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休手中的雁翎刀微微斜横。

  纵然张总捕头身受重伤,他心底也没有一丝的把握。

  “我不配。”

  张云山略有嘲弄地嗤笑一声:“请求你镇守的大黑狱的,是我;害你背负杀业的,也是我;就让你莫名连结怨于楚家的,也是我。”

  “偌大的天业府,我是最没有资格的。”

  说着,他缓缓叹了口气:“三日之后,东平府,醉乡楼!那儿,是悬镜司的分部。承诺的蛟龙精血,会一并奉上!”

  “周大人,确实很令人失望。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报效朝廷,忠心于天下,而非堕入魔道邪途。”

  月光下,陈休微微有些唏嘘。

  张云山是个好人,也是个尽忠尽责的好捕头。

  自己很敬佩他,但不愿意成为他。

  咔嚓——

  红色的琉璃盏被捏碎。

  映入陈休眼帘的,赫然是一只活物!

  准确的说,是一只封印在鲜红玛瑙中的蠕虫。

  只有小指那边,表面晶莹剔透,内里有着无数纤若发丝的纹路。

  一眼看去,仿佛人体之内那无尽的经络血管!

  若不是它很是轻微地蠕动着,陈休甚至都以为是一件装饰品,而不是活物。

  “蛊虫!”

  陈休呢喃了一句。

  江湖的说书客,曾经提到万里之外的南疆。

  传说那边,有十万大山,山中有着无尽奇珍异兽,更有千奇百怪的杀人蛊虫。

  “南疆蛊虫,神秘莫测。没想到,小小的天业府,竟然有此等奇物。只是,这玩意儿,要怎么动用?”

  陈休摩挲着下巴,一脸为难。

  这是他的知识盲区。

  难道,去问三爷?

  这个想法转瞬即逝。

  陈休不敢赌。

  纵然三爷对他有恩,但若是手中这苗疆的蛊虫真的有传说中几分神奇。

  他不敢!

  清晨,天色一亮。

  小院前,已然有忙碌的人影进进出出。

  “师弟,我也住在老夫的府上。以后咱们师兄弟,可得多亲近呐。”

  王猛勾搭着陈休的肩膀,眉飞色舞:“以后有事儿,尽管来找师兄。一家人嘛,不必那么生分。”

  “小休尚年幼,还未及冠。王大哥,以后还请你多多照料他一下。”陈玥很是真切地开口。

  王猛连忙摆手,大笑着道:“哪里,哪里。陈玥小姐,哪里用的着这么生分!”

  豹三爷的府邸,很大。

  偌大的庭院两侧,有着修缮颇好的小院子十几间。

  安顿好姐姐之后,陈休径直踏入了藏书间。

  作为天鹰帮的老人,同时少年时闯荡过江湖。

  豹三爷的藏书间,那是近乎恐怖。

  若非亲眼所见,陈休都怀疑这是大儒的书房。

  “师弟,想要找什么,告诉师兄即可。虽说我不怎么喜欢读书,但毕竟这里可是我收拾的,熟得很。”

  陈休微微侧目,轻声道:“那麻烦师兄了。师弟久居天业府,想要看看这大隋的天下。南疆、漠北、江湖,以及宗门与朝廷。”

  王猛微微一愣,饶有深意地拍了拍陈休:“看来,师弟志向高远啊。”

  说着,随手丢出几本厚重的书籍,以及一卷厚实的钉本。

  “江湖志异,朝廷定制的,一共三册。那些大户人家公子小姐,最爱看这个。虽说是真假参半,但江湖事、朝廷秘闻、南疆漠北,甚至许多宗门,都有点到。别说,还真蛮全的,北燕的家仙和南疆的蛊虫,都有。”

  “至于那一卷钉本,是江湖上的传说人物。师弟啊,你算是找对地方了。这些东西,可都是大地方花钱才有的。偌大的天业府,怕是除了老师这个,再没第一个地儿了。”

  王猛笑着调侃道,随手合上了书房门:“师弟,不打扰了。师兄我啊,还得去天鹰帮交差呢,先去忙了。”

  陈休于阳光中,缓缓翻开了书页。

  映入眼帘的,是江湖上的说书歌诀:

  大隋定圣朝,佛道衍南北。

  三都分燕王,四象乱神通。

  五帮行江流,六教聚人合。

  七剑演天下,八家传千载。

  九魔开乱世,江湖万古传。

  “大隋王朝、佛道圣地、北燕三国,这是顶尖的势力,寻常宗门抗衡不得。”

  陈休饶有兴趣地拨弄着手指:“五大帮派占据江河之地、六大教派教众分布天下、七大剑宗高手如云、八大家族底蕴深厚,还有所谓的九大魔宗世人闻之而丧胆。”

  “这世间,还真的大的啊。”

  陈休略有感慨。

  同时,他的心间也有着几分好奇。

  不知这“北地三十六巨寇”属于这顶尖势力不?“无生教”是不是那传说中的六大教派之一?

  以及,这所谓的“四象”,究竟代表着什么。

  大隋朝廷,竟然不愿意提及一丝。

  蓦然,陈休双眸一凝。

  手中有关南疆的典籍中,赫然提到了南疆奇蛊:

  “百尸血蛊,南疆排名第七十一。以上百位青年的尸首为药饵,培育出的特殊蛊虫。通体似琉璃,内有血络万千,蕴含至热邪毒!”

  “有蕴血归元、易经伐髓、脱胎换骨之奇效。”

  “融蛊法:血炼!”

  陈休眉头微皱。

  无论是易经伐髓,还是蕴血归元。

  对他而,都有着的非凡的功效。

  但这“血炼”之法,是要以数十人的鲜血作为引子,才能够解封蛊虫,彻底炼化。

  活人献祭啊?

  陈休眼眸微凝,喃喃自语道:“楚三少爷,那就咱们的恩怨,就以此了结吧。”

  城门侧畔。

  楚三少爷一席劲装,腰间配着长剑,骑着一匹深黑色的追风马,面容倨傲。

  他的身后,是整装待发的商队,以及家族护卫!

  此刻的他,更像是江湖出游的公子哥。

  “这么郑重啊?”

  陈休摩挲着下巴。颇有深意地道。

  “可不是嘛?据说,这可是和东平府铁剑门的贸易,价值数百两金子呢。这里面,这里面可都是商盟和周大人的宝贝。”

  “楚家,可是费了老大的功夫,才让楚三少爷担任护卫的。毕竟,这可是难得的,和那些大宗门交易的机会啊。”

  一旁的商人是满面羡慕。

  楚三少爷驱马走到陈休身前,满脸倨傲地道:““陈大人,好久不见啊。像条狗一样,被踢出去的感觉如何?”

  陈休淡漠道:“商路崎岖,三少爷小心点的。这清风山,可是有盗匪的。”

  楚三少爷冷笑一声,低声道:“陈大人,你姐姐,很水灵啊。可惜了,若不是豹三那个糟老头子....”

  锃——

  一抹刀光闪烁。

  漆黑的追风马被一刀两断。

  腥臭的马血溅了楚三少爷满身。

  “三少爷,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陈休眼中那狂暴的杀意,顿时吓惨了楚三少爷。

  “这个贱民,竟然让本少爷如此出糗......”

  楚三少爷红着脸低吼道。

  在度登临清风山时。

  陈休一路畅通无阻。

  “陈小兄弟,此番前来,莫不是又有韩某的好事?”韩虎满面红光地笑着开口。

  上一次,他可是盆满钵满。

  “韩兄倒是好眼力见啊。”

  陈休淡淡一笑,“天业商盟和周文龙,专门孝敬铁剑门的好东西。据说,价值数百两黄金!!”

  “只不过,这次是楚家三少带队。怕是,有楚家的高手护送。”

  韩虎冷笑一声,颇为狂傲地道:“不值一提。偌大的天业东平两府,能入我眼的,也就那么寥寥数人罢了。”

  “铁剑门的老鬼,也不过如此。”

  哦?

  陈休眉头一挑。

  看来,需要重新估量清风山的实力了。

  “陈兄弟,这次怎么应对?”

  陈休缓缓抬头,眼中杀意迸发:

  “斩尽杀绝!”

  s..book528182538912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