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须有!

  是为无须有,更为或须有!

  好狠的手段!!

  姬无情的嘴角微微上挑,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陈休,你还真的敢啊!”

  陈休嗤笑一声,略有几分玩味地道:“既然是朝廷鹰犬,天子屠刀,那就得有点觉悟啊!更何况!”

  他的眼中有杀意绽放,目光中有嗜血之色浮现:“我可是承诺过,要替某人洗刷冤屈的。白云观挡了我的路,那它就必须死!!”

  姬无情摩挲着下巴,饶有兴趣地道:“那你准备怎么办?这人证,可不好办。”

  他的脸上有着几分思索之意浮现:“毕竟,这白云观屹立于此间数十载而不倒,镇压临川府,很是有点能耐的。如今,它在百姓心中的威望,怕是都超越了悬镜司。”

  呵呵!!

  陈休冷笑两声,眼眸之中有着寒芒闪烁:“很简单!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要还想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那就听我的!”

  “我要他当人证,他就必须得当!不当,那就去死!”

  “纵然他自己不怕,我就不信,他家人也不害怕!”

  “我倒要看看,是那白云观的威压更重!还是我手中的刀,更快!!更狠!杀一千,斩一万,总有会听话的!”

  话语之间,满是杀意。

  好狠!

  姬无情微微感慨。

  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那临川府间,血涌如泉的画面。

  微微点头,姬无情平静道:“那这一切,就交给你了!我的话,如今修为大有突破,倒是想去试试,那位白云观主的实力!”

  ......

  烟花楼,春风阁。

  这是临川府最大的青楼。

  酒香弥漫,门外有娇声连连。

  陈休摩挲着玉质的酒盏,似笑非笑地道:“杨明兄,咱们已然入座半个时辰有余。那三位却是迟迟没有现身,这是瞧不起咱们吧?”

  略显瘦削的黑衣青年微微抿嘴,缓缓道:“陈大人,此为杨明之过,甘愿受罚!还望大人一定海涵!”

  “我确实没有想到,我悬镜司亲自邀请,那群江湖帮派,居然敢不从!”

  杨明的眼中有着难以遏制的冷意!

  “错的是人家,你何罪之有?”

  陈休手指轻点,如玉的酒盏于手中旋转,淡笑着道:“只不过,我是没有想到。天子屠刀,让江湖为之闻风色变的大隋悬镜司,在这临川府中,威势居然比不上那白云观!”

  杨明微微有些沉默。

  他确实没有料到,会是如此情况。

  作为临川府之人,他受陈大人的委托,邀请本地的三大帮派于烟花楼一聚。

  如今,约定的时间已到,居然无人应约!

  只是寻常的江湖帮派,居然连悬镜司的鸽子都敢放!

  这白云观,当真如此恐怖吗?

  陈休的眸子透过那微厚的纱窗,依稀能够看到朦胧的人影,淡淡道:“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话语倒是颇为平静,但那恐怖的杀意,却是让杨明为之心惊胆寒:“毕竟咱们是过江之龙,对于这白云观的了解,决然比不上这一亩三分地的地头蛇。想着在桌子上找人家聊聊,知道点什么。”

  “不过,既然人家不给面子,那就别怪我了.......”

  沉重的脚步声,于门外响起。

  “陈大人是吧?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没气着吧?”

  满是讥讽的声音响起。

  陈休双手交叉,嘴角勾起一抹怪笑。

  呵,这是来者不善啊!

  大门被推开。

  敞着胸怀的彪形大汉踏入门内,脸上有着几分傲慢,披着华丽的道袍!

  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般跟随着两道身影。

  一是三十多岁的独眼青年,脸上有着深深的疤痕,背负着一口长剑。

  一是大腹便便的胖子,相貌有些憨厚,不像是一帮之主,倒像是个农家土财主。

  “陈大人,不好意思啊。”

  胖子倒是和和气气地搓了搓手,很是自然地道:“最近帮里的事情较多,有些麻烦。”

  大汉略有几分戏谑地打量着陈休,颇为玩味地道:“杨明,这位陈大人,怎么这般年轻?怕不是哪家大门大户的私生子吧?”

  “你放肆!”

  杨明陡然出剑,眼中满是怒火!

  大汉微微凑过了脑袋,满脸嘲弄:“怎么,杨大人想砍了我?那动手啊!”

  语间,他蓦然发狠,狞笑着道:“我可是白云观宁财宁长老的女婿,你敢动我?不想在临川府混了?你可以试试啊!你碰我一下,明天你全家横死街头!”

  杨明握着剑的手在颤抖,牙齿咬得直响。

  “哈哈哈,怕了吧?”

  大汉轻轻拍了拍杨明的脸,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陈休,傲慢无比地开口道:“怎么称呼啊?”

  陈休面色颇为平静,只是轻轻一笑,缓缓道:“在下陈休,如今悬镜司黑镜掌镜使。虽然不才,但侥幸上了‘风云榜’!”

  “‘修罗魔刀’陈休!!”

  青年的眼眸微微一凝,布满刀疤的脸上多了几分阴冷。

  这位,可是抄家灭门的狠人!

  据说,昔年剿匪之时,曾一夜屠尽上千义士!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朝廷走狗!

  “不知陈大人找寻我等,有何贵干?”

  青年阴阳怪气地开口,颇为不善。

  “没什么事。就是想要好好了解下,如今的临川府。比如白云观啦,比如某个十年前死去的朝廷知府。”陈休幽幽开口,似笑非笑。

  胖子故作无奈地叹了口气,淡声道:“陈大人,我们这是有心无力啊。我们这种下层混日子的,怎么会知道如此隐秘呢?还请大人另寻高明吧。”

  杨明似是想要开口,却被陈休抬手制止。

  大汉眼中满是不屑,缓缓竖起小指,嘴角的笑容裂开:“陈大人,若是想着套出什么话,那还是算了吧!在临川府间,悬镜司连那白云观的手指头,都比不上!”

  陈休缓缓起身。

  脸上的笑容彻底散去,他冷冷道:“几位,最好听我一句劝。面子,是自己争取的!命,也是一样!!”

  “哈哈哈!”

  大汉放声大笑,笑的肆无忌惮。

  他微微扭头,露出满口的黄牙:“我倒是很想知道,怎么个争取法!”

  s..book528182544695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