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血气涌动,如那苍龙低吼,又似熔炉沸腾!

  极致森冷幽寒的煞气席卷而出,无形的涟漪让江河为之轰鸣!

  “人在哪里?”

  陈休那冰冷的眸间,有着极致的杀意爆发!

  少年时的阴煞寒毒之苦,修行时几乎陨落的生死之痛!

  每一点,每一滴, 陈休都铭刻于心间,难以忘却!

  “天机被遮掩,我算不到。那家伙,应该是有高人守护的。”

  陈五忍不住重咳一声,苍白的脸上有着病态红润掠过。

  咳嗽停止的一刻,他捂住嘴巴的右手缓缓放下,似是在微微喘息。

  以陈休的目力, 足以清晰捕捉到那掌心之间的一点殷红。

  他这才注意到。

  如今的陈五, 已然是白发如雪, 面薄如纸。

  虽是昔日武者,但却是给人以摇摇欲坠,弱不禁风的感觉。

  于河畔微风之间,似是随时会倒下一般。

  气息黯淡到了极致!

  “你,这是怎么了?”

  陈休微微皱眉,沉声开口。

  气息牵引间,此刻的陈五似是那风中残烛,摇摇欲坠,生机黯淡;

  元神感知间,如今眼前之人,似是消逝于天地间一般!

  像是,死去之人!

  “船家,引我们逛逛这江南之地吧。”

  陈五微微招手,有江畔的乌篷船缓缓靠近。

  船主约莫五十岁上下,撑着竹篙, 浑身结实的腱子肉。

  乌篷船内忙碌着的,是两个颇为年轻的船娘,倒是有着几分江南水乡的温柔婉约气质。

  她们的手指都略有几分粗糙, 一看便是常年于江船之上讨生活之人。

  “这位爷,船上还有新鲜的活鱼和虾子,也有自家酿的黄酒。可要尝尝?”船娘的声音很好听。

  陈五轻咳一声,淡笑着道:“温一壶酒,要两条江鱼。”

  说着,他轻轻掷出一枚硕大的银两。

  约摸着有五两的样子,船娘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火炉之上,黄酒微微煮,淡淡香气沁出。

  陈休微微抿嘴,那温润的黄酒细致而甜,倒是颇有几分江南水乡的风格。

  江鱼开膛破肚,于葱姜之间淡水清煮,颇有滋味,鲜嫩无比!

  “说实话,咱们也就彼此彼此。”

  陈五小口喝着温热的黄酒,抬眼之间。

  映入陈休眼眸之间的,是一对有着太极八卦流转不息的眼珠。

  陈五怪笑着道:“你所背负的,也足够吓人。足以引动天地雷劫的无量煞气、尚未彻底散去的业力,还有厚重的因果加身!”

  陈休眼眸微凝, 沉声道:“你居然能看到这个,莫不是选择了上古术数之道?”

  古代典籍之中曾有: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于阴阳,和于术数。

  占天时,拿地利,算阴阳,识人鬼。

  稍有不慎者,便是天机反噬。

  故此,历代数者都是颇为短命!

  谷琽

  “神龙负图出洛水,彩凤衔书碧云里。因命风后演成文,遁甲奇门从此始。”

  陈五轻轻吟咏,露出几分了然的笑容:“没错,我走的确实是那天机卜算之道。学的正是青云书院的《洛书》!”

  《洛书》,青云书院之间最为珍贵的典籍之一!

  在江湖传说之间,这是古老年代传承而下的。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遁去其一。

  修行《洛书》者,是为妄图拨弄天数,尝试改变天机,抓住那遁去之一者!

  故此,修行《洛书》的代价,便是燃烧生命!

  “你知道,你还有多久可以活吗?”

  陈休的话语间有着几分冰冷:“最多还有两个月!”

  陈五悠然叹了口气,凝视着远方缓缓道:“两个月,足够了!”

  淡淡清风吹起他的雪白长发:“我想要活下去,只能另取捷径。”

  语之间,他的脸上有着几分病态浮现:“儒家非我所长,武道亦非我之专精。如果我不选择走术数之道,那我永远只能被操控!”

  “最终,阴寒附体,于痛苦之间陨落!”

  陈五的脸上露出几分疯狂的笑容:“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拥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你入魔了。”

  陈休淡淡开口。

  “呵呵呵呵——”

  陈五放声大笑,眼中有着几分癫狂之意:“不疯魔而不成活,不断后路不见生路!若是不走此道,那我碌碌无为苟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陈休摇晃着酒盏,淡淡道:“此番江东之行,你算到了什么?”

  陈五咧嘴一笑:“机缘,天大的机缘!”

  他缓缓抬头,看着苍天,那双眸子似乎要洞穿天穹一般:“如今的大势,虽然不明!但这天下之局,但凡术者,皆是能够窥见一二。”

  “如今的大隋,气数将尽!我的卦象之中显示,新的真龙天子便会于这江东崛起!”

  陈休微微挑眉:“天下之势,变幻莫测!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怎么敢这般保证?”

  陈五缓缓呼出一口长气,淡淡道:“因为,这是我花六十年寿命推演出的。”

  饶是陈休,此刻也为之动容。

  即使是神通境,也不过寿元两百载。

  更何况,如今的陈五,距离神通境尚有一步之遥。

  “不怕吗?”陈休的眼中,有着几分好奇之色。

  陈五颇为平静地喝着酒,怔怔望着那打着旋,流淌不止的江水,缓缓道:“研习术数奇门推衍之道,最忌讳的便是自身多余的情感!情感多则心乱,心乱则大事不成!”

  “我们的心中,唯有赢或者输!”

  “术者就像是赌徒,只不过他们是拿钱赌。而我们。则是用命去作为赌注!”

  乌篷船摇曳于江心之间。

  此时,微微有些晃动。

  船娘小声道:“两位公子,江里有大的游船驶过,稍等一下。”

  大浪骤起,乌篷船于这江水之中随波飘荡。

  略有几分阴暗洒落。

  陈休微微看去,那是歌舞升平的花船。

  舞女、豪门公子,依稀可见悬镜司之甲胄。

  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于江畔驶过。

  “江南的朝廷,已经和江南世家勾搭在了一起。咱们是同乡,也是同姓,更是同遭遇之人。要不要陪我一起赌一局大的?”

  陈五的笑容越发深邃:“风云榜第三十位,‘修罗明王’陈休!”

  s..book528182565752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