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休抬首望去,凤凰台间,华丽而清幽,颇有昔日古楚之风韵。

  乾坤袋中之间,有着淡淡黑息缭绕。

  阴冷如冰,幽寒彻骨!

  那是源源不断的生死轮回之息!

  轮回印于无形之间,再度被催动!

  “于北魏的横江楼船之上, 我见到了张文远。倒是不知道在这凤凰台前,我是会东吴十二虎臣中的哪一位!还是说,我会缔造东吴的那几位霸主之一!”

  陈休喃喃低语间,眸子看向了深处,眼中有着几分期待之意浮现。

  恍若烟云般缭绕的漆黑之间,是有着三重宫阙的赤色亭台。

  古朴而悠久的门户之间,有着淡淡油墨书香飘荡, 卷帙于清风吹拂之中, 发出了“沙沙”的翻页声。

  纵然相隔千载, 依旧恍若昨日。

  这里,凤凰台的第一重宫阙。

  映入陈休眼帘的,是近乎百尺的高台,典籍于其中的无尽典籍。

  高台陈列于四方,看似凌乱无比,实则布局之法契合五行八卦,天地阴阳!

  绘着山河社稷江山图的苍木屏风前,有着一道赤色宽袍大袖的高大身影。

  这是一位面方而温厚,体貌魁伟,有着淡淡长须的大汉,似是儒生。

  但腰间的铜狮腰带,暗金黄钺,却是彰显了他武将的身份。

  见到他的那一刻,陈休自己仿佛屹立于巍峨山脉之下,浩瀚广阔,有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

  “而今,是昔日之赤壁吗??”

  大汉的眼中有着些许温柔之意, 凝视着社稷江山图喃喃低语, 话语间似是有着几分追忆。

  “晚辈江南府陈休,于此见过大都督!”

  略有几分敬重的话语响起,大汉微微转身,清澈如水的眸子落下。

  “你怎么知道,我曾经担任过大都督一职?”

  大汉笑呵呵地开口,似是领家长兄一般,脾气颇好。

  “前辈虽然是儒生,但身着铜狮蟒带,一看便是昔日军中战将。腰间的黄钺,是为帝王之器,代表着王之权威!”

  陈休缓缓开口“如今是昔日东吴境內,有资格携黄钺者,唯有历代东吴大都督!”

  语之间,他缓缓抬头”陆伯与周郎为儒家翩翩公子,吕子明虽曾拜入儒家修行,但煞气颇重,是为久经沙场之战将!”

  “前辈,当是鲁肃鲁子敬吧!”

  偏将军、江夏太守, 东吴四英将之一!

  大都督,鲁肃!

  大汉闻, 露出几分笑意,轻声“没想到千载之后,遇到的晚辈这么有意思。只不过,你这么坦然,不怕我会杀了你吗?”

  陈休微微摇头,淡笑着道“鲁肃于典籍之中记载,是为宽厚大方之儒将,风度无双。若是前辈真要取走休的性命。那只能说,是那史家之记载误了我!”

  哈哈哈——

  鲁子敬爽朗一笑,话语之间颇为坦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当是希望得到我的传承吧?”

  “还望前辈指点。”

  陈休双手抱拳,也不掩饰心中的期待。

  “那你倒是很可惜了。我无法交付于你,我的传承。”

  鲁子敬慢慢悠悠地开口,眼中有着几分戏谑之意:“毕竟,张文远乃是我东吴劲敌,又是主公的心中梦魇。”

  “虽然主公已然逝去,但毕竟是为人臣子,忠义还是明白的。”

  语之间,他的眼眸之间,有着清气涌动。

  宫阙之间,有着云蒸霞蔚,神光涌动。

  “那是,什么?”

  陈休凝视着鲁子敬的身后,有些难以置信。

  如仙如神的烟云霞光之间,有着一只洁白如雪之鹿。

  白鹿无瑕,眼眸清澈如碧玉,但却是有一角残缺。

  阴阳八卦,烙印于上。

  “吼——”

  低沉的龙吟之声响彻天穹,应龙于金芒之间浮现,双翼撩过云霞。

  “应龙气运,万世帝师。我说怎么感觉,你的气息这么熟悉!”

  鲁子敬长叹一声,眼眸之间有着几分感慨之意:“孔明啊,你说的对。乱世又到了!”

  陈休双手抱拳,沉声道:“还望前辈指点迷津。”

  他心中莫名多了几分警惕和不安。

  难不成,自己又落入了哪位前辈的布局之间?

  “我且问你,你觉得孔明,是为道门,还是佛门?”

  鲁子敬不问反答,眼中有着无尽的深意。

  “汉丞相诸葛孔明。精通术数,知晓阴阳之变幻,懂奇门遁甲,应是道门吧。”陈休略有几分迟疑地开口。

  “你的应龙气运,是为孔明为后人留下的,也是道门之传承。”

  鲁子敬淡笑一声,温和而郑重无比地开口道:“我希望你明白。阁下乃是属于道门之人!!无论佛门之传承如何深厚,当你获得应龙气运的那一刻,你就是道门中人。”

  陈休微微挑眉。

  他能够感受到,鲁肃话语间的那份凝重之意,轻声道:“前辈,似乎有些敌视佛门啊~”

  “当然。”

  鲁子敬冷笑一声,微微沉吟:“至于原因,你愿不愿意听我讲一段往事。或者说,过去的事!”

  陈休眼眸微动,轻声开口道:“前辈请讲,晚辈定然会洗耳恭听!”

  “故事,要从哪儿说起呢。”

  鲁子敬略有思索后,缓缓开口:“神汉明帝之时,有金人入梦,白马驮经,是为佛门佛法东传。那佛门源自天竺净土,于我神汉有着万里之遥,你可知此举为何。”

  “晚辈不知,还望前辈指点。”陈休微微摇头。

  鲁子敬冷笑一声,缓缓道:“因为传之间,那佛祖入灭之时,曾:佛法将灭于天竺,大兴于震旦!故此,自神汉明帝后二百年间,有着无数高僧大德踏出那烂陀寺,至于中土!”

  “他们要以神汉帝统之气运,壮大佛门!”

  他的眼眸之中,多了几分深邃之意:“正因此番预,于是便有了佛门鸠摩罗什东渡中土,弘扬佛法,菩提达摩一苇渡江传禅宗!!”

  “佛门东渡之时,神汉王孙以天竺为蛮夷之地,故此排斥无比。而当时道门,是为神州正统。”

  “天竺佛僧于是攀附道门,传老子西出函谷关化胡为佛,是谓‘老子化胡’!”

  鲁子敬的话语颇为沉重:“至神汉到如今,天下是否战乱不断?纵然有王朝建立,也无昔日神汉之壮阔久远?”

  “佛门,是否在乱世杀伐之中,越来越强!”

  s..book528182589960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