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场之人的心中,有着莫名的复杂情绪。

  那岂不是意味着,如今这座清风楼中,有着一位堪比昔日剑圣的少年才俊?

  这时,有急速的脚步声于清风楼外响起。

  说书先生抬头看去。

  漆黑如墨,血字铭刻的榜单缓缓张贴于告示栏间。

  “怎么回事?这才多久,黑榜居然又有所变化?”公子哥饶有兴趣地抬起头。

  一如当初, 几乎无有变更。

  “没有变化......”

  正当他心中疑惑时,目光不由地一凝。

  漆黑之中,有着一点鲜艳刺目。

  红润无比,似是以鲜血铭刻一般,颇为渗人。

  说书先生缓缓开口,声音都微微有些发颤:

  “姓名陈休

  修为:金刚第五关——天人合一;

  功法:横炼之金身,有佛门征兆;罡气为纯阳之雷,以及阴寒之冰;有两招魔刀,以及幻术身印之法!

  外貌身材高大而修长,近约八尺,面容俊朗,有几分长发,行走天下习惯黑衣!如今身处西华府,一身青甲!

  战绩天业府,杀无生教神通地境舵主(受伤);剿灭邙山盗匪近千人;荒山小庙,杀黑榜第三百五十位‘血衣童子’,黑榜第三百四十一位‘慈悲老人’;临川府,斩白云观神通境炼气士萧屠道长;

  西华府,斩佛门‘灭魔罗汉’;一怒之下,屠尽吴家满门!

  身份悬镜司银镜掌镜使,风云榜第八十一位‘修罗雷刀’

  悬赏者朱雀宝瓶宗、白家

  排名黑榜第二百五十位

  奖励神通境灵丹两枚;黄阶宝兵一把!”

  公子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有些不可思议地道:“这,这是死在陈休手上的第几位神通境了?”

  说书先生吞了口唾沫,缓缓道:“第,第三位!而且, 他至今还是金刚境!”

  清风楼间,几乎所有人的眼中, 有着几分惊惧!

  难道,魔道又要诞生一尊盖世的煞星了吗?

  正此时,门外有轰鸣低沉的脚步声响起。

  十几道身影鱼贯而入,似是颇为凝重一般。

  黑铁面具,钢铁斗笠,浑身是漆黑兽首鳞甲,手中是长刀银弩!

  手臂之上,缠着一方铜镜,腰间有令牌!

  居然是悬镜司的铜镜掌镜使!

  为首的大汉,更是那银镜掌镜使!

  “陈休,你滥杀无辜,已然堕入魔道!还请你和我走一趟,不然的话.......”

  大汉的话语颇为冷冽,杀意无穷。

  “不然的话,那又如何?”

  低沉的冷笑声,那清风楼间轰然炸裂!

  雷光爪印,浩荡斩落!

  迅疾如风,霸道如雷!

  万千爪影,如梦似幻,劈天而下!

  雷霆化风,呼啸而至,似乎源自四面八方!

  威力之大,恍若天灾!

  “你居然敢!”

  大汉瞳孔一缩,他完全没有想到。

  陈休居然一不合,直接动手!

  还是如此杀招!

  雷光浩荡之际,大汉双掌朝天,低吼一声!

  有山岳真影于身后浮现,厚重古朴!

  无数淡黄色的沉重气息凝聚,融于拳心之间。

  拳影之间,凝结了一座真真实实的“山峰”,压得周围空气吱吱作响!

  山岳之意,压得地面作响!

  脚下的大地似是一边裂开,一边往下沉降!

  “这是悬镜司的招牌武学,山岳天拳!”

  说书先生沉声开口。

  这可是悬镜司颇有名气的神通境武学,多有掌镜使修行!

  能够借助大地之意,厚土之意,衍化山岳!

  双掌出,山岳降!

  轰然挡住了雷霆!

  “挡,挡住了……”

  大汉正微微呼出一口气间,滚烫的鲜血溅了他满身!

  他颤抖着低首。

  一只萦绕着雷霆的拳头,洞穿了他的胸膛!

  而后,无尽的大力,径直砸落于他的脊梁之上,将他砸入大地之间!

  碎石飞溅!

  说书先生,都彻底愣住了。

  悬镜司神通境的银镜掌镜使,居然连一招都挡不住?

  “陈休,你居然敢对同僚动手!”

  一旁的铜镜掌镜使话语间有着几分颤音,难掩心中的恐惧之意。

  那道高大的身影缓缓转身,露出一双淡紫色的眸子“有何不敢?惹火了我,我不光杀了他,回去在灭他们满门!”

  语间,露出一抹冷笑“反正我那已经是邪魔外道,既然如此,那我还在乎什么?”

  说着,陈休五指微微落下!

  开口的悬镜司掌镜使被活活轰成了碎渣!

  “更何况,你们叫嚣着拿走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也是你们的同僚?以下犯上,这就是你的惩罚!”

  清风楼间之人,这一刻觉得浑身发寒!

  别人或许只是威胁,但眼前这位是真的敢做!

  吴家,就是例子!

  “告诉我!是谁给你的消息,让你们过来的!”

  陈休缓缓提起大汉,目光森然,五指掐住了他的咽喉!

  “知府大人……”

  五指蓦然合拢,大汉的手臂瞬间扭曲如麻花。

  血花绽放!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

  “悬镜司银镜掌镜使,会听一介知府之?你是觉得你自己傻,还是觉得我傻?”

  陈休的脸上满是寒意“我再问最后一次!告诉我,是谁让你来的!想好了,这次我的大弃子擒拿手,可是对准了你的脑袋!”

  话语之间,杀意无穷!

  恍惚之间,大汉似是看到修罗地狱一般!

  陈休此刻眉心微鼓,隐于衣袖之间的手中印法变幻,以不死印法配合元神之力,催动幻术!

  大汉挣扎着低吼道“是,是那吴庆元!他是吴家之人,他要找你的麻烦!这份黑榜,也是他更新的!”

  “吴庆元是那‘逍遥阁’于青州內的十位分阁阁主之一。”

  说书先生颇为小声地开口。

  果然如此!

  陈休似是有所预料一般,微微颔首。

  五指陡然落下,轰于大汉丹田之上!鲜血如泉涌,凄厉的惨叫让所有人胆寒!

  陈休,居然废了一位悬镜司银镜掌镜使!

  “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身为悬镜司的银镜使,居然勾结江湖门派,按照律法,当贬为废人!”

  说着,他似是丢垃圾一般扔出;“带他滚吧!”

  径直朝着门外走去,随手丢下一枚硕大的金锭“这是赔偿!”

  陈休走出了清风楼,正寻思着该下一步该如何时,手中的太极图骤然绽放华光!

  s..book528182556334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