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重无比的黑刀于大地之上划过,雷光闪烁间,留下漆黑的印记。

  轰隆——

  雷光涌动间,一道狂暴的电弧勾勒出刀影。

  郑家的赤铜大门,为之轰然崩塌!

  “斩尽杀绝,一个不留。”陈休面色平静无比地开口。

  他的脸上有着几分杀意浮现,眸光森然,宛若修罗!

  漫天的罡气,瞬间爆发于郑府之间。

  滚落的头颅,流动的鲜血,以及凄烈的惨叫声中,有着一道曼妙人影轻步摇曳,走出了郑家的大门。

  尸首滚落处,血海杀戮间,妙影婆娑。

  “娘子,救命!救命啊!你且看看为夫啊!”

  郑封在血泊之中颤抖着伸出手,有些疯狂地看着那道美艳身影。

  少妇微微回眸,露出几分淡漠之意:“现在,你终于肯叫我一声娘子了?”

  美艳的脸上缓缓勾勒几分动人心魄的妖艳笑容:“我记得很清楚,我苦苦哀求了你十年。只是希望,你能够将郑家的秘密,告诉我一丝,哪怕是一点也好。我只求能够重回陈家,去见见母亲。”

  如此动人的笑容,此刻在郑封的眼中却是恍如罗刹一般。

  少妇轻撩长发,缓缓道:“可是,你拒绝了我十年!如今,我的母亲已然逝世。十年之间,我都没有资格踏入陈府,没有看过她一次。甚至,连她病逝的消息,都是策儿告诉我的。”

  语间,那如水的眸子看向了陈休,红唇微动间笑容荡开:“陈休公子,你能否留他一条狗命?”

  郑封闻,连忙磕头,哭喊着道:“多谢娘子,多谢娘子!为夫以后,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

  “你好像,搞错了吧?”

  少妇略显冰冷的话语响起,映入郑封眼中是如冰霜的般寒冷:“我只不过,是希望亲手了结于你!毕竟,我是你明媚正娶入门的新娘子啊!”

  .......

  杜海明耷拉着,仓皇于后门溜出,满脸的恐慌。

  颤抖的怀中,是文书以及账目。

  陈休真的疯了!

  郑家满门,他居然要全部杀光!!

  “还好,郑家的书房之间设置有隐门。我要离开江南府,我要上诉朝廷,我要给宇文大人发折子。对,陈休是镇南王的人,滥杀朝廷命官,宇文大人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他念叨之间,一抹森冷的剑芒于他的眼眸之间闪过。

  “杜大人,您这是准备去哪里啊?”

  略显冰冷的声音响起,杜海明踉跄着抬起头。

  紫极剑,崔辙!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杜海明的脸上,满是煞白之意。

  这里可是郑家的密道,他怎么会知道?

  崔辙的眸子显得颇为平静:“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

  手起剑落之间,首级落地,鲜血绽开。

  那一日,郑封清晨悄然走出郑家之时。

  这一方密道,已然被他牢记于心。

  此时的郑家门前,无论是江南府的官员,还是诸多宗门世家之人,皆是到场。

  陈休的血腥手段,彻底震撼了所有人。

  偌大的郑家,除却郑封的那位夫人!

  满门被抄斩!

  “砰——”

  沉重的声音响起,无数人的内心皆是一颤。

  诸多的眸子抬眼看去,那是一枚掷地有声的头颅!

  丹阳郡知府,杜海明!

  崔辙缓缓上前,染血的双手抬起。

  一份厚实的账单,映入所有人的视线之中。

  “三月,收获由丹阳郡知府杜海明交付粮食共计一十八万石,由花月剑派吴长老入手,入庐江郡。”

  “六月,筹集白银五十万两,田契共计一万余亩。分于谢氏、王氏,以及淮安伯的管家。”

  “九月,收纳田地共计二十五两白银,打点于会稽郡上下。”

  “九月十五日,三公子犯案。交付于会稽郡知府共计白银三万两,平安出狱。”

  “大江盟收拢污赈灾款项共计有一百万两白银。由杜海明搭钱,交付江南六郡共计五十万两,余者分散于六郡朝廷府官员之手!”

  “大江盟收拢女子共计三百余位,顺江而下。送于六郡官员知府,宗门之手!”

  .......

  林林总总,无数的款项由陈休诵读而出时。

  近乎数百余人,此刻皆是鸦雀无声!

  “陈休,你是什么意思?此举此行,你这是在场的诸位皆名声丧地吗?”

  花月剑派的吴长老冷声开口,有着几分质问之意。

  “名声丧地?”

  陈休忽地嗤笑一声,厚重的账目轻轻敲打着掌心之间:“不!我要的,是尔等皆数伏法!!”

  此话一出,在场之人的脸色皆是骤变。

  “这么多的人,陈公子要怎么办呢?”谢安摩挲着下巴,眼中有着几分似笑非笑之意。

  这份账单,堪称恐怖。

  近乎笼罩了江南府一半的宗门世家,若是陈休想要动,那可不是一般的难度。

  “依照大隋律法办事,违令者,杀无赦!”

  陈休的眸子依旧平静。

  疯了!

  这是王伯的第一反应!

  即使是他作为王家公子,也不敢如此托大。

  这是要以一人之力,去撼动那江南府的官场?

  “狂妄。”

  陈三公子轻轻开口,眼中闪过几分失望之色。

  若只是如此,那陈休还真的不值得他高看。

  此行此举,太过于愚蠢!

  谢安微微皱眉,以他对于陈休的了解。

  这家伙绝对不是无的放矢之辈!

  那他的底气,是什么?

  仅仅是手中那块代表着皇命的令牌吗?

  “陈休,我看你是疯了?”

  吴长老冷笑一声,寒声道:“这么多人,有朝廷的官员,更有江湖宗门和世家,甚至还有淮安伯府的管家!我就不信,你有胆子敢动我们!”

  “哟,您这是不把皇上的铁令放在眼里?还是不把杂家放在眼中啊?”

  略显尖锐的声音响起,风度翩翩的赵公公缓缓而至。

  “公公。”

  陈三少爷的眼眸一凝,陡然抱拳。

  这位,可是陛下跟前的红人。

  怎么如今,还留在江南府之中?

  “陈小子啊,咱家可是看着就喜欢得紧呐。又是为皇上分忧,又是为朝廷做事,这般人才,朝廷可是要重用的。”

  说着,他的手中多了一封朝廷公文,缓缓道:“咱家可是刻意请求陛下,调了这封文书的。如今授予陈休江南府总理江南府之职,并同时授予调兵之权。”

  调兵?

  饶是陈三公子,也脸色骤变。

  这岂不是意味着,陈休能够掌兵权了?

  “多谢陛下恩典。”

  陈休拿过公文,眸子落在了吴长老的身上,话语森冷:“现在,我奉命行事,你敢挡吗?”

  s..book528182575018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