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第六十六章 母亲的软弱

小说: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21-10-22 04:5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妈,你想说什么?”

  江雯慧犹豫了一下,“你爸爸昨晚和我聊了很久,告诉了我一些事……”

  “他告诉了你多少?”

  “他说他知道有人要害你们,但是因为他现在的能力不足,所以没有帮到你们。s.xinqing100.”

  “你信了?”

  江映月的脸上一脸的冷意,看着母亲闪烁其词的模样,分明就是在自欺欺人。

  “妈妈,您纵横商场二十多年,为什么还会相信父亲的鬼话?你知道江氏如今被陆氏收购的罪魁祸首是何丞施吗!”

  “他是你的父亲,虎毒不食子,他不会害你们的。”江雯慧看着女儿激动的模样,赶忙想要安抚。

  “够了,如果他真的是我们的父亲,他也是一只吃子的老虎!”江映月从未给妈妈说过重话,可是如今自己经历了一场,已经无法相信母亲的话了。

  “月月,你听我说……”

  “妈妈,你别说了,我不想听!”江映月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你今天叫我回来,就是想让我不要动何丞施,对吗?”

  江映月注视着母亲,看着母亲忽然想要跪下,忙一把将她拦住,“您这是做什么!”

  “月月,答应妈妈不要动你爸爸,求求你!”江雯慧的心里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她不能告诉江映月原因。

  “妈妈,为了他你值得吗!”江映月觉得母亲是疯了,她完全搞不懂母亲的想法。

  从小的记忆里,母亲都是一个干练的女人,在她和哥哥还小的时候,她一个人支撑着江氏越做越大,可是唯独对父亲,妈妈是软弱的。

  “是我亏欠你爸爸的……”江雯慧低着头,让江映月将她扶到沙发上坐下,慌忙拭泪。

  江映月知道,自己不能去问母亲原因,哪怕如今自己已经长大母亲不愿意说的,她也只能选择沉默。

  “我知道了,妈妈放心吧。”江映月的心里有千万的不甘,也只能默默的咬牙吞下。

  江映月没有在家里多做停留,独自一开着车漫无目的到了海边,看着海边的夜景一个人发呆。

  “喂,哥哥!”江映月假装很轻松的语气,害怕哥哥担心自己。

  “月月,你没事就好!”江奈的语气很温柔,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哥哥是知道了吗?”江映月忽然心虚的心跳加快,如同小时候偷拿糖果被发现了一般。

  “嗯,昨晚爸爸给我打电话了!”江奈的语气很平静,就如同此时海边的浪声一样有规律。

  “他还去打扰你!”江映月说不出的暴躁,狠狠的跺了跺脚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电话那头的江奈笑了,声音格外的好听,“月月,在外人面前你总是很淡定,我们在我面前你却淡定不起来。”

  “哥!”江映月无奈的深吸一口气,发出一声哀嚎。

  “月月,放过爸爸吧,我们欠了他。”

  “哥哥,为什么连你也这么说?”

  江映月不解,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想要知道这其中的秘密,可是却没有人告诉她。

  “我不是爸爸的孩子,而你是。”江奈的语气很平静,可是却给了江映月一个五雷轰顶的感觉。

  “哥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江映月有些害怕自己的猜测,深怕自己理解错了。

  “字面上的意思,二十多年前妈妈和别人有了我,然后却嫁给了爸爸,后来才和爸爸有了你,所以妈妈亏欠他我也亏欠他。”

  “呵呵,这个笑话不好笑!”江映月强颜欢笑,却比哭还难看。

  “嗯,是啊,好冷的笑话!”江奈也发出一声轻笑,可是却能感受到苦涩。

  “哥,我爱你!”万千的情绪,终究化作了一句话,江映月的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嗯,我也爱你,傻妹妹!”江奈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注射器,露出了微笑。

  回到公寓,陆寒声书房里的灯还亮着,江映月敲了敲门,听见了陆寒声的回答才走了进去。

  “陆寒声,关于我爸爸的调查到此为止吧,我不想查了!”

  陆寒声停下了手里敲击键盘的动作,抬头看了江映月一眼,可以看出她的憔悴。

  “等我处理完手里的事情。”陆寒声说完,手又开始了处理工作的动作,江映月却是默默的走了出去。

  躺在床上,江映月头疼欲裂,人陷入了昏睡之中……

  休息了一周,江映月重新回到了陆氏上班,此时江映月已经是陆氏的小股东,但对外只是成了陆寒声的秘书,待在了陆寒声的身边。

  “江小姐!”陆锦柏在总裁室的走廊撞见了江映月,想到哥哥的嘱咐,只能临时改了称呼。

  “陆经理,好久不见!”既然陆锦柏对自己有了礼貌,江映月自然也对陆锦柏很客气。

  “能请你喝一杯咖啡吗?”陆锦柏有些局促不安的挠了挠脑袋,一副大男孩的模样。

  .

  -->>

  看着陆锦柏可爱的样子,江映月忍不住憋笑,“好啊,刚好我要去餐厅吃午餐。

  坐在餐厅里,陆锦柏总算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这个给你,算是我给你的歉意。”

  “咦?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

  “你就别揶揄我了,我知道我误会你了。”

  看着陆锦柏不还意思的样子,江映月忽然正经了脸色,“你倒是告诉我,到底苏眠雪是怎么给你说的,让你这么讨厌我。”

  看着江映月双手环胸的样子,陆锦柏愧疚的低下了头,“她说江氏的作品都是她设计的。”

  “所以,你就信了?”江映月翻了一个白眼,一副想生气又觉得自己很幼稚的样子,生生压了回去。

  “她的作品的确很出色,而且她还说你和梁美丽比赛的作品也适合她设计的,她不想出风头所以让你出头。”陆锦柏尴尬的笑了一声,可是表情实际上却比哭还难看。

  “怪不得你表哥不把我们做套给苏眠雪的事情告诉你,你真‘可爱’!”江映月露出一个夸张的笑容,实际上却是讽刺陆锦柏。

  陆锦柏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误会了江映月,只能尴尬的低下头,把自己的礼物往江映月面前推了推,“这是我的歉意,请收下。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