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疯了,还是痴了?”姬无情面色陡然一变,声音都低了几分:“纵然是王爷那般人物,也不敢如此说啊!”

  佛门,有这么恐怖吗?

  陈休微微皱眉,心中略有几分不解。

  他是故意这般开口,存着几分试探一下的心思。

  出乎他的意料,居然连姬无情,都这么惶恐?

  “佛门行无道之事,倘若将如此消息,传递于天下间。那么多宗门豪强不会坐山而观的.......”

  陈休故作试探般开口。

  “虽然我实在不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作为朋友,我还是要劝你一句,最好打消了对抗佛门的念头。”

  陈五微微摇头,话语中甚至有着几分警告之意:“佛门历史悠久,其中之非凡,远不是我辈能够抗衡的。即使你有古时苏秦、张仪之纵横家能耐,联合天下宗门,怕是都伤不到它!”

  “为什么吗?仅仅是佛门之力,还足以抗衡天下吗?道门,以及儒家也不是吃白饭的吧?”

  陈休心中满是不解。

  “也是,你踏入江湖的时间,还是太少了。不知道还是很正常的。”陈五的话语之间,有着几分无奈之意:“想要对抗佛门,那意味你要面对的,除却佛门之外,还有目前当世第一的势力——大隋王朝!”

  他的眼眸微抬,话语之间有着几分笃定:“如今佛门势大,在大隋境内更是唯佛是尊。伱也说到了,先帝少年之时,曾由佛门智仙神尼抚育十三载!你可知道,如今的大隋天下各州之中,有佛塔共计三千七百座,只是为了供奉智仙神尼像。”

  “那又如何?先帝已然故去了!”陈休眉头紧锁,话语低沉。

  姬无情摇了摇头,面容浮现几分无奈之意:“天业府过于偏僻,没有佛家寺庙,你不知道也是正常。在凡间草莽之间,先帝可是被无数的百姓称为佛门“转轮圣王”转世,有普渡世人之能。你要对抗佛门,单是民心这一关,你便过不去!”

  “更何况,先帝创立大隋之时,曾于朝堂之上定三教次序,以佛为首,儒为其次,道为最末。以至于大隋六十年间,道消佛涨!”

  语间,他的眸子凝视着陈休:“这也是如今天下之中,道门之人行踪罕至的原因。你且看那青州之地,属于道门的朱雀宝瓶宗实力不弱吧?那么强大的实力,却依旧需要依托于青州白家方可立足,这便是原因。”

  陈五则是怪笑一声:“更重要的是,道门在几十年前,曾于北方金帐草原发生过大战,损失惨重!如今的江湖至尊榜上,佛门有着八部天龙菩萨,四大活佛罗汉坐镇天下,统计十二位江湖至尊雄霸当世!”

  他拨弄着手中的算筹,有着几分玩味之意:“放眼于道门之中,满打满算,也不过只有懂七位陆地神仙!”

  “我且问你,十二位佛门江湖至尊,如今的大隋之中,何人能够对抗?这是朝廷未曾出手的情况!”

  当今天下,佛门居然如此空前强大?

  陈休微微皱眉,这倒是有点麻烦了。

  那岂不是意味着,自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

  在他记忆的历史之中,佛门的第一次大衰落,是为大唐王朝的建立。

  毕竟,关陇李氏扛能够崛起,一则是有着自西凉王李暠起,共有计八代之气运护航,以至困龙升天!

  二则,是那李世民为传说中的真龙天子,也是紫薇帝星降,天命所归!

  三则是有道门高人护法!

  毕竟在传说之中,那位徐茂公曾于酒醉之中有仙人传授兵书,辅佐李唐王室。

  而那程咬金则于睡梦之间得以拜会道门真君,传天罡三十六斧,号为“混世魔王”!

  定国号为大唐之时,李世民更是尊太上道路李耳为始祖,尊为太上玄元皇帝,以感谢道门倾力相助。

  而后,他更是为了回报道门,效仿那大隋天子,于朝堂之上重定三教次序,以道门为第一,儒为其次,佛为最末。

  因此,陈休想过等待历史的车轮前行。

  但是后来,他察觉到了如今的世道,与记忆中的南辕北辙!

  当今世间,有着江湖至尊屹立天下,一人可挡百万雄师!

  天下争夺,不再是纯粹无比的兵伐统帅之争!

  道门的实力,又彻底被上佛门碾压!

  佛家有着足够的实力,协助大隋镇压一切!

  变数,便是出现於此!

  萬一凭佛门之神通,真的有得道高僧出世,護住了当今的大隋王朝!

  以至于李世民未能背负天命,大唐王朝无法崛起!

  那么,佛门到时,是否会让自己偿还所谓的恩情因果?

  毕竟,鲁子敬所当今大隋王朝的气运,即为佛家之无上气运!

  他也确实于修行之中感受到了几分,得到的秘宝舍利子,以及体内诞生的“大日如来无量神罡”便是证明!

  佛门讲究的因果循环,是为一报还一报。

  其中的恐怖诡谲,掌握着“因果之箭”的他,比任何人的感受都要清晰。

  若是那一天真的到来!

  佛门倘若让他成为忘却一切,遵循佛法,为佛门竭力至死的苦行僧,他该怎么办?

  或者说,强行剥夺他的大日如来无量神罡,以至于修为倒退,走火入魔沦为废人,那又该如何是好?

  这些,都是他所无法忍受的!

  他不愿意将自己的命运,拿捏于他人之手!

  哪怕,仅仅只是可能发生的!

  “看来,想要挣脱佛门,彻底终结这所谓的因果!唯有最后的道路,也是唯一的路:弑君!”

  陈休轻叹一声。

  那淡紫色的眸间,逐渐多了几分果决和凌冽。

  “陈休,在这赤壁神坛之间,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姬无情缓缓开口,显得颇为认真:“我总感觉,你話语之间,有着几分未尽之!”

  “无外乎,是看到了东吴的典藏,知晓了几分过去的真相。以及,对于未来的部分窥探罢了!”陈休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地开口。

  应龙神相,足以抗衡帝王的真龙之相。

  或许,这便是他的契机。

  至于弑君的打算,还是隐藏于心底吧。

  毕竟,人心难测!

  s..book528182593146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