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请问这里是高先生的家吗?”

  篱笆围着的院落间,拾菜的老者缓缓抬起头,映入眼帘的。

  是月光下,一道高大而俊朗的身影。

  一席漆黑兽首鳞甲。

  手臂之上,缠着一方铜镜,腰间有令牌!

  朝廷,悬镜司!!

  “这位官爷,老头子确实姓高。但不过是一介乡下人,实在担不起‘先生’二字。不知道大人到此,有何贵干?”

  老者有些惶恐地开口。

  这里是临川府的边角之地,如此偏僻。

  这位官爷,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陈休缓缓踏入院落。

  泥瓦房颇为破旧,屋内有沉重的咳嗽声响起。

  这里是那位白衣青年的家。

  不知为何,刚才那一瞬间。

  他就知道了有关于那位白衣青年的一切。

  他的过去,以及他的姓名!

  “这是生病了吗?”

  陈休轻声开口。

  “回大人的话,拙妻染病已经数月有余。若是惊扰到大人,还望恕罪。”老者长叹一声,脸上有着几分愁容。

  “我略懂几分医术,或许能够帮得上忙。”

  陈休淡声开口,踏入了泥瓦房间。

  屋内颇为陈旧,但却干净无比。

  衣衫破旧的青年,于后院休息,似是昏睡之中。

  缝缝补补的床上,一位老妇人面无血色,气息略显黯淡。

  “为什么不去寻医?”

  陈休微微皱眉。

  老妇人的病,并非疑难杂症,而是多年苦弱积累而至。

  “不瞒大人,我儿是十年前的临川知府。少年意气,得罪了各位道爷,遭了天谴。故此,这临川府间,莫说是医馆,便是那杀猪的屠夫,也嫌弃老夫三分。”

  老者握住了老妇人的手,眼眶微红。

  陈休五指微曲, 有微弱火光涌动, 淡淡开口:“老人家, 我若是告诉你,这是为你夫人治病。你可曾信我?”

  老者平静地笑了笑,缓缓道:“以大人的能耐, 如今老夫还能坐着,那为何不信呢?”

  “你倒是看得透!”

  陈休淡淡开口。

  五指落下, 金色的火焰如江河般涌出。

  一抹淡淡的黑意, 于火光之中消散!

  大日如来无量神罡, 净化第一!

  隐约之间,淡金之色于闪烁。

  老妇人的脸色, 于火光中逐渐变得红润。

  “老人家,这是高先生托我转交给你的。他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生活。”

  五指掠过乾坤袋, 一方布袋落入陈休的掌心。

  老者颤颤巍巍地接过, 望着那敦实雪花一般的纹银, 声音都有些打颤:“这, 这是谁给的?”

  “高先生,也是你们的儿子。”

  陈休平静开口。

  老者的眼角有着泪珠滴落, 嘴巴微微张开,发出近似大笑一般的哭声:“终于,终于等到这一天。终于等到了!”

  嗓音有些沙哑, 似是嘶吼一般。

  仿佛要将心底的憋屈与无助,尽数宣泄!

  在陈休的注视间, 老者爬入了污浊的鸡窝之中,翻出一方厚厚的油纸包!!

  很厚, 很重!

  起码有着四五十斤!

  “这是我儿当年留下的!”

  老者的声音都在颤抖:“他说,有朝一日!他会沉冤昭雪的, 真相会大白于天下的!”

  陈休轻轻揭开了有些腐臭的油皮纸。

  映入眼帘的,是鲜红如血的字符!

  清晰无比!

  所罗列的,皆是白云观之罪状!

  近乎涵盖了三十年的历史!

  上至杀人掠地,下至欺压百姓,详尽无比!

  更是连证据,都清晰陈列!

  “呵呵,我知道怎么除掉白云观了!!”

  陈休冷笑一声!

  当今朝廷,纵然是皇亲国戚,只要有三罪加身,那悬镜司便可先斩后奏!

  凡牵扯者,皆可杀之!

  第一罪,是为乱民之罪!

  为祸乡里,鱼肉百姓,杀人如麻者,方定此罪!

  第二罪,是为妖邪之罪!

  勾结乱臣贼子,结交魔教妖党,企图霍乱天下者,方定此罪!

  第三罪,是为叛国之罪!

  不忠陛下,私存兵刃,反叛朝廷,自立为王,方定此罪!

  “即使白云观有着先皇口谕,只要满足三罪,那我悬镜司便可先斩后奏!”

  陈休眼眸之中有着寒意浮现。

  正思索间, 有轻微的嗡嗡声响起。

  扑通——

  陈休的心脏居然一颤!

  他陡然抬起头。

  衣衫破旧的青年缓缓而至,他手上捧着厚重的暗金之物!

  “这是家里唯一拿得出手的东西了。还是好多年之前,哥哥外出游学时带回来的,应该是前朝的金锣。虽然不算珍贵, 但这是我们家最值钱的,还希望您莫要嫌弃。”

  青年缓缓躬身,双手呈上。

  陈休的眼中,有着几分愕然。

  那是三枚铭刻有雷霆之纹的古老金锣!!

  碰到的那一刻,眼中有光影闪烁:

  传承:九天应元雷声普华天尊

  祭祀:十二金锣,江东子弟——收集昔日霸王起兵时的十二面金锣。(412)

  “难怪,他说这是我需要的!”

  陈休只觉得有些恍惚。

  这份礼物,太厚重了!!!

  一瞬间,十二金锣居然收集齐了三分之一!!

  即使是他,都不太敢相信!

  “这份礼物,我很喜欢。”

  陈休竭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作为回礼,我定会为高先生洗刷冤屈的。”

  走出院落时,略显修长的身影倚着树干,手中缠着银镜,淡笑着问道:“如何?”

  呵。

  陈休咧嘴一笑:“定三罪,灭白云!”

  姬无情眸子一凝,沉声道:“这可不好办!”

  砰!

  厚重的卷帙掂量于手中,陈休淡淡道:“这是上一任临川知府所记录的。其中记载了白云观近乎前三十年的一切罪行!证据确凿!”

  “为祸乡里,鱼肉百姓!”姬无情斩钉截铁地开口:“第一罪,乱民之罪!”

  陈休目光深邃,沉声开口道:“如今的白云观,于府内杀活人炼‘黄巾力士’。此行此举,绝非道德之士所谓,实在魔教妖党!”

  “勾结魔教逆党,以妖邪之法伪装正道,其心可诛!”姬无情双手一拍,笃定无比地开口:“第二罪,妖邪之罪!”

  “不过,至于这第三罪!倒是有些麻烦!”

  姬无情眉头紧锁:“白云观不同于寻常官僚,地位太高。”

  “没有破绽,那咱们就制造破绽!”

  陈休咧嘴一笑!

  “他白云观却是没有兵刃,但我陈休可以往里面藏啊!他白云观确实没有造反,但我可以让人指控他造反啊!”

  “至于能不能服众,谁在乎啊?”

  “这叫‘莫须有’!!”

  ps:明日开始还债!

  目前的话,还欠23更!应该!

  s..book528182544692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