁美丽死前给我打的电话录音,她原本是准备让我叫人收拾你,又怎么会自己去开车撞你?”

  “这不是证据,只是你的推测罢了!”江映月转身,看了一眼王助理的表情,见他似乎也很淡定。

  “证据就是梁美丽的尸体,她有两份法医报告,之前的一份报告说了她身体里残留有的成分,另一份却修改过了,只说有酒精成分。”

  江映月转身,坐在了苏眠雪对面的椅子上,“你想无罪释放我做不到,但我想我可以让你少受一点罪,争取给你通过法律手段减刑。”

  “我要的是苏眠雪彻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给我一个新的身份活下去!”

  “我做不到!”

  “陆寒声可以!”

  江映月微微抿唇,“那你去跟陆寒声说,找我又有什么意义呢!”

  “陆寒声在乎你,从他不惜一切代价把你找回来我就知道他在乎你!”

  苏眠雪急了,这是她最后的一分希望,如果等到她真的进了牢里,她可能活不下来……

  “凭什么这么说,我不过也是陆寒声的棋子而已。”江映月一声冷笑,心里却莫名的颤动了一下,想起了陆寒声紧紧抱着自己的感觉。

  “你是他的妻子,我知道他爱你!”

  “呵呵,我倒是希望她爱我!”

  江映月看了一眼手表,想起了母亲让她回家吃饭的短信,忽然有些焦躁。

  “江映月,难道你不想知道真相吗?难道你不想知道除了你的亲生父亲想让你死之外,还有谁也希望你死吗!”

  提到父亲,江映月的手抖了一下,自己以身犯险,陆寒声闹了大动静,母亲那里应该也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会叫自己回家吃饭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希望我死,你要是想要脱罪你就把证据交给我,如果你想要更多,我做不到!”

  江映月自认不

  .

  -->>

  是圣母,对自己的仇人虽然不是恨之入骨,但也不会以德报怨,苏眠雪犯了罪就该受到惩罚。

  走出病房,江映月的耳边还有苏眠雪的呼喊,但她选择了继续往前走,身后紧跟着王助理。

  “王助理,今天的事情你觉得我该怎么办?”

  这位王助理就是一个老狐狸,并且还是陆寒声的心腹,问他其实就是在问陆寒声。

  “太太想怎么做,我就听太太的吩咐。”

  “太太?”

  江映月的嘴角隐去一丝不可察觉的笑容,心里忽然想起苏眠雪的那句话,“我知道他爱你……”

  “您是先生的合法妻子,我叫您太太理所应当。”王助理谄媚的笑容里夹杂了太多的信息,一时间让江映月有些愣神。

  “走吧。”江映月加快了脚步,此时她最担心的,是如何给妈妈交代。

  家里的饭菜熟悉又温暖,坐在餐桌前,母女俩却出奇的沉默,江雯慧除了不停的往女儿碗里夹菜之外,就是埋头吃饭。

  吃完饭,江映月坐到了家里的沙发上,母亲也紧紧的跟在一旁坐下。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