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洒落,照映于青竹之间,落在一间草屋之中,照出那满屋的儒家典籍。

  屋内,有微微檀香燃起,温于烛火之上的黄酒散发出醉人的芳香。

  凌乱的棋局丢在一边,身材修长的儒雅中年面色显得十分苍白, 微微喘息。

  他的手指间,是洒落一地的算筹。

  “渡过劫,那就好啊.......”

  陈五轻声呢喃着,昔日漆黑的发丝间已然是银白一片,落寞如雪!

  “师兄,你这又是何必呢?我辈儒家弟子, 自有师门庇佑, 入王朝为官,更是能够有龙虎气护体。”一旁颇为高壮的儒生眼中有着几分不解。

  他实在想不明白。

  自己的师兄得蒙老师宽厚, 收为弟子,多大的荣耀!

  以老师的名声,日后定然是入局朝堂,掌一方权势。

  何必如此拼命?

  现在,更是不惜研究《周易》之外,那卷无上秘典《洛书》!

  甚至是燃烧自己的命去研究!

  如今,更是占卜算卦不离手,更妄图拨弄天数,尝试改变天机!

  好似疯魔一般!

  也正因为如此,老师担心他过于出格,于是将那件诸葛武侯之神兵交于他护身!

  但是他,居然将神兵交于王生师弟,借给了外人!

  “魏徵师弟,我的苦,你不懂啊。”

  陈五重重咳嗽了两声,目光有些深邃:“他陈休能够逃过死劫,挣脱垂钓。那幕后之人, 定然会坐不住的。他越是盯着陈休,我就越有可能鱼跃龙门。”

  他的脸上有着莫名的病态血色:“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遁去其一。我若是能够抓住那方机缘,甚至可以反噬那垂钓之人!占他的修为,夺他的气运。这样,我就可以活的更久了。”

  说着,有些意味深长地感慨道:“毕竟,在我钻研《洛书》的那一刻,我看到的东西,就和常人不一样了。”

  名为“魏徵”的青年,有些不理解地握住了腰间长剑。

  他只觉得,现在的陈五师兄,有些疯狂,有些近乎走火入魔一般。

  像是那江湖上的神棍!

  临川府外,有淡淡火息涌动。

  高大威武的赤色战马傲然耸立,披着暗金色的云纹马甲,颇为凶悍。

  依稀之间,有虎豹之威势。

  这是青州府镇南大都督手上的火龙马,是为古老的异种。

  踏步如烟,行有烈火,更是足以日行三千里,颇为珍贵!

  如今,正屹立于那青州府外。

  留着几缕美髯的文士微微勒马,他的目光有些凝重。

  有着先皇口谕的白云观,居然被悬镜司剿灭了。

  更是以“三罪”之名!

  如今的青州府内,可是颇为不安!

  而此刻,他的身前站在一道身影。

  银镜掌镜使,姬无情,风云榜上的第十五位!

  如今的青州府年轻一代,唯一能够与那位清河郡主齐名的存在,货真价实的神通境!

  更重要的是,姬无情现在,代表着镇南王府的态度。

  “姬大人,好久不见。”

  文士微微拱手,故作客套般缓缓开口。

  “几位,来的正是时候啊。”

  姬无情颇为淡漠的开口,脸上有着几分玩味之意:“这临川府出事时,你们不来。现在,咱们平定了祸事,你们这就出现了,未免也太凑巧了吧?”

  文士微微抿嘴,淡声道:“姬大人,我们是奉大都督之命而来,希望你行个方便。”

  呵呵呵!

  姬无情有些古怪地嗤笑一声,淡淡道:“镇南大都督的命令在我这儿,行不通的。更何况,事情已经办完了。几位现在入城,怕是有点晚了。”

  文士微微皱眉,似是感觉姬无情的话里有着深意:

  “姬大人,我等不仅是奉大都督之令。更是有同为道门的朱雀宝瓶宗法旨,我想大人是聪明人,应该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吧?”

  他的目光依旧平静,缓缓开口:“大人若是执意阻拦,是想彻底得罪临川府之道门,以及四大家族之一的白家吗?”

  这是他的底气!

  他代表的,可不仅仅是那镇南大都督。

  更是代表着同为道门的朱雀宝瓶宗,以及白家!

  “呵呵,那就请吧。”

  姬无情露出一抹怪异的笑容:“只是,那白云观的道士,已经死光了。你们想要的文书,怕是拿不到了。”

  什么?

  此话一落,文士的脸色骤然大变。

  青州府间的贵人们在乎这白云观吗?

  不在乎!

  他们在乎的,是那白云观内的文书档案。

  那可是清晰记载了,何年何月何日,白云观到往哪处世家,收了谁家的礼。

  若是落入那悬镜司和镇南王的手中!

  最起码也是勾结妖邪乱党之罪,都是足以抄家灭门!

  毕竟,如今朝廷不稳定。

  豪门世家私底下,或多或少都有些算计和勾当。

  只要有足够的理由,那是一抓一个准!!

  “唳——”

  文士陡然挥鞭。

  火龙马发出尖锐的吼声,四腿如火,踏步有烟,朝着那临川府内飞驰而去。

  嘿嘿。

  姬无情摩挲着下巴,露出几分算计的笑容:“还真是让陈休给算到了。这么随便一说,他们就急了。”

  如烈焰的火龙马闯过街道,径直于白云观前停下。

  眼前,是一片破败。

  以及遍地的道士尸体!

  “完了!”

  文士的嘴唇有些发白,手止不住地在颤抖。

  道士都被杀光了!

  那意味着所有的文书,估计都落入了悬镜司的手中。

  正此时,他的耳畔忽得有声音响起。

  传音入耳!

  文士的脸色微微变幻,朝着白云观内走去。

  破败的道殿之中,一道身影笑眯眯地坐在供台之上,淡笑着道:“我就知道,青州府的人,绝对会选择和我谈这桩生意的。”

  文士微微抿嘴,冷声道:“你确定,我给你足够的报酬,你愿意将那白云观的文书,尽数交给我?”

  他的心中有着几分怀疑。

  毕竟,这家伙也是悬镜司的人。

  “当然,这玩意儿我拿着也没什么用。”

  陈休慢慢悠悠开口,眼中有着几分森冷挑衅:“但若是到了悬镜司的手中,那可不一定了。更何况,你家主子,要是知道你没完成任务,会怎么想呢?”

  这是明摆着的威胁。

  文士脸色微沉:“你想要什么?”

  “我是个俗人,只要钱。”

  陈休咧嘴一笑:“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所以的文书都在我手上。只要你拿的出钱,你都可以拿走!!”

  他的算计很简单。

  明摆着的,拿宝物来换!

  s..book52818255130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