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乱世,人间武圣! 第十九章 宝匣!

小说:十方乱世,人间武圣! 作者:遥远的江南 更新时间:2022-03-14 18:47: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色渐明。

  长安坊依旧是一片静谧。

  滚滚浓烟中,沸腾的火焰终于被扑灭。

  “陈大人,已查明正身。”

  年轻捕快颇为小心地汇报着情况:“死者为天业商盟的石长老,具体死因未知。初步断定,是为火焰灼烧而亡。”

  说着,他悄悄压低了声音:“大人,纵然烈火焚尸,但依旧可见刀痕,应该是仇杀。我们应该如何处置?

  “要不要通知府衙的仵作?”

  陈休轻哼一声,淡淡道“你傻啊?人走如茶凉,即使费心费力,也捞不到油水,何必徒增事端?”

  “拿张席子卷起来,丢北山的乱葬岗吧。结束之后,你去库房领二两银子,买点酒挡挡寒,记我账上。算劳苦费,这事儿就结了。”

  “嘿嘿嘿,大人教训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大人体贴我们啊。”小捕快顿时喜笑颜开。

  二两银子,抵得上他十日的月钱了。

  没必要折腾了。

  万一大人不高兴,自己不是亏了吗?

  .....

  百宝斋前。

  陈休微微驻足,目光扫过。

  古旧而斑驳的石狮已然千疮百孔,破败不堪。

  珠帘被挑起,清脆的金铃声响起。

  王掌柜微微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位高大俊朗的青年。

  一席黑衣官袍,腰间挂着雁翎刀,代表着官府的玄铁令牌随意地悬在腰边。

  “哟,这位官爷倒是面生的很。不知怎么称呼?”王掌柜快步走出柜台,脸上挂着谦卑的笑容,微微拱手。

  “免贵姓陈。”

  青年饶有兴趣地环视着四周,淡淡开口。

  王掌柜眼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原来是陈大人啊。我观大人俊朗不凡,又年少有为,必是朝廷的栋梁之材......”

  “官话,那就不必了。我是新官上任。”

  陈休微微抬手,示意他打住,慢慢悠悠地道:“久闻百宝斋的大名,今日才有空拜访。只是,不知道我要的,你们这儿有没有。”

  新官?

  没有后台的那种?

  王掌柜眼眸微眯,圆嘟嘟的脸上依旧挂着敷衍的笑容,乐呵地道:“大人请直。你想要的是古玩、字画、玉石,还是铁剑门的神兵利器?百宝斋不敢说包罗万象,但这天业府必然是独一档。”

  “若是大人的金子足够,宝匣也是有的。”

  宝匣?

  陈休当即眸子一凝。

  “看来大人,这是感兴趣了啊。”王掌柜轻轻拍了拍手,认真地道:“将所有的宝匣拿出来,给陈大人过过目!”

  宝匣,源自上古时代。

  传说中由古老宗门、世家,乃至王朝的炼气士炼制。

  内有乾坤,可保其中珍宝千年不朽。

  宝匣的核心,在于阵法,以及铭刻的符箓。

  材质、大小、模样,各有千秋。

  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外表早已起千疮百孔。

  谁也不敢保证,内部的阵法是否破碎,存储之物是否完整。

  因此,宝匣的交易。是为“一手钱,一手货;买定离手,概不负责”。

  又因为独特的不确定性,黑市中称开宝匣为“赌宝”。

  在说书先生的故事中,总有那么几个穷小子从宝匣中获得了绝世奇功,也总有孝子贤孙感天动地,从中获得了天材地宝。

  对此,陈休都是一笑了之。

  宝匣流通于商铺、黑市之间,早就不知道多少专家鉴定过。

  若真有好处,怎么可能轮得到你?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的是,如今市面上流通的宝匣,大多为遗迹或者掘墓所得,都有些年份。

  其中存储着的,至少也是古玩珍品。

  对于陈休而,这就足够了。

  “陈大人,所有的宝匣,都在这儿了。您请吧。”

  王掌柜微微伸手。

  陈休的眼前,是琳琅满目的.....盒子。

  约莫五个,有沾满尘埃的古老檀木,也有裂纹斑驳的黝黑石岩,更有玄铁铸就的金刚宝盒。

  “这么多?这玩意儿,不是传得蛮珍贵的嘛?”

  陈休微微挑眉,饶有兴趣地俯身察看。

  “宝匣的价格不算低,七两黄金一枚。偌大的天业府,也没几人愿意赌这虚无缥缈的运气。”

  王掌柜倒是直不讳。

  陈休随手掂量着一方宝匣,淡淡道:“五个,我全包了。”

  王掌柜微微一愣,略显试探地开口道:“陈大人,这可是三十五两的黄金!您是现钱,还是?”

  呵,这是怕我赊账啊?

  陈休嗤笑一声,随手丢出两绽金元宝,玩味地道:“看看吧。”

  嘿嘿。

  王掌柜倒也不含糊,掂量了两下,顿时笑逐颜开,肥硕的脸上闪过一道贪色:“陈大人当真好眼力。我这里的宝匣,可都是青州府的硬货,可不是小地方挖掘出来的。”

  “我这就给您安排,您稍坐一会儿.......”

  “等等!!”

  珠帘被挑起,颇为清秀的青年微微躬身,衣着艳丽的少女迈着轻盈步子走入。

  陈休眼眸微眯。

  少女一席白衫,玲珑有致,眉宇间颇有风情,有着莫名的媚意。

  “婉月,百宝斋的宝匣,可是源自青州府城。你久居无生教,大家闺秀,肯定没见过这个。你看看,有喜欢的吗?只要你喜欢,这里的我全部包了。”

  青年脸上带着讨好的表情。

  “那婉月,就多谢元庆公子好意了。”

  少女故作风情的妩媚一笑。

  “王叔,麻烦收拾一下吧。”名为“元庆”的青年摇着折扇,倒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陈休眉头一皱,淡神声道:“掌柜的,是我先预定的吧?”

  王掌柜微微拱手,话语平淡:“陈大人,不好意思了啊。这位,是咱们天鹰帮的大公子,您还是退一步吧。”

  陈休眼眸逐渐变冷,寒声道:“买卖交易,先后有别。你都收了我的元宝,现在让我退一步?”

  “大人,身在百宝斋,自然需要按照规矩来。请出去吧。”王掌柜径直拉开了幔帐,一副不容拒绝之意。

  “行啊。那你把金子给我,我可以出门。”陈休冷笑一声,目光泛寒:“拿了我的金子,然后让我滚蛋!莫不是你这百宝斋以为本官好欺负吗?”

  退一步?

  不可能。

  陈休目光阴狠。

  虽然仅仅是一瞬间,但他确实感受了那股波动。

  宝匣之中,有他所需要的。

  “阁下,你当我这百宝斋是什么地方?偌大的天业府,谁敢在此撒野呢!更何况,我们大公子在此,轮不到你放肆!”

  “再废话,给老夫滚!!”

  王掌柜眉头微皱,话语间多了几分明显冷意。

  威胁我?

  陈休冷笑一声,手指缓缓抵住了腰间的戒刀。

  无论如何,他必须拿下!

  鬼节将至,他还有最后的三天!

  任何机缘,他都不愿放过!

  这关乎到他的修行,他的未来,以及他的命!!

  哪怕动手!

  “唉,既然这位官爷不愿意,那还是算了吧。”少女眉头微蹙,眼眶微红,故作伤感地轻声道。

  当真是我见犹怜。

  啪嗒——

  精致的折扇被捏碎。

  此刻,元庆的神色已然是一片阴沉,腰间宝剑已出鞘:“哪家不长眼的,居然敢让婉月伤心!我看你这找死!!”

  “王叔,你还看着干嘛?砍了四肢丢出去喂狗!!”

  王掌柜眼珠子“咕噜”一转,随即重重一跺脚!

  下一刻,有手持刀斧的仆从一拥而至。

  陈休的眸子彻底变冷。

  这是早有准备啊!!

  “天鹰帮的人,就这么没脑子吗?元天放如此,你们也是一样啊。”

  陈休嗤笑一声,缓缓抽刀。

  “阁下,你这是在挑衅天鹰帮!!!!二公子已经逝去,岂容你这般诬蔑?三十五金子,就当赔罪吧。”

  “另外,麻烦你和我们回一趟天鹰帮。你没有资格拒绝,毕竟你得为你说的话,付出代价!!”

  王掌柜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再也掩饰不住脸上的贪意。

  呵!

  这是早就被惦记了啊?

  陈休叹了口气,淡淡道:“老家伙,我敬你三分,给我蹬鼻子上脸了?我告诉你,能斩了元天放的狗头,就可以斩第二个!!”

  “我只想好好生活,为什么这么你们都要逼我呢?”

  话语落下的瞬间,一抹红光闪烁。

  短小的戒刀斩出一道寒芒。

  妖邪邪毒!

  专走旁门侧道,直挑五官咽喉,招招毙命!

  刀势如青龙出海,迅猛无比。

  元庆完全挡住不住!

  手中的长剑被一刀斩碎。

  一瞬间,鲜红的刀刃径直撕裂他的胸痛。

  陈休蓦然抬手,掌心寒意涌动。

  一股阴冷的力量自肩膀炸开,浑身如坠冰窖。

  “砰”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这时,王掌柜的脸色阴沉如水:

  “你是,陈休!!!”

  他的脸色,很难看!

  人的名,树的影!

  这家伙,可不好惹啊,妥妥疯子杀星啊。

  更重要的是,他是三爷的弟子啊。

  最近,帮里可是有不少风声的。

  三爷和老帮主,近来闹得可是很凶!

  “你竟敢......”

  元庆嘶吼着想要站起,一抹刀锋径直斩在了他身上,血花四溅。

  惨叫一声,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陈休,你疯了!!放开大公子!!”

  王掌柜又惊又怒。

  “我很冷静。我指望着好好做生意,你们不愿意,那我只能采取点手段了。你不仁,我不义嘛。”陈休调侃似的开口。

  “你赢了!松手,宝匣我答应卖给你!!”王掌柜强忍着火气,尽可能让自己冷静。

  呵呵。

  陈休手中的雁翎刀微斜,嘲弄十足地拍了拍元庆的脸,径直撕开一道血口。

  抬起头,他看着王掌柜淡淡道:“老家伙,你觉得现在,你还配和我谈交易吗?”

  说着,陈休咧嘴一笑,颇为凶狠:

  “我全都要!”

  s..book528182538913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