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阴沉,乌云满天。

  一道赤芒划过于山林之间划过。

  “这天,看着有些不对劲啊。”

  陈休望着那泼墨般的天穹,喃喃自语道。

  他感受到了几分莫名的妖异。

  当得知那天书碑还有三日即将开放时,他便马不停蹄地奔赴落霞山。

  那里,正是青州境内天书碑之所在。

  此时,已然有着冰冷细雨洒落。

  赤龙马有着狻猊之血, 最是讨厌阴森雨落之日。

  此时天空已经很暗了。大雨天的傍晚,山林间已是漆黑一片。

  所幸的是,在山顶,有着一处古旧的庙宇。

  山门破财,山神脸上的油彩也有些消散,显得那原本就怪异无比的山神越发狰狞。

  “不知是哪位将军侯爷,如今却是沦落至此。今日陈休焚香于此,甲胄在身, 不可行礼, 还望见谅。”说着,陈休点燃三根古檀香,朝着山神轻轻拜了拜,随即进入庙内。

  昔日神汉之时,天子定鼎天下后,曾册封阵亡公爵将帅,封为阴神。

  以香火供奉,护卫汉家江山,妖邪不敢侵。

  如今时光流转,神庙已然破败, 那前朝的阴神也已然尘归尘、土归土!

  “希望这一次入庙, 能够太平些。”

  陈休轻声呢喃,缓缓踏入山神庙中。

  此时的山神庙内,已经有人了。

  一位颇为儒雅的年轻书生, 以及一群身着寒铁鱼鳞甲,手握长刀的镖师。

  两处篝火燃起,数道警惕的目光投来。

  陈休安静地坐在了一旁。

  忽地,他感觉到有人靠近, 微微抬起头。

  正是那位年轻书生。

  “大人,在下是个回乡的读书人。那个,我能不能坐您附近?小生绝不会打扰大人研究学问的。”书生十分清秀儒雅,此时面上却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轻声道。

  门外骤然响起了沉重而急促的脚步声。

  古旧的铁门被重重推开,滂沱大雨伴随着狂风卷入。

  染血的黑衣青年仓皇而进,凌乱的脚步在地上踩出湿漉漉的印记。

  他的怀中,似是抱着一名少女。

  短甲,头戴斗笠,腰悬长剑,一副江湖人士的打扮。

  瞬间,山神庙中的气氛沉重了许多。

  古庙,雨夜,镖师,书生,染血江湖客。

  陈休微微叹了口气。

  今晚,估计又不会太平了。

  淡淡的血腥味散开。

  黑衣青年缓缓放下少女,斑驳的鲜血止不住溢出。

  “锃——”

  刀剑出鞘之声陡然响起,寒光闪烁。

  镖师之中,为首的青衫中年手中长剑如雪,浑身有罡气萦绕。

  此刻,他面色颇为不善地盯着那两道身影。

  “阁下,切莫冲动!我们素不相识,不过是暂避风雨而已。”

  略有几分沙哑而虚弱的声音响起,黑衣青年缓缓开口。

  “我不想动手,但也不想被你们牵连。只要你们愿意离开此地,一切我就当未曾发生!”中年男子的面色颇为冷漠。

  “我师妹受了重伤,连夜赶路又遇风雨天,阁下不能通融一下吗?”

  青年的脸色略有几分阴沉。

  “不行,谁知道你们会招惹来什么祸端?”

  中年男子颇为紧张地摇了摇头。

  书生想要开口,但十分犹豫,最终轻声看着陈休开口道“公子,你不劝劝他们吗?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用不着劝,因为麻烦已经找上门了。”

  陈休叹了口气,缓缓抬起头。

  清亮的双眸间隐约有着几分紫意流转、

  一阵飓风刮过,古庙之外已然是有着数百道身影。谷鸹

  阴沉而诡异。

  “滴答滴答”的声音响起,鲜红的血液缓缓流入山神庙间。

  门外风雨不知何时已然停止,古庙内此刻显得静谧无比。

  年轻书生已然是两股战战,脸色苍白地握着手中的《孟子》,故作镇静“浩然之气……至大至刚……”

  鲜红滴落,浓郁的血腥味伴随着金铁落地之声逐渐散开。

  “噔噔噔——”

  沉重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地面也随之颤抖,古旧的木门蓦然间化作了尘埃。

  古庙之外,赫然是铁甲染血,手持重戟之人。

  一尊黑衣铁甲的男子屹立于古庙前,身材魁梧,手中紧握着厚重古朴的卜字铁戟,气势雄浑,渊渟岳峙。

  “大,大晋玄甲铁骑?”

  书生惊愕无比地开口,难掩眼中惊恐。

  大晋。

  那可是神汉之后,一统天下的王朝。

  距今,已有数百年之历史。

  此时此刻,却是有着一尊大晋的玄甲铁骑,屹立于此。

  看见黑衣铁甲的那一刻,青年的眼中有绝望,也有浓浓的恨意,咬牙切齿般咆哮道“阁下,你真的要鱼死网破吗?”

  “杀无赦!”

  那位玄甲铁骑的话语,似是有些淡漠而不近人烟。

  一步跨出,手中的铁戟斩落,血色的罡气撕裂了长空。

  “我跟你拼了!”

  青年近乎疯狂地低吼一声。

  一枚丹药入口,浑身罡气爆发,如冰河荡涤!

  腰间的长剑于空中点出苍白剑芒,如莲花绽放,森罗密布。

  狂暴的铁戟化作万千血影,刚猛无比,犹如狂风暴雨,破开了剑气莲花。

  夜色中,深冷诡异的血色罡气闪烁着猩红的光芒,杀意无穷。

  那位玄甲铁骑的面色颇为平静,斜横铁戟,于剑花间凌空一指。

  青年的动作随着那势若千钧的一戟,彻底停滞了,倒在了台阶上。

  魁梧的身影握着铁戟,踏入了古庙之间。

  双眸平静而死板,缓缓提起铁戟。

  “噗嗤——”

  血花溅落,那位少女也被洞穿,彻底失去了生命。

  “轰隆——”

  有雷鸣声再度响起,风雨落下,洗刷着血迹和马蹄印。

  古旧的山神庙间,显得静谧无比。

  陈休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

  刚才那一刻,他已然动用了《不死印法》。

  气息窥探之际,居然察觉不到任何生者之气!

  “已死之人?”

  陈休微微皱眉,眼中有着几分古怪之意。

  正此时,有惊呼之声响起。

  他缓缓抬首。

  那雷光映照之下,血泊之中的两具尸体不翼而飞。

  唯有,两具狐尸!

  先前那一切,恍然如梦境一般!

  ps:感谢凉情孤心打赏的1500币!

  感谢金泰耎的果达打赏的500币!

  感谢亚瑟王亚索打赏的100币!

  感谢原始魔帝打赏的100币!

  感谢书友202201117141849211打赏的100币!

  (目前又欠到27章了。。。。。)

  s..book528182558813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