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休眉心之中,暗金色的竖童半开半阖。

  深邃幽暗之中,一道萦绕着不甘之意的银色线条缓缓消散,化作漫天的星芒闪烁。

  天穹之上,有风云倒卷,低沉而悠久的吟咏之声悠然清净,古老而神秘。

  “那,那是什么?”谢安凝望着天宇,眼中唯有浓浓的震撼之色。

  偌大的江南府,此刻似乎被无尽的幽暗混沌所笼罩。

  明月暗澹,天际之上,似是有着一方古朴道人盘坐。

  道人手中,却是托着一盏无色孤灯。

  灯火如旭日,无尽光芒涌出,皆为黑白二色。

  光芒流转之间,瞬间遍照江南府地,无有遗漏。

  陈策轻轻抬手,似是能够触碰到那漫天闪烁,如星辰一般耀眼的银色线条。

  如银河倒挂一般,自天穹涌落于人间,浩浩荡荡,难见深处。

  “长卿公子,那是什么?”饶是伍云召,此刻也有着几分凝集和不解之色。

  如此恐怖的天地异象,堪比神兵出世,至尊降临。

  “古老年代的传说。即使是我,若非昔日天尊谈及,怕是如今都全然不知。”长卿公子凝视着天宇许久,缓缓开口。

  他的眸子有些凝重。

  不愧是祖龙陨落之后,最大变数的乱世。

  居然连这位道门无上真神,都显化于人间!

  “道门神话之中的天尊,是为苍天四御之一,”长卿公子缓缓开口,他的话语落在伍云召的耳畔似是雷霆:“南极长生大帝,又为玉清真王。在道门的秘典之中,是为三清化身。”

  “另外,道门之中也有传,九天应元雷声普华天尊,便是他所显化的。”

  伍云召的眼眸为之震撼,颤声道:“那岂不是意味着,如今的江南六郡之间,存在第三个足以抗衡真龙天子的存在?”

  要知道,为了获得“九天应元雷声普华天尊”之神相,道门可是以两件神兵作为代价。

  而如今,这江南府间,居然有如此神明显化!

  “不用找了,找不到的。”看着施展元神之力的伍云召,长卿公子澹漠开口,目光深邃:“此刻的天地,无论是风火水土,洪泽星象,还是元神血气,都无法施展了。”

  他的眸子微微一凝,“在我的灵魂深处,似是有个声音在告戒着我,让我全然无法动用任何力量去探查。似是,命运一般!”

  伍云召的脸色有着几分惊悚之意。

  这是他一次,见到长卿公子如此的慎重,甚至话语中,还有着几分罕见的不安。

  眸子凝视着那道神明,伍云召竭力想要看清,但心底却是告诉他:不要看。

  而后,他的目光自然无比地落在了远处的山水亭台之间。

  “这是什么力量?好像,是我自己主动选择放弃的.......”伍云召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

  如此强大,确实好似命运安排一般!

  道人端坐于虚空,俯瞰大地,手掌神灯,口中吟咏古老的歌谣。

  浩瀚如漫天群星,江海之水的银色线条,在陈休的眸间划过。

  一抹似是流星般的孤影划过。

  陈休的丹田之间,陡然有着一枚无比微弱的神灯浮现。

  “琉璃道元灯,掌握因果。”陈休心有感,不自觉般轻声呢喃。

  伴随着神灯凝结而形成,则是颇为晦涩难懂的《道一真经》浮现于他的记忆深处。

  吟咏之时,颇有古韵。

  但是,效果却如寻常经文一般。

  无论是血气,罡气,甚至是体魄,皆无所变化。

  唯有那神灯,以极其微弱的速度,增进了几分。

  “这卷经文,和我丹田之间的神灯有着莫名的联系。而神灯则是牵扯到神通‘负因果’,若是神灯闪亮如皓月,我是不是可以背负掌握更多的因果?”陈休的眸子为之一亮。

  那天穹道人坐观天下,恍若神明之景,彻底震撼到了他。

  “以后每日取出时间,吟咏经文......”陈休正寻思之间,门外有熟悉的声音响起:“陈兄,不请自来啊。恭喜踏入‘大地真位’!”

  谢安吗?

  居然上门拜会了。

  陈休眼眸一动,轻拍周身,走出了密室。

  脚步声响起,坐于大厅之间的谢安微微抬头。

  陈休的身影于眼眸之间浮现,依旧气息厚重,渊渟岳峙。

  但此刻,却是多了几分难以喻的玄奥之意。

  “恭喜陈兄啊。这么快便踏入‘大地真位’,足以堪称大隋立国至今的第一天才。”谢安轻笑着开口。

  “谢兄,咱们都是熟人了,不至于如此的官话。有什么事,还请开口吧,能够帮得上忙之处,休自然是会竭力而为。”陈休呵呵一笑,颇为直接地开口。

  无事不登三宝殿,他可不至于傻到,觉得这位谢家公子是单纯上门庆祝的。

  “果然,还是瞒不过陈兄。”谢安轻轻摆手,澹笑着开口:“不知陈兄可曾听说,当今陛下将入江南看琼花之事?”

  陈休托着下巴,一脸玩味地道:“有所耳闻。据说于远征高句丽前,便调动天下五十万农夫,挖掘由神都至如今江南的水航船道。怎么,谢家有接待陛下的打算?”

  “正是。”谢安轻轻点头,澹声道:“谢家、王家、陈家,以及那花月剑派和大江盟,都出钱出力,于江南之地铸就辉煌宫殿,以待当今当今陛下到来。”

  语之间,他的语调微变:“只是,朝堂里有大人告诉我们。江南之地近有叛贼肆虐,导致殿下此行一直被那帮老臣给拖延。”

  陈休摩挲着下巴,眼眸微挑:“所以,你是希望我以朝廷官员的身份,协助你们缉拿叛贼,还早日让陛下君临江南?”

  说着,他颇为不解地怪笑一声:“我就是不明白了。你们于江南作威作福,自立一方,号为‘世家’,多霸气多自由啊。为什么这么期盼陛下过来?”

  一直安静无比的陈策忽地开口:“陈休贤弟,如今天下大乱,民心不安。若是乱世爆发之时,陛下身处江南,以陛下的性格,会如何呢?”

  呵呵呵——

  陈休忽地笑出了声:“那必然是驻扎江南,以江南为新的朝廷神都。”

  他瞬间明白了谢安等人的意思,意味深长地道:“这天下还没有乱呢,几位就想着做那曹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啊?”

  s..book528182597257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