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无瑕却是颇为大义凛然地微微拱手:“既然大人如此之,那落某就静看大人神威了。”

  说着,他的脸上有着几分阴阳怪气的嘲弄之意浮现:“还要提醒大人一句。偌大的江南府,诸多宗门世家已经十年没有税收缴付了。”

  “既然大人都有信心拿下那郑家,那此间之事,想必对于大人而,也不难吧?”

  老者的瞳孔为之一缩。

  若是陈休真的答应, 那他要面对的,可是偌大的江南六郡,近乎所有世家宗门啊!

  落无瑕的嘴角挂着几分冷笑,眼中有寒意流转:你不是要统率江南府悬镜司吗?你不是要抢我的位置吗?行啊,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逞能!

  陈休缓缓抬头,淡紫色的眸间有着几分冷意涌动:“落无瑕, 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如果不是你的废物无能, 江南府悬镜司何至于此?”

  “堂堂朝廷命官,悬镜司金镜掌镜使!不忠于朝廷,也不去孝顺父母,反而去给郑家的老不死当狗当仆。对于朝廷是为不忠,对于长辈是为不孝......”

  冰冷的话语回荡于厅堂之间,几乎所有人这一刻,都屏住了呼吸。

  “陈休,你找死!!”

  落无瑕双眼通红,面目扭曲,须发皆张。

  他于郑家为仆之事,是他的禁忌。

  五指化刀之间,一轮旭日仿佛于掌心凝结!

  端正刚阳,灼热无比!

  一手斩落时,落无瑕浑身的火焰冲天而起。

  他的身后虚影之中,有着一簇腾飞的红眸黑鸦飞舞盘旋!

  燃烧着的火焰大日轰然砸落!

  迎着那庞大的火球,陈休的右臂缓缓提起。

  金色的辉光闪耀,颇有几分清净如来之意!

  自掌心起, 如同火焰般的铠甲凝结,颇有几分龙鳞之貌, 霸道凶悍之息爆发。

  这一瞬间,落无瑕仿佛看到了一只脚踏烈火的麒麟神兽!

  佛门的菩提清静之意,与莫名的凶煞之意,似乎融为了一体!

  “轰!”

  一掌排出之际,劲风呼啸,罡气爆发!

  狂暴的气浪瞬间席卷而出!

  在落无瑕有些惊恐的眸中,他的火球缓缓消散!

  他的罡气,可是学自传说中的妖怪神鸦。

  火焰如泥浆,沾之再难摆脱,蕴有几分剧毒之意,如蛆附骨。

  怎么可能被这般轻易挡住?

  “大日如来无量神罡,这可是佛门净化第一的神罡!莫说是上古神鸦,便是上古凤凰之火,也能够化解其中神异,真以为佛门第一是开玩笑的?”崔辙的话语之间,有着几分不屑。

  同样罡气之间有着旭日神异,但落无瑕甚至不如自己。

  “落无瑕, 这可是你先动手的。”陈休露出几分冷笑之意。

  肉身碰撞之间,恐怖的力量尽数爆发。

  他径直抓住落无瑕的胳膊,五指蓦然发力。

  撕拉——

  鲜血于空中洒落, 断裂的胳膊掉在了地上。

  长腿如鞭,横扫而出!

  如同山岳般的力量下,落无涯只觉得完全无法抵挡!

  染血的身躯被重重砸入大地之间,活活被轰入大地之间近丈。

  挣扎着从泥土间爬起时,落无瑕的脸色一片苍白,眼中有着几分惊悚和后悔。

  这家伙,真的是个怪物。

  怎么会这么强大?

  浑身冰冷恐怖的罡气爆发。

  一股浓郁的寂灭荒芜之感于脚下绽放!

  厚实的泥地,缓缓化作飞扬的灰白沙粒!

  谷彸

  陈休手指抬起之际,灰白之息萦绕于指尖,陡然点出。

  宛若蜻蜓点水一般,斑驳漫天的指影如骤雨涌动,倾盆而下。

  二十四节惊神指——谷雨!!

  偌大的厅堂之间,瞬间仿佛被暴雨所笼罩!

  老者只觉得这一刻,仿佛置身于热风滚滚的沙漠之间!

  水汽、生机,甚至是涌动的清风,都尽数消散!

  唯有那荒芜寂灭的沙粒,依旧存在。

  落无瑕周身有火光萦绕,化作残影缭绕。

  纵然有罡气护体,他也能够感受到,那灰色之息间的诡异力量。

  他的力量,他的气息,居然会出现短暂的损耗!

  正此之时,陈休的右手抬起。

  指尖有着无尽的雷光奔涌!

  一指点落时,寂静无声!

  雷光化柱,悄然点落!

  二十四节气惊神指——霜降。

  霜降时节,无声无息。

  落无瑕的胸口之间,陡然有着鲜血喷涌而出。

  “他,怎么做到的?居然能够同时施展两种全然不同的罡气?”

  落无瑕踉跄着后退两步,周身能够感觉到淡淡的酥麻之意。

  “吞噬别人力量的罡气、净化一切的佛门罡气,还有雷霆之力。如今更是风云榜上的人物,前途无量啊。”

  老者注视着这一切,缓缓深吸了一口气,他的眼中有着几分果决之意浮现,布满皱纹的手缓缓攀上了腰间的弯刀。

  “陈休,你真的敢杀我?”

  落无瑕捂着胸口,眼中有着几分惊恐转瞬即逝:“我好歹也是朝廷的命官!还是悬镜司的金镜掌镜使,你若是杀了我,朝堂之上诸公绝不会放过你!”

  他重重呼了口气,眼中有着几分阴冷之色:“你想清楚了。镇南王虽然厉害,但朝堂之上,能够与之抗衡者也有那么好几位!”

  “当今陛下,对于镇南王也是颇位忌惮。你若是杀了我,绝对会有人对镇南王发难!你受了镇南王的好处,反而因为我这个小角色牵扯到他!甚至害了他,你心里过得去吗?”

  陈休的眼中,罕见地有了犹豫之色浮现。

  他确实敢杀落无瑕。

  但若是真的牵连到镇南王,他并不愿意。

  毕竟,谷云澜谷大哥还在那边。

  “对吧,咱们或许还是可以聊一聊的。”

  落无瑕的眼中有着几分庆幸之色,目光微微有些狠辣之意浮现:“等明日,我拿到了皇命铁令!绝对不会放过你......”

  忽得此刻,有罡气陡然爆发。

  低沉而果决的声音响起:“陈大人杀不得你,他心有顾忌,担心连累王爷。但是老夫不怕!今日,就由老夫替大人除了你这逆贼!”

  手起而刀落!

  落无瑕最后看到的,是自己喷血的无首身躯。

  崔辙都愣住了。

  他也没想到,动手的居然是当初跳的最厉害的那位老者!

  “老夫看不惯落无瑕之所为,又见大人为难。一时心急动了手,还请大人责罚。”‘

  老者当即跪倒在地,沉声开口。

  这是向我投诚吗?

  陈休怪笑一声:“确实有罪,那就罚俸禄两个月吧。”

  说着,他摩挲着下巴,淡淡道:“不过如今落无瑕横死,悬镜司人手不足。你,就暂当我的副手吧。”

  老者瞬间满面狂喜。

  他赌对了。

  s..book528182570017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