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金色的竖眸于天际俯瞰,恍若神魔!

  “我,找到你了!”低沉无比的话语于黑衣老者的耳畔响起,如惊雷轰鸣,天塌地蹦!

  老者仓皇回首,瞬间满面煞白,浑身发颤。

  小院之间,禁制依旧运转,阵法完好如此,镇压地阶宝兵依旧灵光闪烁。

  这怎么可能?

  纵然是江湖至尊,也无法于道门地煞乾坤阵,佛门大无畏金刚印守护之中,窥探到自己的真实信息。更何况,镇压阵法之眼的,还是罕见的地阶宝兵啊!

  “不知前辈是......”老者惊慌之间抬首,那道眸子缓缓散去,天穹依旧风轻云淡,一切恍然如梦。

  老者有些呆滞地凝重着天穹时,淡漠的声音响起:“林老,你怎么了?”

  一席青衫的李建成于竹林之间走出,脚下生金莲。周身佛光闪烁之际,有着黄龙萦绕,天王虚影闪烁。

  圣洁纯净之中,有着几分帝王霸道之姿,不怒而威。

  “公子,您可曾听到什么声音?”老者颤抖着开口,沙哑的话语之间,有着几分惊恐之意。

  李建成眼眸微凝,沉声道:“林老,你这是什么了?我于竹林之间参悟佛法,未曾听闻外界动向。”

  老者瞬间变得惊慌无比,嘴唇在剧烈颤抖。

  那是怎么样的实力,才能够做到,于如此强悍阵法之间,传音入耳的?

  “对了,你且先行离开江南吧。今夜,待到观礼之后,我会再找时间单独返回家族的。”李建成轻声开口,手中的红色请帖于指尖晃动,眼中有着几分深意。

  老者的眸子微凝,那是南陈王氏的请帖,是为邀请自家公子参加所谓的“腾龙之宴”!

  他有些忌惮而紧张地开口:“公子,这江南陈家,可以相信吗?”

  公子虽然名声响亮,但毕竟是陇南李氏的分支。

  而今,大老爷又在太原任职,似乎和这江南的陈氏,没什么关系吧?

  他作为公子的近从,怎么能放心?

  “今夜,是为今年的最后一晚。南陈王氏于此时宴请江南英雄,摆下腾龙之宴。意在腾龙飞天,也有辞旧迎新之日。怕是今夜,便是陈策踏入逍遥天境之时。”李建成淡笑着开口。

  陈三公子,即将踏入逍遥天境?

  老者的眼眸为之颤动。

  乱世将至,如今风云榜上的天才,又接二连三的突破,跨入逍遥天境。

  “排名第一的顾家妖女,早就踏入了逍遥天境。除却即将突破的我和陈策,近乎圆满的谢安,厚积薄发的姬无情,清河郡主,皆是半年之内,便有可能踏入逍遥天境的存在。这还不算佛道两门的嫡系,世家宗门的亲传。”

  李建成凝视着天空,缓缓握拳:“如今的乱世,古之未有。”

  “既然公子有打算,那老朽这就收拾一下,准备离开。还望公子小心......”老者缓缓开口。

  那鬼神般的眼眸,彻底吓到了他。

  甚至恨不得现在,便彻底离开江南呢。

  他话语被尖锐无比的鹤鸣之声打断。

  他抬头望着天穹之上。

  此刻,有着黑金之色的光芒绽放。

  隐约之间,有着几分龟蛇之神威,足以震动大半个江南。

  “道门的玄武镇魂纸,堪比灵宝的玄武镇魂纸!这是唯有真武神宗核心长老,或者结交道门的江湖至尊,才有资格发布的传信令纸。”李建成的面色陡然变幻。

  到底是什么事,居然有人动用了如此珍贵的信纸?

  “偌大的江南府间,曾经到往过此地的真武神宗长老几乎没有。于江南府出现过的江湖至尊,也只有四位啊。”谢安眺望着天际,眼中略有几分思索之意。

  千秋英雄会的那两位,和道门的关系颇为一般。

  长卿公子,倒是和道门关系密切,但似乎没有如此联系的理由。

  至于伍云召,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是皇朝中人,似乎与道门毫无任何关系。

  “等等,我好像忘了一位啊。”谢安的脸色陡然为之变幻。

  神武阁阁主,朱青锋。

  他的女子,曾经于江南府间,引动至尊宝器,但却是被陈休一刀斩碎。

  心有所感之下,又是自己女儿出事,他很有可能以分身到往江南。

  “若真的是那位神武阁阁主的话,那势必于他的女儿有关了啊。”谢安摩挲着下巴。

  破败院落之间。

  陈休手中的毛笔轻轻提起,将自己于因果秘法之间看到的一切,皆是写下。

  黑衣老者,话语似是沙哑,约莫有着七十左右的年纪,银发满面,眼角有刀疤,是爲蛊師。

  写完之际,他輕轻咬破指尖,按在了信纸之上。

  鲜红泛起,鹤鸣之声响起。

  黑纸化为漆黑的灵鹤,双翼颤抖间,如流星一般划过天际。

  “接下来的事,就让朱青锋前辈去处理吧。毕竟,那老家伙在我的感知中,实力并不弱。或许,应是逍遥天境的高手。这种事,我还是莫要冒险的好。”

  陈休悠然开口,回身之际,眸子却是微微一凝。

  那慕流星的尸骸处,此刻有着一枚金光闪烁,仿佛黄金铸就的古老帝印,上有五龙交扭。

  天龙玉玺。

  居然真的,被慕流星随身携带!

  那枚黄金帝印,四面刻有山川河流,以及人间百态。

  虽然很是小巧玲珑,但却是给人一种如山岳的厚重之感。

  陈休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它,眼中有着几分玩味之色。

  当朝那位皇子费尽心机,甚至不惜親自到往江南,取出秘宝聘请自己两人。

  而今,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陈休轻轻拿住,眼中有着信息浮现:

  贡品:天龙玉玺(三重封印)

  评定:六品(中)

  点评:以人皇剑之废弃剑鞘为主料,辅之以上百件宝兵,融入五道纯血蛟龙之魂魄,倾尽三千炼气士,熔炼十天十夜而成。内有真龙之气,足以强天子命格,聚人道气运,统龙虎气运,是为皇道秘宝。但有三重封印,需龙虎气运、龙之神相、天子之命,方可彻底解封。

  恩赐:五方老之灵(中)

  是否炼化?

  陈休微微皱眉。

  三重封印之下,居然只能达到六品的中位。

  若是现在炼化的话,实在有些太不划算了。

  这玩意儿,需要好好做笔买卖才是。

  正此时,门外有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

  陈休颇为慎重地将天龙玉玺封入那青铜古鼎之间,手指掠过乾坤袋。

  章原气喘吁吁的身影,于门外浮现,手中是为鲜红的请帖。

  “大人,陈三公子邀请您今夜去往陈氏,赴腾龙之宴。”

  s..book528182607167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