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

  滚烫的鲜血散落一地。

  楚勋呆滞的脸上,有恐惧,有害怕,也有绝望之意。

  他的胸口,被一把利刃洞穿!

  纵然楚寒峰自认为心意果决。

  但看到尸体的刹那间,也仿佛苍老了许多,有些魔怔地呢喃道:

  “我这是为了楚家,为了家族的兴盛......”

  他缓缓抬起头,看着一旁的陈休,低声道:“大人,罪魁祸首已经伏法,死在了你的刀下。那老夫,是不是可以.....”

  “是的,你也该去地狱报道了!”

  淡漠而阴冷的话语陡然响起。

  噗嗤——

  轻声响起,滚烫的鲜血溅了他一脸。

  楚寒峰微微一怔,难以置信地低下头。

  漆黑的长刀,彻底捅穿了他的身躯!

  “为,为什么?”

  楚寒峰赤红着双目,扭曲的脸上满是不理解:“陈休,为什么?”

  “很简单。”

  陈休缓缓抽出刀,鲜艳的血花于身前绽开,话语平淡:“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放过你!毕竟,我答应了人家姑娘,要你楚家首级,为她陪葬呢!”

  弥留之际的楚寒峰双眸充血,嘶吼着道:“你,你不遵守江湖规矩!”

  他怎么都想不到。

  陈休这般的青年才俊,居然不再乎规矩,不在乎名声!

  哈哈哈哈。

  陈休仰天大笑,目光森然:“老家伙,你是活糊涂了吧?所谓的规矩,都是持刀者立下的。如今尔为鱼肉,我为刀俎!”

  “那么,现在我说的话,就是规矩!!”

  楚寒峰蜷曲着,挣扎着,沙哑无比地低吼道:“没,没有我!你,你拿不到宝,宝贝......”

  呵呵。

  陈休冷笑一声,淡淡道:“这就不劳操心了。但凡做事,必定会留下些许痕迹还怕他们不开口?”

  “陈,陈休!你个卑鄙小人啊!!祸,祸不及家人啊!”

  楚寒峰惨然大吼一声,怒火冲心,七窍喷红。

  “当初,你略卖人口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这句话呢?”

  黑刀砸落,鲜白散落一地!

  偌大的庭院,是死一般的沉寂!

  “你知道,可曾知道楚家秘宝的所在?”

  陈休微微横刀,鲜血的血滴顺着刀刃滴落。

  楚家的长老望着那染血的黑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着道:“我只是旁系,什么都不知道......”

  “哦。”

  陈休淡声开口,目光平静!

  但手中的黑刀却是迎风斩落!

  鲜血如泉水般狂飙,硕大的头颅滚落在地上。

  低沉的坠落声,如同战鼓,敲在了所有人的胸膛之上!

  “旁系还是能够成为长老,当我傻吗?”

  陈休面无表情,淡漠的眸子落在了另一位老者身上:“你呢?”

  “我什么都不知道.......”

  老者的面色颇为惶恐。

  “那没用了!”

  话语依旧淡漠,锋利的刀刃劲直捅穿。

  鲜血喷洒!

  僵硬的尸骸劲直倒下。

  “嚓——”

  黑刀抽出,陈休正欲开口之际,崩溃的哀嚎声陡然响起:“别,别杀人!!我知道!我曾经见过偷偷见过家主去往地下室。”

  “我知道入口在哪里!”

  满脸苍白的青年咬着从人群中站出,脸上有着几分恐怖和不忍。

  陈休微微点头,幽幽地道:“这才像话嘛。给你一个时辰的机会。”说着,漆黑的刀刃划过地面:“多一刻,这里便一具尸体!”

  青年浑身一颤,哆嗦着道:“可,可是我需要去寻找信物!族长信物,一般都,都藏得很严实。我也只知道,在家主的屋内。”

  陈休缓缓抬头,淡淡一笑:“这是你的事,于我无关!若是办好了,从今日起,你就是楚家的家主!!”

  青年脸色一震。

  苍白的脸上,一抹难以遏制的激动笑容浮现:“多谢大人,一定为大人办好事!”

  说罢,有些兴奋地直闯后院。

  遍地的鲜血,楚家家主的尸骸,以及兴奋的家族子弟。

  这一幕,荒谬而又惊悚。

  “不愧是陈休大人,武道超凡。更是有着如此手段,恩威并施,近乎轻而易举地拿下了楚家!”一旁的老衙役心中,唯有震撼。

  很快。

  “蹭蹭蹭”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喘着气的青年踏过尸骸,非常恭敬地呈上一方金属宝盒。

  可以看到,枷锁已经被暴力拆除。

  一尺见方的金属宝盒,此刻被填的满满当当!

  “大人,这便是我楚家的秘宝——南疆千古青境。”

  青年纵然双腿在微微打颤,脸上却满是讨好的笑容。

  千古青金?

  陈休微微挑眉。

  双眸所视,中央有着一方光泽如金属,清脆如翡翠的晶石。

  清澈而具有金属的质感。

  “这倒是个好宝贝。”

  陈休喃喃低语一句。

  典籍中记载,这是南疆极苦之地于青石中诞生千年绿晶,经过三年熔炼铸就方成。

  铸成之日,耀眼如金,故名之为“千古青金”。

  实则,依旧属于玉石之类。

  “那这些,又是什么?”

  陈休似笑非笑地开口,指尖轻轻划过。

  千古青金侧畔,有储于玉壶之中的晶莹丹丸,也有颇为奇艺的古朴怪石,更有一卷仿佛金丝编织的玲珑软甲。

  “回陈大人的话,这些都是我楚家颇为珍贵之物。特地孝敬大人的。金丝软甲水火不侵,刀剑难受,很适合送于至亲之人。”

  青年的脸上满是讨好之色,“丹丸是大长老珍藏,有利于打通九窍;石头是传承了多年之物,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用,但家主颇为重视。”

  “我想,应该是一件天地奇珍吧。”

  陈休轻笑一声,接过了金属宝盒,淡声道“既然拿了你的宝贝,那说到的事,就得做到。今日起,你就是楚家家主了。”

  青年满色喜色,拱手便拜“多谢大人恩典!”

  “只不过,有些事还没结束。”

  陈休的让他眉间闪过一抹疑惑“大人指的,是什么事?”

  “这略卖人口之事,绝非寥寥数人便足以做到。或许,某些长老嫡系,也参与了此事。”

  陈休慢慢悠悠地开口“对于我这帮弟兄而,这可都是功绩。若不是不抓捕,岂不是让他们白忙活?”

  “更何况。”陈休的话语一阴“说不定,某位长老正等着我走后,狠狠报复你呢!毕竟,对于楚寒峰一脉而,你是叛徒啊!有这么一只毒蛇盯着,你晚上睡得着啊?”

  青年只觉得遍体发寒。

  确实,他不过是一介旁系,没有人脉势力,怎么斗得过那帮老狐狸?

  “所以,干脆就于此地。该杀的杀,该抓的抓,你这位置坐的稳。我也好快刀乱麻,尽快给书写兄弟们的功绩,省的到时候,周大人回来,大伙儿的好处都没了!”

  陈休怪笑着道。

  一众老衙役皆是面色微变,几乎异口同声地道“谨遵大人命令!”

  开玩笑。

  抓捕勾结邙山盗匪的叛贼,擒拿人口略卖的真凶,这是多大的功绩?

  能够得到多少的赏赐?

  要是真犹豫,周大人回来了。

  以他那抠门的性格,铁定什么都没了!!

  “可是大人,若真的一下子屠了这么多长老,我楚家岂不会元气大伤?”青年显得有些犹豫。

  “怕什么?这里是太平坊,我师兄如今正是太平坊巡游总捕头,又是天鹰帮的骨干。有他在,谁敢动你?”陈休意味深长地道。

  “更何况,我天鹰帮自会帮着扶持!”

  青年顿时脸上涌现出惊喜之意“原来大人早就安排好了,多谢大人相助!”

  有楚家旁系的长老望着这一幕,心中只有感慨!

  好手段啊!

  怕是今日起,楚家将为天鹰帮之附庸了吧?

  “动手吧!”

  陈休一声令下,楚家瞬间混乱不堪!

  .....

  入夜时分,万籁俱寂。

  陈轩于三爷的府邸前驻足,呼出一口浊气,目光幽深。

  今夜的楚家,那是闸刀如雪,人头滚滚!

  以后,再难起风浪!

  s..book528182538916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