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第六十八章 如果你不是我哥哥

小说:一夜甜蜜:总裁宠妻上瘾 作者:紫天儿 更新时间:2021-10-22 04:54: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年夜饭吃完了,江映月意犹未尽的端着一杯红酒靠在阳台上看着头顶的烟火炸开,绚烂的美丽稍纵即逝。s.xinqing100.

  “真好啊,灿烂如烟火,美丽如昙花!”

  “怎么这么多愁善感?”江奈出现在妹妹身旁,手里拿着一个剥开的橘子,轻轻的塞进嘴里品尝,原本是极普通的动作,在江奈的身上却格外的好看。

  江映月微微的眯着眼,看着哥哥温柔的动作,一副花痴的样子,“哥哥,如果你不是我哥哥,我一定嫁给你!”

  江奈的动作顿了顿,抬起那双好看的眼眸,带着世上最温柔的笑看着江映月,“我是你的哥哥这点不需要怀疑。”

  “哎,可惜了,如果你不是我哥哥该多好!”江映月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感激老天让她有江奈这么一个哥哥为自己遮风挡雨,如今换做她来保护哥哥吧。

  “傻丫头,就没有个正行!”江奈嗔怪着,可是眼里却是满满的宠溺,将她紧紧的抱住。

  橘子的香味夹着哥哥身上的香水味,让江映月感受到了无比的安心,真希望岁月就这么安静下去。

  大年初一,江映月还在睡梦之中,手机铃声就开始了吵闹,她不耐烦的接通了手机,电话那头是陆寒声的声音。

  “给你半小时,奶奶要见你!”

  江映月还没睡醒,直到电话的嘟嘟声传来,她才清醒过来,一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妈我出去一下,有些事需要我去处理!”江映月扯着嗓子对着厨房喊了一声,也不等江雯慧的回应就跑了出去,开着车一路到了陆家的庄园。

  “还好还好,没有迟到!”江映月一脸笑容的站在陆寒声面前,顺便还趁机挽住奶奶的手臂。

  “昨天让你和我们一起跨年,寒声这小子说你想陪着你妈妈他们过,所以就没有叫你,今天说什么你都得在这里陪我一天!”奶奶轻轻的拍着江映月的手,脸上带着慈爱的目光。

  “好,奶奶说什么我都听奶奶的,只要奶奶开心,我做什么都愿意!”江映月乖巧的抱紧宋晚秋的大腿,还在奶奶的肩膀上蹭了蹭。

  陆寒声用一个幽深的眼神盯着江映月,扶住了奶奶的另一只手,听着宋晚秋开口说了一句话,令江映月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你赶紧给我生个孙子吧!”

  江映月一脸苦笑的看着宋晚秋,心里很想告诉奶奶她和陆寒声清白的很,可是她不敢。

  “怎么,害羞了?”宋晚秋看着江映月给陆寒声暗送秋波,心里早已乐开了花。

  “没,我这么厚脸皮,怎么可能会害羞啊!”江映月的头明明已经快要埋进脖子里了,还做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奶奶看着江映月的样子,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你这孩子,我实在是喜欢!”

  “嘿嘿,奶奶喜欢是我的荣幸!”

  “马屁精!”陆寒声低沉的声音传进了江映月的耳朵里,得到了江映月一个白眼。

  “奶奶,你看他!”江映月故意撒娇,陆寒声却面无表情,惹得一旁的宋晚秋更是开心了。

  “好孩子,都是好孩子!”

  宋晚秋的心里一直很遗憾,自己的孙子自从父亲和哥哥去世之后就不再像个有情绪的人,冰冷得如同一块冰,如今总算是在江映月面前看见了陆寒声的一丝人气儿。

  宴席的大厅里,摆着丰富的饭菜,陆寒声的母亲叶绣,以及二叔一家都在,大家坐在一起看似和谐又热闹。

  “让我们举起酒杯,在新的一年里越来越美好!”宋晚秋端起杯子,先站了起来,家里所有人也都站了起来,一杯酒一饮而尽。

  也不知是宋晚秋有意还是无意,江映月被灌了好几杯酒,人也开始迷迷糊糊起来。

  跌跌撞撞的被陆寒声扶到了卧室,在卫生间里吐了一个昏天黑地。

  “陆寒声,你是不是故意联合奶奶灌我的!”江映月抹了一把冷水,跌跌撞撞的揪住了陆寒声的衣襟。

  陆寒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抓得皱巴巴的衣服,用手捏住江映月的下巴,“如果我想灌醉你,如今你应该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切,你这个自恋狂!”

  酒壮怂人胆,江映月把陆寒声一推,自己摇摇欲坠的往后退了两步,又被陆寒声稳稳扶住。

  “江映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陆寒声和江映月四目相望,有着旁人难以触及的深沉感,看着江映月的手轻轻的摩挲他的面颊。

  “嘿嘿,原来你这个样子还是挺可爱的!”江映月傻乎乎的笑着,完全忘了自己是在捋虎须。

  陆寒声的眉心跳了跳,又跳了跳……

  “来,给我笑一个!”江映月裂开嘴先笑了起来,眉眼弯弯格外的好看。

  “江映月,你知道你在玩火吗?”陆寒声的声音透着沙哑,一双眸子有了别样的情绪。

  “嗯,好经典的台词,不过我不玩火,我

  .

  -->>

  要玩水!”江映月一把将陆寒声推开,又冲进了洗手间,打开了浴室的花洒。

  人虽然喝醉了,但还保留着三分的清醒,江映月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差一点就要败在陆寒声的脚下了。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江映月任由冷水击打着自己的身体,让她身体里的这股邪火压了下去,人也渐渐清醒了过来。

  洗了澡穿上浴衣,江映月钻进被子吗,美美的睡了一觉,一睁眼已经是晚上的九点了。

  “你怎么不叫我!”江映月看了一眼时间,从床上惊跳起来。

  陆寒声安静的看着手里的书,仿佛没有听见江映月的话一般,任由江映月冲到自己面前一脸怨念。

  “陆总裁,你知道我们现在是在陆家的老宅子吧,你怎么可以让我在长辈面前失礼!”

  面对江映月的控诉,陆寒声只是懒懒的抬起眼皮,“你在我们陆家的印象一直不怎么好,失礼什么的似乎并不存在。”

  “好……”江映月露出一个笑容,陆寒声的回答竟然她无以对。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