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之力?

  陈休的眼中多了几分荒唐之色,略有几分古怪地道:“前辈怕是有所不知。我这应龙之气运,源自于此方赤壁疆场之中,是为后天衍化,非是生而降世的血脉之力!”

  甘兴霸眼眸微皱,清澈双眸之间,多了几分血色猩红。

  赤色的眸子紧盯着陈休,眸间有着几分莫名之意:“谁告诉你,神明之力,只能源自血脉传承?”

  “当今江湖之上,皆是如此传。”

  陈休的脸上,有着几分古怪之色浮现。

  “荒堂,真是可笑至极!”

  甘兴霸冷笑一声:“自圣周天子伐无道,太公望分封天下后,世间再无荒古野神!一切神祇,皆是我人道先辈!神明之力,正是昔日人族先辈的传承!”

  语间,他的面容之上多几分肃杀之意,冷声道:“难不成,当今大世之间,已然无有神明之传承?”

  “回前辈的话,确实如此。放眼而今天下,还拥有昔日传承的家族宗门,已然是凤毛麟角。”

  陈休的话语之间,多了几分凝重之意。

  纵然是他,此刻也察觉到几分不对劲。

  似乎于漫长的历史长河之间,岁月变迁与王朝的更替,在无形之中改变了很多东西。

  “不可能啊!那么多的传承,纵然于战火之间遗失许多,也不至于此啊.......”甘兴霸咬着牙齿,罕见地多了几分惊愕不解之意。

  陈休眼眸闪烁,轻声道:“晚辈的心中,尚有一事不解,还望前辈阐明。”

  他凝视着甘兴霸,缓缓开口:“前辈可曾知晓,我为何称其为‘应龙气运’否?因为鲁肃前辈,便是这般称呼的!”

  话语如惊雷一般,于甘兴霸的耳畔炸裂!

  “怎么可能!!”

  甘兴霸冷声开口。

  狂暴的血煞之气,伴随着无尽的江水之息,汹涌澎湃。

  陈休屹立于此间,仿佛深陷于汪洋海啸之间,滔天的浊浪轰落于身!

  “不对劲!子敬虽是道门弟子,但他曾求学于儒家学院之间。对于龙虎气运之说,他应该比我清楚才是。”甘兴霸喃喃自语,似是有些迷茫一般。

  “前辈,这便是其中的矛盾之处。”

  陈休缓缓开口,目光颇为深邃:“或许,我们可以做个假设。”

  甘兴霸微微侧目,眼中尚有几分不解:“你且之!”

  “前辈是战将,久居边疆镇守关隘。鲁肃前辈虽也曾担任大都督,执掌军权,但那是周郎故去之后。在此之前,他更多是以谋士以及内臣的身份行走。”

  陈休的双眸显得越发深邃,低沉的话语响起:“或许,是宫廷之间,有谁于无形之间,影响了鲁肃前辈。”

  “若真是如此,那只有佛门了。”

  甘兴霸眼眸微凝,眼中多了几分凝重之意:“赤壁大战之后,甘露寺招亲时,我当时都觉得好奇。虽说是吴王要将自己的妹妹嫁给那刘玄德,但为何要专门于佛家寺庙之间。”

  “后来,我才得知,此事之间,有子敬的影子。”

  陈休微微皱眉,颇为不解地道:“但鲁肃前辈,他可是道门的弟子.......”

  甘兴霸露出几分耐人寻味的神情:“身前身后之事,那是截然不同的。毕竟,子敬身前,代表着可是江东的豪族,富贵之家。”

  “每逢战乱世道,佛家、道门、儒教各显神通。道门最是玄妙,儒教最是规则,而佛家则最是蛊惑人心。佛门经文吟咏之时,会于无形之间,引导于你心向佛门。”

  他的声音逐渐弱几分:“若是如此,倒也说得通了。子敬的死.......”

  陈休眼眸微凝。

  他想到了乾坤袋中的那枚琉璃舍利子。

  当初,他妄图炼化之时,便是有佛音灌耳,恍若见到琉璃佛尊。

  若是强行挣脱,怕是真的会彻底陷入佛门幻觉之中,从此长伴青灯古佛!

  “该告诉你的,也告诉你了。你应该拿到的传承,也到手了。”

  “希望以后,你得以创造出纵横天下的铁骑,也不枉我‘三千神鸦’之威名。”甘兴霸呵呵一笑:“我也是时候,该送你离开此间了。”

  “公瑾的传承,并不适合你。更何况,我觉得你更应该去见一见诸葛孔明。毕竟,他的应龙神相,实有八九,应该是他留下的手笔。”

  “但偌大的世间,能够猜透他心思的,少之又少。你最好,还是去亲口问一问他吧。”

  语之间,有着万丈潮水涌动。

  遮天的浪花瞬间充斥于陈休的眼眸之间。

  他微微躬身,颇为敬重地开口道:“多谢前辈指点迷津,传承神通!回归江南之后,定然会为前辈筑庙塑金身!”

  无论是對於甘兴霸,还是鲁子敬,他都是敬重無比。

  “嘿嘿,好啊。”

  甘兴霸呵呵一笑,饶有兴趣地道:“说不定再有阴阳逆乱之时,咱们还有可能继续见面呢!”

  水光映照,彻底遮住了陈休的视线。

  这一刻,他恍若坠入大海的深处。

  一枚晶莹无比的湛蓝鳞片,颇有灵性落入陈休的眉心之间。

  “这是它给你的礼物。”

  含着几分笑意的嗓音于空中逐渐悠远。

  甘兴霸微微抬手,有着淡淡的黑烟于掌心飘散而去,似是消散于空中。

  “这小子,怕是得到了轮回印吧?这可是吴王当年,都颇为渴求的无上神物,也难怪我能够死而重生。”他轻笑一声,摸了摸碧水金睛兽的脑袋:“因为应龙神相的关系,所以伱想帮帮他?”

  呜——

  碧水金睛兽晃动着大脑袋,蹭了蹭甘兴霸的手。

  “我知道,毕竟你也是龙种啊。”

  甘兴霸轻笑一声,喃喃低语道:“咱们,也该是时候重回幽冥了!”

  水光黯淡。

  淅淅沥沥的水珠滴落于大地之上,陈休周身略有几分潮湿之意。

  他缓缓抬头。

  此刻,已然是那凤凰台之外。

  湛蓝如玉的鳞片融入眉心之间。

  这一刻,陈休只觉得元神瞬间强大了十几倍!

  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晰!

  此番凤凰臺之行,看似是空空如也。

  但其中的收获,却是唯有陈休才能够知晓。

  他的眸子看向了远方的天穹。

  乌云漫天之间,有着雷光闪烁,狂风呼啸。

  那里,有着一座近乎通达天际的高塔。

  东风祭坛!

  陈休迈开步子,径直朝着远去走去。

  而此时,依旧纷乱的人群之中,却是有着好几道身影悄然遁入黑暗之间。

  “踏地无声,步履如烟,应该是很专业的刺客杀手。似乎,是在专程等待于我!奇怪,我是招惹到谁了吗?”

  陈休眼眸微凝,五指缓缓握拳!

  s..book528182591717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