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驳的肉虫,于朱青锋的掌心化为齑粉。

  千里之外,一处寻常的江南小院之间。

  一双血色的眸子缓缓睁开,沙哑如老妪般的嗓音响起:“少主,尸魄魂虫消失了。”

  “无妨。”

  清幽淡雅的的青年倚着青竹,俊朗的脸上有着几分掌控一切的自信:“目的,已经达到了。”

  漆黑的长纱于地上划过, 有着斑驳的毒蝎蜈蚣应声而落。

  “少主,会不会是朱青锋察觉到了什么?毕竟,他也是至尊榜上的高手。”

  沙哑嗓音之间,有着几分担忧之意。

  青年凝视着天穹,面容从容:“如今的北方草原之间,已然有长生天降世,铁骑自北而来, 兵犯大隋边疆。故此, 道门诏令天下, 如今有一十三位江湖至尊踏足金帐王庭。”

  “如今,他朱青锋身在北疆,哪有时间顾及江南之地?”

  他的嘴角掠起一抹得意的笑容:“除非,他的女儿受到致命威胁。”

  青年摇着山水折扇,淡笑着道:“只不过,那傻丫头的手中,有着至尊宝器的。内有至尊意志,纵然是凝结了武道真丹的武者,都挡不住。”

  “谁能伤的到她?除非!”

  他的话语微微一凝,脸上闪过几分怪异之色。

  “除非什么?”

  沙哑的话语间有着几分急迫。

  青年嗤笑一声,有些玩味地道:“除非真有疯子不怕死,敢惹怒一尊江湖至尊!这还不够,他得有能力,毁灭一方至尊宝器。否则,朱青锋他再厉害,都难以察觉的。”

  即使他自诩天赋,在手持玄阶宝兵的情况下,都无法摧毁至尊宝器。

  毕竟, 所谓“至尊宝器”,是为纯粹蕴含至尊真意之物。

  神通境的武者,又有几人能够抗住至尊之威?

  ......

  光华散去,朱青锋的身影也随之消散。

  周天临缓缓跪倒于地,重声叩首:“师尊,弟子绝然不会辜负您的期待。”

  陈休凝视着眼前的眼前,心中却是有着难以平静:“隋末的群雄,皆已出世。当今天子,也是即将龙舟下江南,真的乱世要来了。”

  他缓缓抬起头,凝视着周天福缓缓道:“天临兄。”

  话语一顿,陈休凝视声道:“不,杜伏威。你接下来,可有打算?”

  周天临的眼中有着几分迷茫之色:“不知道。自小以来,师尊便是教导我修行功法,以及陪伴师妹。如今孤身一人,实在不知何处。”

  姬无情眼眸微动,轻声道:“那要不, 我修书于王爷,推荐你入悬镜司。”

  周天临双手抱拳,略有几分苦笑地道:“无情兄的恩清,我会记住的。只是我在神武阁间习惯自在,并不希望加入宗门。如今,倒是想去走遍名山大川,找个安静地地方,好好修炼《六山御神掌》。”

  陈五的眼中闪过几分玩味之意。

  看起来,被打击得不轻啊。

  陈休托着下巴,微微沉吟。

  而后,忽地开口:“那我倒是可以给你指个方向。”

  谷莝

  他缓缓开口:“辽东,长白山脉!那里是为群山遍地,或许很适合你。”

  陈休的眼中,有着几分莫名的神采浮现。

  在他的记忆之间,杜伏威正是于长白山起家。

  落草为寇,举义师,讨伐大隋。

  “辽东北方,倒也确实静谧。”杜伏威的眼中有着几分神采浮现,凝视着陈休,微微拱手:“陈兄,今日落败于你,是我修行不够。他日若是再能相见,希望还能于你一较高下。”

  说罢,脚踏如影,身法如幻,头也不回地径直闯入人群之间。

  最终消失于视野中。

  “陈五,你能够算出什么吗?关于这尸魄魂虫。”陈休微微转身,眸子落在了陈五的身上。

  他的手中,有着一枚颇为精致的纸鹤。

  这纸鹤略有几分暗金之色,颇有几分莫名之威。

  这是朱青锋给予他的传令信鹤,源自道门。

  据说,道门之中纸鹤有白、黄、青、黑,共计四色,代表四种身份。

  白色最为普通,就是普通的符纸,用以弟子间寻常联络;黄色是为“镇灵纸”,有着镇魔除妖之用处,化作的纸鹤是用以道门宗属彼此间的联系;青色是为“千载统灵纸”,这是道门的正式文书,也代表着道门魁首的真武神宗之消息。

  至于黑色纸鹤,则是玄武真宗唯有长老以上,才能够拥有“玄武镇魂纸”,是专门联络道门祖地,以及渊源颇深的长老的,价值不菲。

  “可以,倒是可以。只不过,我算卦的代价,可都是很大的。”陈五怪笑一声,手中的折扇翻转,抵住了自己的心脏:“因为,算一次,就少活二十天喽。”

  语间,他的手中有着上零落的算筹飘荡,眼中有着几分深邃之色浮现:“不过,咱们若是合作。那代价倒是可以忽略不计,毕竟我统共还有五十天寿命,我也想着活下去啊。”

  陈休眼眸微眯:“帮你什么?”

  陈五咧嘴一笑,眼中有着几分狂热之色:“赤壁神坛即将开放!咱们合作!”

  姬无情双手抱拳,淡淡道:“话说这里面,到底是什么?让你如此疯狂。”

  陈五怪笑了两声,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诸葛卧龙昔日占卜天数,拿捏风雨之卦盘。只要得到了它,我有把握踏入神通境!”

  “到时,我就能够再多一甲子的寿命了!”

  正此之时,有沉重的车轮滚动之声响起,由远及近。

  “陈公子,我家三公子有请。”

  略显尊敬的声音于陈休的耳畔响起。

  远处的人流如潮水一般,朝着两边散开。一辆巨大无比的四轮马车缓缓驶来。

  由四匹如雪的白马拉扯着精致而奢华的车驾,暗金色的马蹄轻轻踏下,牵引着所有人的视线,逐渐在陈休的身前停下。

  衣着颇为华丽的老者微微躬身,颇为尊敬的脸上有着几分浓浓的好奇之意。

  自己的三公子,那是什么身份?

  江南第一世家,南陈王氏的继承人!

  还是安乐侯的继承人,风云榜排名第三的绝世天才。

  这么多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三公子如此郑重?

  “陈三公子的邀请啊。”陈休的眼眸微微眯起。

  s..book528182578321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