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坊。

  这是会稽郡颇有名气的青楼。

  天色刚刚黯淡,花灯如昼。

  各式各样的马车停留于外,一道道身影踏出那颇为典雅的楼阁之间。

  委婉的竹笛之声飘荡而出,悠扬婉转,牵人心弦。

  “这可是那位南陈后主创立的曲子,名为《玉树花》。那曲子配上那调调,真的是绝了。”谢安手中折扇轻摇, 华丽的淡紫配暗金纹绣,腰间挂着的螭纹白玉带。

  纱窗轻轻被推开,几个颇有风情地漂亮姑娘,笑吟吟地呼唤着路人。

  “世人皆江南好,好的可不是江南的景,更好的可是江南的美人。”王伯淡笑着开口, 轻轻迈入了青楼之间。

  所谓的青楼, 通常是一处两三层的阁楼,附带几间院落。

  但此处, 是连片的阁楼,更有如府邸般的小院排开。

  娇滴的轻呼调笑之声不绝。

  “哟,这不是谢公子吗?今儿个,需要哪位姑娘作陪啊?是兰春,还是菊秋,还是荷夏啊?”浓妆艳抹的美妇娇声调笑道。

  谢安手中折扇微动,淡笑着道:“今日倒是不必麻烦几位姐姐了。单独准备一方雅间即可,毕竟是需要谈事的。”

  陈休跟随着谢安的脚步,于一处单独的小院前停下。

  淡雅典美,院内是绽放颇为绽放的桃花。

  “怎么样,不错吧?”

  谢安轻轻坐下,眉飞色舞,显得有些得意。

  “这里真的是青楼吗?若不是那么多的姑娘,我都觉得这里是文人的书斋了。”陈休的眼中朝着院内走去, 眼中有着几分古怪之色。

  布局如书房,内有琴棋书画成列,更有毛笔微悬。

  “清荷坊,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来的。”

  谢安手中的折扇微微合拢, 酒水斟满,扬脖之间有着几分惬意之色:“还是这里的酒好喝。郑家的酒太过清淡,味道真心不够。”

  “清河坊的客人,主要有三种。”

  王伯轻轻抬手,竖起三根手指:“第一种,是那豪绅巨贾。士、农、工、商,他们虽是列于末尾,但最舍得花钱,也最有钱。对于有名声的姑娘,他们可是爱慕的紧呢。”

  谢安颇有几分戏谑地开口道:“第二种,则是那帮书生公子。最喜欢吟诗作赋的他们,看不上普通的农家女子也是他们,够不着世家豪门小姐的还是他们。”

  “心里苦闷无处宣泄。这青楼的姑娘又懂乐器,也学过书文,那是他们的最爱。”

  陈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缓缓道:“那这第三种,想必是朝廷的官员吧?毕竟,这江南府的官员,我看结党营私如此严重, 这种地方应该是他们相会的最佳之地。”

  谢安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陈兄弟高见。果然,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王伯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陈休的眸间有着几分凝重之意:“陈休,你不是想要知道,这江南之地,为何如此迁就那郑家吗?”

  说着,他轻轻摇铃。

  清脆的铃声响起,门外有清秀娟丽的侍女微微躬身。

  衣衫淡薄,勾勒出较为美好的曲线。

  “公子,不知有何事呼唤?”侍女轻声开口。

  王伯淡笑着问道:“姑娘,今日的话,八珍还有几味尚在?”

  八珍?

  这是指吃的?

  陈休微微皱眉,眼中有着几分不解之意。

  侍女微微躬身,露出大片的白皙,柔声道:“回公子的话,如今尚有三味。”

  “我包了。”

  王伯淡笑着开口。

  “王兄,你别告诉我。这郑家能够如此猖狂于江南,靠的这所谓的的八珍?”陈休的眼中有着几分匪夷所思之感。

  难不成,还能拿出龙肝凤髓?

  “陈兄,你且看便是。”谢安露出几分不怀好意的笑容:“当年,无论是我,还是王兄,心中有过质疑!”谷编

  “直到我们亲眼见到了这所谓的八珍!”

  陈休闻,倒是眼眸微眯,脸上多了几分思索之意。

  很快,清脆的敲门声响起。

  侍女轻声走入,手中的托盘小心放下。

  映入陈休眼帘的,是一份纯白如牛乳的汤羹、一份颇为狰狞的炙烤之肉,以及切得薄如蝉翼的水晶状物体。

  “你尝过之后,就知道为什么那郑家这般猖獗了。”

  谢安托着下巴,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陈休轻轻夹起那颇为狰狞的烤肉,送入口中。

  顿时感受一股热流涌入丹田之间,看似微弱,但却是颇为清晰。

  浑身在这一刻,略有几分滚烫。

  恍惚之间。经脉之间似是有着低沉的龙吟之声响起。

  “这,这是什么?”

  陈休的眼中满是震撼之色:“为什么会有龙吟?”

  王伯则是平静无比,递过那份汤羹,淡笑着道:“你再尝尝这个,更加明显。”

  汤羹入口之时,清澈无比。

  落入咽喉之后,瞬间有着一股轻盈之意游走于脉络之间。

  浑身在这一刻,都轻盈了很多。

  那种轻盈,非是肉体,似乎于元神之外的。

  “最后,尝尝这个。”

  陈休捻起那晶莹之物,一口吞下。

  莫名的崇高浩然之意,仿佛须臾之间,于天地融为一体!

  “你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吗?”

  谢安的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之意:“肉,是猪婆龙的肉;汤,是为九尾狐所炖;最后那晶莹之物,则是传说中的白泽之角!”

  饶是陈休,这一刻也被震撼了。

  猪婆龙?

  这不是传说中的怪物吗?

  至于九尾狐,以及白泽,那是真正的神兽啊!

  人间罕见!

  “猪婆龙之肉,内有龙气,能够无形之间增加龙虎气;九尾狐炖汤,能够化解无上的业力;至于这白泽,能够让你于须臾之间,加深天地联系。”

  王伯淡淡道:“虽然每天只能各服用一次。但长此以往,效果也是非凡。偌大的江南府,唯有那郑家,能够源源不断地提供这些东西。”

  “看似不算重要,但偌大的江南府间,有多少豪门世家得了恩惠?更为关键的在于,这所谓的八珍会有所变化。落无瑕当年重病垂危之际,正是服用郑家唯一的虎蛟之肉,尘埃尽除。这才从鬼门关前走出,当上了如今的悬镜司掌镜使。所以,他对于郑家是无比的谦卑。”

  谢安托着下巴,慢慢悠悠地道:“我叔叔曾经受过郑家的恩惠。当年服用了传说中的谛听之肉,踏入了‘苍天真位’。单是这份诱惑,便没有人能够拒绝!”

  呼——

  陈休轻揉眉心。

  今日之事,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了。

  上古的神兽,如今不是已然灭亡了吗?

  为何这郑家还能拥有它们的肉?

  难不成,是让死掉的活过来啊?

  等等!

  陈休的眸子瞬间有着几分变化,沉声道:“这江南府间,可曾有过阴森之雾气?”

  s..book528182569161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