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居然是这套功法?

  陈休微微挑眉。

  这可是密宗里至高无上的护法神功,共分十三层。

  属于炼体法门!

  内炼周身窍穴,外孕无上巨力!

  十三龙象,通体如金刚,窍穴圆满,周身无漏!

  恰好,对应第四关的炼窍!

  “陈,陈休!”

  李师爷咬着牙,陡然跪倒于地,苍然俯首。

  抬头那一刻,苍老的脸庞之上,泪痕散去,祈求不再。

  唯有疯狂的果决,以及刚硬!!

  “老夫明白,你记恨着我,也自知在劫难逃!”

  “一万两黄金,老夫拿不出!”

  “但是!”

  李师爷苍老的脸上,是无尽的狠意:“老夫贵为州府师爷,多次替周文龙办事。更是曾周旋于天业府各大势力之间,几乎所有的秘密,老夫都知道!”

  “杨家灭门的原因、周府的暗道、陈家的族谱、天鹰帮的埋骨地、楚家的账本,以及周大人固守天业府,百步不离城的原因!”

  “老夫都知道!”

  李师爷充斥着血丝的双眸凝视着陈休,似是下定了决心:“他们的秘密,可否换我满门生机?”

  “呵呵呵,有意思啊!!”

  陈休摩挲着下巴,目光冰冷而玩味:“我确实感兴趣!!”

  “只不过,我凭什么相信你?”

  李师爷咧嘴一笑,笑的毫无顾忌:

  “七月十五,亥时风起;鬼门关开,幽冥噬主!”

  “陈休陈大人,这个你应该熟悉吧?”

  陈休眼眸平静,一抹寒意于眸间闪烁:“你什么意思?”

  哈哈哈哈!

  李师爷放声大笑,笑的肆无忌惮:“陈家的族谱!!老夫有幸看过,家族嫡系,第一页第一行!”

  “天业府,陈休!”

  “一生苦弱,十七而亡!!”

  他狞笑着,企图看到几分疯狂与不甘。

  然而,映入眼帘的。

  只有那双冰冷平静如雪山的眸子。

  “陈休,你真的不害怕吗?那是你的天命,已然被定夺!”

  “前程渺茫啊!”

  李师爷扭曲着脸,他十分不解。

  这般疯狂而狠辣的家伙,怎么会如此平静?

  “今天,七月十六!我,依旧活着!”

  陈休笑着很灿烂,也莫名让人发寒:“这个消息很有用。毕竟,我一直思考,该怎么解决这身寒毒!现在,似乎有机会了!”

  “这个消息,很有价值!”

  李师爷露出满口的黄牙:“陈大人满意,那是最好。那么陈大人,想不想一宗天业府悬案?儒家大族,长安坊的杨家,为何会被灭门?又是谁人所为呢?”

  陈休眸子微微一凝。

  昔日的画面,涌上心头。

  那一日的惨状,即使如今,他也难以忘却。

  “看来,大人也很感兴趣啊。”李师爷笑的很残忍,甚至有几分嘲弄:“因为,他们得到了不该得到的东西。”

  “苍天神门开,龙纹石碑降!”

  “谣传遍天业府,如此珍惜之物!区区杨家,何德何能,怎么守得住?”

  陈休嗤笑一声,颇为不屑地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等等!!

  铭刻有古经的石碑??

  陈休只觉得浑身一颤,头皮发麻:“你确定?”

  “老夫骗你有什么好处?”

  李师爷盎然抬首:“杨家之惨状,简直耸人听闻。如此传奇之事,偌大的天业府,却是廖无人知。甚至,都没有说书先生提到过。”

  “这意味什么?”

  封口令!

  陈休的眸子一凝!

  只有代表着官府的周文龙,才有这个能耐!

  这么说,石碑落入了他的手中?

  昔日,他差点成为杨家伴读书童的原因!

  正是昔日抄写经文,写的一手的好字!

  如今,那抄写的经文,家中确有原本!!

  一时间,纵然是陈休,也有些恍惚。

  一啄一饮,岂非天定?

  “陈大人,看来你的消息有点落后了啊。”李师爷嘲弄一笑:“不过也是,若真的消息如此灵通,怕是早就看出,周大人的古怪之处了吧?”

  “天业东平两府,早有贸易往来!但周文龙,未免太过于上心。”陈休慢慢悠悠地开口,目光依旧古井不波。

  昔日画面,在脑海中涌现!

  “无论是第一次的天业商盟,还是第二次的东平府交易,都透露着一丝的诡异!周文龙的态度,甚至狂热到了近乎病态的地步!”

  “不在乎补贴,容忍我的狂妄挑衅!完全不符合他的本性!”

  “既然他如此在意,又为何不亲自押送?以知府拜访之名,上可随意调用天业府高手,下可请动神威弩坐镇!!!”

  “只能说明一件事,他走不出天业府!”

  “或者说,他不敢踏出天业府!”

  陈休微微抬头,扫过那堆积如山的尸骸!

  货物已然不翼而飞。

  “陈大人,厉害啊。老夫有些后悔,当初为何选择与你为敌!”

  李师爷有些感慨地拍了拍手:“心机,实力,天赋,都是上佳!确实如你所料,周大人很需要东平府的货物,但也确实不敢走出天业!”

  他的脸上多了一抹神秘:“因为,周家有无上至宝!”

  呵。

  陈休眼眸微眯。

  果然如此!

  “陈休,老夫所晓之事,已然尽数道出。”

  李师爷的话语间,有着几分紧张。

  “世人曾说:君子一,驷马难追。”

  陈休缓缓开口,目光清明:“我陈休不是君子,但却是个很讲利的小人,更不是疯子!只要你的家人,威胁不到我,他们与我何干?”

  “至于你,看在我心情好,现在给你个机会!”

  “自裁吧!”

  李师爷忽地笑出了声。脸上多了一抹释然:

  “陈休,你确实个不止不扣小人!”

  说着,缓缓举起了残剑,仰望着苍天:

  “可惜啊,成王败寇,世间大道。若是当初,我选择正眼看你,怕是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吧?”

  噗嗤——

  涓涓鲜血流出。

  李师爷眼中含着最后的一抹释然,倒在了血泊之中。

  “陈兄弟,你居然允许他自裁。”

  韩虎缓缓走近,故作兴趣地开口,目光闪烁。

  眸子间,有狐疑,也有几分难掩的阴翳:

  李师爷弥留之际,他到底和陈轩谈到了什么?

  他身为知府眼前的红人,行走于各方势力之间,知晓众多天业府的秘密,会不会牵扯到自己,比如那件宝贝......

  “无非是升官发财之道,几分功绩罢了。韩大哥,莫不是也有仕途的想法?”陈休怪笑着开口,目光冷冽。

  五指缓缓抵住了暗金色的长鞭。

  咔嚓——

  清脆的机扩声落入韩虎的耳畔。

  他的眸子陡然一颤,已然开了眼窍的他,可以确定:

  在那一瞬间,龙首之中,有机关暗针;龙目之中,似是有硫磺火药;周身龙鳞,更是无尽鳞片随风而立,蓄势待发!!!

  看似普通,实则杀机无限!

  “没想到,陈兄弟竟然醉心于仕途。那作为兄长,可得好好表示一番了。”韩虎哈哈一笑,露出善意的笑容,故作神秘地道:

  “天业府长安坊中的道观,贤弟大可细查一番。或许,能够见到点意想不到的玩意儿。”

  长安坊中道观?

  陈休眸子陡然一凝,冷声道:“无生教会!!”

  “陈兄弟明白就好。”

  韩虎淡淡一笑,轻抚着漆黑的劣马:“时候不早了,也就不送了。”

  “贤弟,一路平安。”

  陈休勒马横刀,露出一抹虚与委蛇的冷笑:“多谢韩大哥指点。倘若飞黄腾达,小弟定然不会忘记这份恩情的!”

  驾——

  一声轻呼,扬鞭而去!

  韩虎负手而立,凝视着那道身影,淡淡道:“陈休,倘若你能够除掉那无生教,倒是省去了我几分麻烦。”

  “若是不能,至少帮我搅动那天业的浑水吧。”

  s..book528182538914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