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静的话语响起时,全场为之寂然。

  陈休的实力,彻底超越了他们的想象!

  李建成深深看了眼陈休,缓缓开口道:“你挡不住我第三招的。”

  陈休不置可否,他的嘴角掠起一抹笑容,轻声道:“那这第三招,换个方式吧?”

  “什么意思?”李建成的眼眸微凝。

  陈休伸出修长的双手, 缓缓握拳。

  依稀之间,有着淡淡的殷红沁出。

  他倾吐一口浊气,方才轻声道:“我知道,李公子的目标,在于天下,而非方寸之间。“

  “若是因为所谓的‘三招之约’, 若是坏了你的名声,那倒是在下的过错。。”

  语间,陈休的眼中有着几分肃杀果决之意浮现:“所以,这第三招,就由我出手吧。且看李公子,能不能于休的手中,保下那秋拓寒的狗命!”

  “若是在下做不到,自会承诺,此生不会再寻报仇。不知李兄,意下如何?”

  寂静!

  死一般的寂静。

  当陈休淡漠说出此话之时,尚且有着几分低声喧哗的广场附近,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噤若寒蝉。

  无数江湖客有些恍惚地扭了扭脖子,不可思议地望着那高大俊朗,嘴角含着几分笑容的威武青年, 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陈休,是说...第三招由他出手?”

  披着斗笠的江河客喃喃低语。

  下意识地与一旁持刀负剑的大汉面面相觑。

  这一刻, 他们颇有几分恍若隔世之感。

  如今的江湖才俊, 已经变得如此狂妄了吗?

  面对着毗沙门公子这般的盖世天骄, 陈休竟然还有胆子如此开口?

  这可是风云榜第二的存在啊!!

  “开玩笑的吧...”有江湖客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

  旋即露出几分无奈的苦笑之意, 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对啊,这可是“修罗明王”陈休啊!

  昔日金刚境斩神通境!

  一己之力,以黄天真位之修为,斩杀白虎神宗两尊长老的存在!

  他还有什么不敢的?

  “陈休,他这是要干什么,疯了吗?他难道想要放过自己的仇人?”王伯也是怔怔地盯着陈休,满心地不解。

  谢安望向陈休的眼眸深处,多了几分期待之色,喃喃低语道:“终于要动用你真正的底牌了吗?”

  在他看来,陈休显然不是无脑的傻瓜。

  那只有一种,他当真有着绝对的自信!

  李建成凝视着陈休,他的眼眸之间,多了几分难得的锐利。

  话语之间,也多了沉重沙哑,再不复之前的随意:“想好了,千万别后悔!”

  “感谢李公子的成全。”陈休轻声开口。

  他那冰冷无比的眸子,落在了那秋拓寒的身上, 浑身的罡气爆发。

  “李, 李兄。你可一定要保住我啊!”

  秋拓寒有些惶恐地开口。

  李建成略有几分失望地微微抬手,淡漠道:“放心吧。我自会保护你的性命,还不至于放水。”

  他双手合十,低沉的轰鸣之声响起。

  厚重无比的金钟凝结,屹立于大地之上!

  佛门一百零八绝技之一,无敌金钟罩!

  堪称极致的防御之招!

  “多谢,多谢李兄!”

  秋拓寒连声开口,眼中有着恐惧、庆幸以及浓浓的怨毒之意,喃喃道:“陈休,你给本公子等着吧!待到出了此番秘境,我要你死无全尸!”

  在他心中,自己的性命已然保住了。

  即使陈休有着珍贵无比的宝兵,但以他的修为,又能施展出多少。

  “砰——”

  低沉的轰鸣之声响起,敦实的大地为之崩裂。

  李建成抬头看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杆长约一丈八尺的镔铁棍。

  陈休握住之时,能够感受到长棍之上那极致的凶煞、冰冷,以及肃杀之意。

  看似普普通通,但却是内有乾坤!

  饶是谢安都微微一愣,眸间有着几分古怪之意:“他的底牌,别告诉我,是棍法!”

  江湖之中,奇门兵刃也有无数种。

  但除却佛家宗门的棍僧,使用棍法堪称上品者,在江湖上也是凤毛麟角一般。

  毕竟,长棍作为兵刃,有些特殊。

  它既没有刀的霸道,也没有剑的灵动洒脱,更不如长枪铁戟一般锋芒毕露。

  若是依仗其间之重,那威力不如锤,精妙不如钢锏,灵动不如流星鞭。

  而如今,以刀法闻名的陈休。

  他手中堪称为底牌之物,居然是一杆厚重无比的镔铁棍!

  “李兄,小心了。”

  陈休缓缓开口,无尽的罡气涌入长棍之间。

  他的眼眸之间,有着光影浮现:

  杀招:朝天一棍

  英魂:米苍穹

  点评:霸道之棍,凶煞之棍,大空之棍

  使用次数:11

  是否使用?

  “使用。”

  陈休轻声念叨,瞳孔之中,有着花白胡须,衣着华丽的大内宦官虚影浮现。

  这是武神典赠予他的杀招!

  轰隆!

  犹如雷霆的轰鸣之声于天穹响起。

  乌云弥补,天地昏暗之间,无尽的天地之息疯狂地汇聚而至。

  所有人这一客,皆是仰起头,眼中带着一丝骇然的望着天空。

  这是什么招式?

  居然引动了天象!

  陈休朝天舞动,荡出几道虚影。

  舞动的镔铁棍之间发出了尖啸,秘境之间的风云,仿佛皆是被吞噬入棍风之中。

  “朝天一棍!”

  陈休低吟之间,长棍舞动!

  朝天一棍乃是斩经堂总堂主淮阴张侯将‘风刀霜剑’一千零一式凝聚在一起创出来的一门强大棍法,传授给了自己的弟子米仓穹。

  这一式棍法气势无双!

  陈休握紧了手中的镔铁棍,一股凶悍霸道的的气息直冲天际!

  这一刻的他,似妖魔、似鬼怪、又似神仙!

  但不似人!

  手中的镔铁长棍,如同真灵一般。

  低沉的轰鸣之声响彻天际,如狮吼、又似虎啸、更如狼嗥。

  细听之下,还有着几分鹰咻之尖锐!

  一切的气势,都被夺走。

  镔铁棍舞起,九个棍花于天际炸响,无尽的雷霆盘旋于长棍之上。

  暴虐,凶悍,霸道!

  陈休手持镔铁棍,重重砸下!

  这股可怕的力量,仿佛是不存在于世间的力量一般。

  那是无所不在,但又是“无”的力量。

  在李建成的眼中,此刻的陈休仿佛于世间融为一体!

  空荡而不存在!

  不仅是空,更是四大皆空,而且“空”中藏“凶”!

  四大皆凶!

  一棍砸落之时,黄金钟轰然破碎!

  李建成被活活轰飞!

  那一棍活活砸在了秋拓寒的脑门之上!

  霎时,红的白的,溅落一地!

  s..book528182586752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