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你是叫章何吧?”

  陈休淡声开口:“家世清白,也算是最早一代的铜镜掌镜使。对于大隋而,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从今日起,我提拔你为我的副手!你就是江南府悬镜司的副司主了!”

  “只希望能够为朝廷效力,为陛下尽忠。”

  语间,他的脸上有着几分意味深长之意浮现:“希望,你不要误入歧途!!”

  名为“章何”的老者陡然沉声叩首,话语之间难掩激动之意:“老朽定然不会辜负大人的厚重!”

  此刻,绝大部分的掌镜使眼中,又是羡慕,又是懊悔。

  羡慕的是,陈休居然如此大方,明贬暗升!

  江南府的悬镜司二把手,居然如此轻易地就给了出来!

  懊悔的是,若是当时,出手的是自己,那现在的二把手不就自己了吗?

  “如今,落无瑕这个吃里扒外,同时背叛朝廷的狗贼已经伏诛!那么,昔日他在时定下的规矩,也是时候改一改了。所以这次,我希望诸位能够帮我跑个腿,送个请帖。”

  陈休的眸子扫过在场之人,缓缓开口:“休,希望能够宴请各位宗主豪门,好好谈一谈如今的江南格局。时间的话,就在今天傍晚吧。”

  此话一出,纵然是那章何的眸间,都有了几分怪异之色。

  如今的悬镜司,在江南甚至不足以为列前十。

  莫说是以请帖相邀请,即使是手握请帖亲身去往,都不一定会有人愿意见你。

  “大人,此事尚需斟酌啊。”章何犹豫再三,还是颇为恳切地开口:“以如今我悬镜司之力,怕是会有些招架不住啊。若是丢了脸面,那可就不好了。”

  如今的他,已然和陈休是为一根绳上的蚂蚱,休戚相关。

  故此,倒是颇为上心。

  “纵然出了事,丢的也是休的面子。”陈休的话语依旧淡漠:“你们遵令即可。”

  “陈公子,我觉得此事怕是有些困难。”

  崔辙的眸间有着几分担忧之意浮现:“如今江南悬镜司太过孱弱,怕是给你面子的宗门和世家并不多。更何况!!”

  他缓缓抬起头,凝视着那远去的一众掌镜使,有着几分寒意于瞳孔之中闪烁:“这里面,还有心怀不轨者,内忧外患啊!”

  陈休走到了落无暇的尸体旁,五指轻轻抬起。

  灰白之息如浪潮涌动。

  流血不止的尸体缓缓化作了尘埃,唯有一方芥子环落于鲜血之间。

  “正好借此之事,去试一试这悬镜司于江南之间的威望如何。”

  说着,陈休缓缓起身,淡淡道:“崔辙,这会稽郡的那几个二三流宗门,还有那个郑家,就麻烦你了。”

  随着崔辙的离开,偌大的厅堂间又一次归于平静。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明日应该便是朝廷的公公护送皇命铁令入江南府之时了吧?”陈休盘算着日期,心中忽地想到了什么,手指掠过乾坤袋。

  一枚古朴无比的杏黄符箓,以及一枚微微橙黄,有着淡淡微光之意的不规则物落于掌心之中。

  铭刻有“黄巾力士”之法的符箓,以及那枚金刚琉璃舍利子!

  皆是昔日于临川府间所得。

  “三日之后,我应该就能再度踏入三清殿中。到时,可以将‘黄巾力士’的符箓交给天闲星,或许可以换到不错的东西。”陈休心中想着。

  符箓之道,是为炼气士的专长。

  若非他是纯粹的武者,这玩意儿他还真的想要自己留着的。

  “至于这舍利子......”

  陈休的眸子落在了那舍利子之上,五指缓缓握住,能够感受到那其中的光明温和之意。

  “姬无情昔日曾,拥有元神之时,便可尝试炼化舍利子。或许,现在的我可以尝试一番。”

  陈休想着,引动元神的那一刻,有无尽灿烂清净之意浮现。

  光芒浩荡之中,陈休的耳畔似是响起了阵阵佛音。

  眼前,恍惚之中有着佛国净土显现。

  金碧辉煌,玛瑙玉髓铺地。

  菩提树下,有着大无畏之僧人开口讲佛。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这一瞬间,陈休只觉得心灵空荡,甚至有了几分削发剃度,归入佛门之意。

  一时间,有着几分陷进去之感。

  “咚——”

  忽地,耳畔有钟声响起。

  这是悬镜司的古钟之声。

  陈休的眼中闪过几分惊悚之意,这才如梦初醒。

  抬头看去,天色渐晚,不由地惊出一身冷汗。

  “这绝对不是普通的舍利子,这枚佛门的舍利子,居然有点邪门!”陈休的心中有着劫后余生之意。

  看似须臾之间,居然已经过了这么久!

  如今的他已然拥有了元神,居然还挡不住那梦幻一般的景象。

  或许,这枚佛宝舍利子的等级,很高。

  “大人,不好了大人——”

  这时,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陈休陡然回首,是面色有些慌张的章何。

  他微微皱眉,沉声道:“这般慌张,出什么事了?”

  章何有些小心地道:“大人千万息怒!崔辙公子奉命去那古剑门送请帖,被古剑门的老狗打断了四肢轰了出来!”

  轰!

  一股狂暴的气息自陈休周身爆发!

  冰冷的字眼落在章何的耳畔,是有着无尽的杀意:“古剑门?怎么回事?”

  “两位神通境长老动的手。”

  章何有些支支吾吾:“似乎,是很厌恶崔辙公子当了朝廷的走狗!”

  “那崔辙现在如何?”

  陈休的声音此刻是森冷无比。

  “崔辙公子的话,幸亏拯救及时。只是需要多歇息几日了。”

  章何微微叹了口气,缓缓道:“在下去丹阳郡时,也是吃了那闭门羹。大人,希望您能够做好心理准备。如今的话,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陈休走出府外,缓缓看去。

  门外,空无一人!!

  “呵呵呵——”

  陈休冷笑一声:“大的宗门势力不给我面子,我还可以理解是他们自傲。那帮二流和三流的宗门,居然敢拂我的面子,胆子倒是不小啊!”

  “章何,告诉所有的弟兄,明日于此间集合。”

  他的眼中有着杀意迸发:“待我拿到那皇命铁令之时,咱们动手!”

  “抄家,灭门!”

  s..book528182570360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