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渊?如今那位太原留守,替当今天子督造晋阳宫的那位?”

  三清殿之间,伍云召双手托着下巴,眼中有着几分追忆之色“我爹当年在世之时,我曾经见过他,确实颇有雄才。”

  长卿公子微微颔首,目光深邃无比“对,他受了道门祖庭的恩惠,负有亢金龙之神相。如今乱世将至,真武神宗的长老以归藏之易占卜天下,说他有着帝王龙命。’

  正此时,烟云涌动间,有着清气万卷。

  水波般的涟漪于云海之中荡开,佩着苍龙松纹面具的道人悠然于云海之间浮现,缥缈若仙。

  长卿公子微微拱手,话语之间有着几分担忧“敢问天尊,如今大隋边疆之事,如何了?

  伍云召的眼眸,也是有着几分凝重。

  虽然草原金帐王庭历来履犯边疆,但此番规模之浩大堪称恐怖。

  道门甚至调令天下,有着一十三位江湖至尊踏足边疆,足以让人感到此番之事的不寻常。“金帐王庭迁徙至大隋边疆三十里外,彻底安营扎寨。怕是以后,大隋的边境再也不得安宁了。”道者微微摇头,话语之间有着无尽的惆怅。

  怎么可能?

  长卿公子面色微微变幻“草原之上的那群家伙,是疯了吗?他们不怕我们的镇派神兵吗?怎么敢的?”

  “这一代的草原大汉感悟长生天,踏足神魔之境了。”道者颇为平淡的话语,瞬间于长卿公子和伍云召的心中引起滔天巨浪!

  当今天下,最为神秘的榜单,当属凌驾于风云、至尊之上的神魔榜。

  传说中,神魔榜单之上,共有正邪一十七人,皆是堪比传说仙人,足以比拟古老年代神仙妖魔的存在!

  如今,再添一人,是为当代北方草原金帐王庭的大汗!

  “若仅仅如此,道门尚且不惧。”道者的话语之中多了些许凝重之意,“更可怕的是,这一代的那位草原大汗于长生天的指引之下,拿到了苍穹斧!”

  苍穹斧?

  “赤帝子亲,天下最为强悍的十大古老神兵之一。传说之中,是为昔日禹皇开封九州之物。”道者缓缓开口,“草原大汉手握苍穹斧时,能够以一敌二,力敌两位人间神魔。”

  大隋乱世,佛道之争,还有草原金帐王庭的虎视眈眈。

  长卿公子轻叹一声,他似乎已然看到烽火遍地,尸横遍野的大隋疆土。

  “对了,有二件事还需要告诉你们。”道者轻抚长须,轻声开口“第一件事,便是天下已然有着三位龙命之人现世。”

  三位?

  伍云召微微皱眉“老爷子,除却我道门的宇文成都,以及那位太原太守李渊外。第三者,是为何人?”

  “天罡星,陈休。”道者淡淡开口,话语中有着几分悠然“只是,如今尚未觉醒。”怎么可能?

  伍云召的眸子瞬间瞪得老大,有些惊愕地道“可是,没有任何征兆和异象啊。”“天尊,这是怎么回事?”长卿公子微微皱眉。

  所谓的龙命,即是真龙天子之命,那是足以登临帝王宝座的。

  生而为之!

  又非是武道天赋,何来觉醒之说?

  “这件事,我还没有告诉过你们。”道者淡笑着开口“宇文家的那个小子,觉醒‘九天应元雷声普华天尊’之神相,而后才有三载龙命加身。”

  “而陈休的天罡传承,源自昔日霸王。哪怕是道门深处,也以为是获得的是霸王之力。但只有老夫知道,如今的他,甚至都没能获得真正的力量!他真正的传承,也是九天应元雷声普华天尊!”

  雷尊?

  长卿公子深吸一口气,喃喃道“我记得他说过,第三仪式,还差两枚金锣。我还以为,他是获得完整的传承,只差最后一步了。”

  “等等!”

  伍云召微微抬手,有些不可思议地开口道“老爷子,你的意思是。如今的陈休,尚未获得天罡星的传承?”

  长卿公子的眸子为之一凝,眼中也是有着惊撼之意浮现。

  有昔日剑圣那般绝代风华的陈休,居然是靠着自己走到了如今的地步?

  “天尊。”

  忽地有着清脆的声音响起,雍容华贵的少女于云雾之间悄然浮现。

  “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那位皇叔举荐過陳休。如果没有出错的话,他现在应诞是正四品的朝廷大员,有資格去往隋皇宝库了。”

  道者微微点头,笑着开口“清河,麻烦你了。”

  “不麻烦的。我虽然是皇室弟子,但与当今陛下毫无瓜葛。更何况,我爹爹也是当初夺嫡之时,死于他之手。若是上柱国老王爷保我一手,怕是早就魂归故土了。”

  少女淡漠开口,话语微寒。

  道者叹息一声,缓缓道“五日之后,当今天子会摆驾太原,看一看他的晋阳宫。以当今天子的性格,怕是会于晋阳宫开启隋皇宝库,之后便是乘龙舟,下江南。”

  “陈休去往晋阳宫,是我的私心。一则,是希望于乱世到来前,他的修为能够更上一层楼;二则,是希望他能够向宇文家那小子讨教神相之法,挖掘其中力量,也好算是咱们额后手。

  伍云召感慨道“老爷子还真的是远虑啊,居然都开始留后手了。”“至于第二件事,則是天魁星印闪烁。”道者的话语很是严肃。

  天魁星!

  无论是长卿公子,还是伍云召,此刻都多了几分凝重之意。

  这是天罡三十六星之首,至少也得是有着封王之命,才有资格担任。“而且,据星象所,位于太原境内!”

  江南仁义庄,最终由朝廷派人收拾。

  虽然几乎会客的江湖之人皆是横死,但却是无人敢。

  一则,是真的于摩云居士的芥子环中,发现了他私联不归楼之书信,更是入了魔道宗门;二则,杀人者是为江南府三大世家的公子哥,而非是陈休动的手。

  寥寥无几的喧哗,瞬间安静了。

  在江南,谁敢惹三大世家?

  “陈休贤弟,要不要随我回一趟陈家?毕竟,咱们也算是同宗同源了。”陈策颇为期待地开口。

  s..book528182599580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