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前途末路了吗?

  居然动用这般下三滥的武者暗器?

  萧屠的脸上略有几分不屑之色。

  虽然他是炼气士,没有武者那般强悍的肉体和浑身罡气,但却有法宝护身!

  幽冥血幡虽然是主杀伐,但护身之法还是有的。

  “区区暗器,不足为虑!!”

  萧屠冷哼一声,手中法印凝结,无数血色符箓汇集。

  洞穿陈休的白骨锁链,变得越发森冷!

  疯狂生长的白骨锁链这一刻, 蓦然于陈休的体内爆发,开始粘合他的皮肉筋膜!

  沾染着鲜血的锁链,如章鱼之足般,于陈休的体内冲出,撕裂了身躯!!

  “呵呵呵,这可是老夫压箱底的招数!你不过是一介金刚境的凡人,能够死于此招之下,足以自豪了!”萧屠颇为张狂地开口!

  这可是他的秘术!

  那白骨锁链是能够融合人之肉体,侵占人之血肉的秘法!

  这么多年,倒在这一招下的神通境也有好几个!

  他的底气便是源自于此!

  噗——

  如钢铁般的护身血雾,挡住了那如水滴般的银色之物。

  刹那间爆发,数十道流光飞出,似是水滴一般。

  速度之快,甚至连如今的萧屠,也只能勉强用元神锁定?

  “这是什么东西?”

  萧屠心里忽得一寒,一股莫名的不安之意涌上心头。

  但那星星点点般的水滴,实在太快,简直猝不及防!

  萧屠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银色的流光落在了自己的脸上, 顿时像是水滴一般在脸颊上彻底绽放!

  出乎意料,是淡淡的冰冷!

  啪嗒——

  水银般的浆液瞬间爆裂,恍惚间有着无形之力在推一般。

  银色的液体飞溅而出。

  扑哧扑哧——

  涌动的银色水银液,如洒落的暴雨一般,瞬间洞穿了萧屠的身体!

  偌大的头颅上,瞬间血浆爆裂,鲜血四溢!

  “啊——”

  萧屠发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双手颤抖着抱着头颅,近乎疯狂!

  那水银般的液体,居然像是蠕动的爬虫一般。

  破开皮肤之后,疯狂地颤抖着朝着体内的回旋,撕裂着体内的每一寸肌肤!

  每一次回旋,都朝着内里进一分!

  撕扯皮肉之间,除却那撕裂般的剧痛!

  更是有着或阴或阳的酸、痛、麻、痒,以及莫名的灼热。

  其中,居然还含有剧毒?

  萧屠咬着牙齿,他的脸色十分难看!

  这到底是什么暗器?

  完全超越了他对于暗器的理解!

  无论是丹药,还是凝练天地之息于体,都不管用!

  好痛啊!!!

  那是一阵一阵的剧痛,源自深处, 忽然爆发!

  萧屠痛的在地上打滚,近乎有些疯狂。

  只觉得周身上下, 似是有着数万只爬虫在嘶咬一般, 神思都为之彻底涣散!

  甚至这一瞬间,他解除了对于幽冥血幡的控制!

  那鬼王周身的血色雾气,也在这一刻光芒黯淡了许多。

  陈休抓住机会,猛地深吸一口气,双手结印。

  雷光爆发,疯狂朝着掌心汇聚。

  以泰山镇压之势,狠狠砸落!

  狂暴的雷霆绽放于鬼王之上。

  一声尖锐的长嚎之声响起,于轰鸣声之间跌落在地!

  颤抖着挣扎了几下,便彻底僵直不动,缓缓化作血水,有腥臭无比的气息散开。

  “啊————”

  萧屠发出凄烈了惨叫,七窍瞬间喷红!

  仿佛灵魂这一瞬间被撕裂了一般!!

  “咔嚓——”

  破碎声响起,幽冥血幡之上有着深深的裂纹绽放

  批头散发的萧屠挣扎着抬起头,有些绝望!

  白骨锁链,居然被那家伙活活掰断,硬生生拽出了身体!!

  那可是粘连着皮肉的啊!

  这家伙,他就不怕稍有不慎,会彻底毁坏自己的肉体吗?

  他是疯子吗?

  “刺啦——”

  血液飞舞间,沾染着雷光与鲜血的大手缓缓抬起。

  陈休径直将那成片的白骨锁链,丢在了地上。

  止不住的鲜血、散乱一地的白骨残片、凌乱的内脏碎渣,甚至是大块的皮肉被砸在了地上!

  那般场景,彻底吓坏了王生,也震住了姬无情!

  他,不痛吗!

  怎么可以做到这般的冷静?

  “噼里啪啦——”

  游动的雷霆,在每一处伤口之间闪烁。

  陈休的脸色惨白无比,但却是颇为平静!

  虽然很痛,但相较于昔年幽冥寒意爆发之时,那堪比千刀万剐的痛苦,还是差了几分!

  一截一截,将那小段的白骨锁链抽出了体内!

  “啪嗒——”

  最后一截白骨锁链被砸在了地上,陈休脚下的大地已经被鲜血彻底浸透!

  似是吞糖丸一般,几枚丹丸落入了口中!

  狂暴的雷霆再一次爆发,浑身伤口以肉眼可怜的速度开始恢复!

  “罗刹不灭蛊!”

  姬无情微微呢喃,眼中有着几分深邃。

  这是南疆排名前列的蛊,珍贵异常!

  几乎不会流通于青州府间,陈休是怎么拿到的?

  “等等!”

  姬无情的眼眸微眯,若有所思地道“青州府,确实没有蛊道的消息。但是天业府中,有啊!”

  毒蛊天医林风雅的传承!

  以及传说中的“地灵星”传承!

  虽然事件已了,但他一直挂在心中!

  “难道说,陈休得到了地煞星排名第二十六的‘地灵星’传承?”

  姬无情的眼中,有了几分颇为深邃的色泽。

  他的脚下意识地一碾!

  浑身是血的宁财道长微微起伏,似是已经没了气息!

  雷光轰鸣之声消散。

  陈休的气息,再度归于平静。

  “我的暗器,不好受吧?”

  陈休淡声开口,目光颇为平静:“很痛吧?对于炼气士而,这种痛苦,怕是精神都难以汇聚了吧?”

  萧屠披头散发一般趴在地上,咬着石头的牙间有着鲜血溢出。

  一双瞳孔之中是迷乱的血丝,气息奄奄。

  “你以道门之名,行杀伐之事。我以观音之泪,取你性命,倒也是很相配!”

  陈休淡淡开口,五指成刀,缓缓抬起。

  观音有泪,泪众生苦。

  这是唐门排名第一的暗器,是为一方圆润的水滴状小尖锥。

  看似普通,内有乾坤。

  机关十分巧妙,复杂多变,内里有着至少三十二种回力相互激发,每一力足有千斤,且含有七种毒性相剋,彼此激发。

  打入人体之时,那般痛苦,足以令观音垂泪。

  “咔嚓——”

  手起如刀落!

  鲜血喷涌,萧屠的气息彻底消散。

  “以金刚境的凡人之身,斩杀货真价实的神通境。‘风云榜’上怕是又要有所变化吧?”姬无情正饶有兴趣之间。

  一道恐怖的煞气,直冲天际。

  缘自那白云观,后山!

  s..book528182549117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