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第六十七章 陆锦柏的歉意

小说: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21-10-22 04:5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映月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三颗裸钻,都是难得的十五克拉左右的高纯度钻石,而且切割工艺也是一流,价值应该百万左右。s.xbikuge.

  “大手笔啊,那我就勉为其难的收下咯!”江映月才不想和陆锦柏客气,就当是自己这段时间被他折磨的精神损失补偿好了。

  陆锦柏见江映月收下了礼物,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用一脸崇拜的表情看着江映月,“那个,我一直有好多的问题想要问您呢。”

  “关于哪方面的?”看着陆锦柏一副眼巴巴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求宠爱的小狗,江映月自然是面带笑容。

  “自然是珠宝方面的,我一直是你的粉丝,以前有眼不识泰山,以后请您多多关照!”

  陆锦柏问了许多江映月关于设计方面的灵感和问题,江映月也耐心的和他交流了一番,看着陆锦柏的眼神里那种惊艳又崇拜的表情,让她的心里越发的高兴不少。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聊了两个小时,直到陆寒声的电话打过来,江映月才发觉自己忘了上班的时间,赶紧急冲冲的出现在陆寒声的面前。

  “去哪了?”陆寒声头也不抬的开口,声音又恢复了平常那种清冷的语气。

  “门口遇见了陆锦柏,和他吃了个午饭!”江映月很自然的回答着,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有什么问题。

  “门口站着!”陆寒声指了指门口的位置,一副听不出喜怒的语气。

  “哦!”江映月大步朝门外走,被陆寒声叫住站在了门内,想要偷懒都不行。

  时间转眼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一动不动的江映月感觉自己的腿都要断掉了。

  因为穿着高跟鞋,所以长时间的站立让她十分吃亏,她刚想动一动,就被陆寒声锐利的目光投过来,吓得赶紧乖乖站好。

  这个陆寒声,温柔不过几天,现在又是这么一副臭脾气,真是个神经病!

  江映月在心里骂了陆寒声千百遍,奈何自己的经济命脉还在陆寒声的手里,表面上依旧很乖巧。

  “陆总裁,请问我哪里得罪你了?”

  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江映月忍无可忍,终于开口询问这位大爷。

  “两个多月了,苏晚舟你还没有找到!”

  “我不是已经在找了嘛,这次为了查苏晚走我差点连命都搭进去了!”

  江映月无奈的叹气,扬起头看着天花板,心中也很绝望啊。

  “当初你信誓旦旦,如今你是想不负责任?”

  陆寒声看着江映月用手捶腿的动作,心头微微一动,暗黑的眸子幽深如古井一般。

  “我只是说一年内给你找到苏晚舟,可没说一下子给你找到啊!”

  江映月看着陆寒声迈着大长腿越来越逼近自己,吓得慌忙往后倒退,谁知双腿因为站久了失去知觉没有站稳往后倒去,刚好被陆寒声捞进怀里。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江映月尴尬的笑,在陆寒声看来却感觉她的眉眼间带着一种别样的韵味。

  “我认为你在勾引我。”陆寒声说得脸不红气不喘,看着江映月硬生生咽了一口唾沫,那呆萌的模样仿佛是一种无声的邀请。

  一个吻毫无防备的落在江映月的唇上,渐渐的从温柔变为掠夺,霸道的气息充斥在江映月的唇齿之间,让她身体紧张的抓紧了陆寒声的衣衫。

  “别……”江映月感觉陆寒声的手不安分的想要更进一步,理智让江映月及时的制止了。

  陆寒声的眼睛里带着血丝,声音也变得沙哑,“江映月,你这个女人……”

  看着陆寒声忽然露出的笑意,如同狼在窥视着猎物,让她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

  “我保证半年内给你找到苏晚舟。”江映月看见陆寒声面无表情似乎是在发怒的边沿,忙接着说,“我保证!”

  “如果你找不到呢?”陆寒声的嘴角扬起一丝弧度,比起冷漠的表情还要让江映月恐惧。

  恶魔在微笑,地狱在招手……

  “如果找不到,随您怎么处置我!”江映月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豁出去了。

  “很好,出去工作吧!”陆寒声恢复了平静的表情,在江映月走出去之后拨通了王助理的号码。

  “阻止江映月找到苏晚舟,至少半年内别让她找到!”

  王助理一脸迷茫的挂断了电话,忽然有些不明白自己的老板是什么心思了。

  时间转眼过得飞快,终于是年假的到来,过年的氛围下,江映月开始了和母亲疯狂的采购,因为国外的江奈这时候也因为病情稳定而回国过年。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准备着年夜饭,家里的房门被敲响,大年夜的是谁会来?

  江映月打开门,看见了何丞施的身影,这是一年来她第一次再见父亲。

  “你怎么来了?”江映月语气不善,身后江奈和江雯慧已经走了过来。

  “这是我家,我来过来怎么了!”何丞施语气不善的挤进了

  .

  -->>

  屋子,抖了抖自己身上的风尘,看着家里的摆设一脸的嫌弃。

  江映月刚想上前理论,却被哥哥江奈拉住了,看着哥哥摇头的模样,又想着今天是过年,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因为父亲何丞施的到来,原本欢声笑语的氛围变得有些沉闷,她和妈妈在厨房做饭,因为保姆也放假回家的缘故,两人配合得手忙脚乱,不得已还是叫了江奈进来帮忙。

  “妈,我看见了他上楼去了!”江映月虽然人在厨房,却还是不忘时刻观察何丞施的动静,发现他上了楼梯,立刻激动起来。

  江雯慧轻轻安抚了一下江映月,“没事的,他无非是要钱。”

  “妈,他就是个无底洞,你怎么可以……”江映月嘴里的话因为哥哥的眼神生生咽了回去,低头把手里的生菜撕成了碎片。

  “月月,他是你爸爸,别这么对他。”江雯慧叹了一口气,看着何丞施心满意足的走下楼来,荷包里明显是装了东西。

  “嗯”江映月的语气里听不出喜怒,只是低着头收拾着手里的生菜。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