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

  陈休眼眸微凝。

  青州四大家族之一的顾家吗?

  看来,这白云观的名声,还真不是盖的。

  居然连青州府的豪门,都有到访。

  “走吧,我带你去见宁长老。到时,若是勾搭上了那位顾家的美人儿,可千万不要忘了师兄啊。”李师兄笑的有些肆无忌惮。

  白云观内,倒是略有几分清幽之意。

  古木成林,芳草如茵。

  古老的青铜大鼎屹立于中央,香火鼎盛,烟云缭绕!

  远远抬头,可见沿山的青石台阶。

  纵然相隔颇远,但依旧能够窥见其中的富丽堂皇!

  走过时,陈休可以清晰听到两侧道殿内道人的诵经声。

  以及,功德箱前,那香客们的嬉笑声。

  “张师弟,以后咱们可得多亲近亲近啊。”

  李师兄笑着开口,引着陈休穿过山间的巷道,走过道场,来到了深处。

  金碧辉煌的亭台楼阁,彼此相连,错落有致。

  “怎么样,师弟?偌大的临川府间,也只有我们白云观,才有如富丽之姿。”

  李师兄有些得意地开口。

  陈休微微抬首,眼前的道殿确实富丽无比。

  高约三层,殿前为麒麟匍匐。

  殿堂之上,有龙纹云刻!

  “师兄,如此奢靡不谈。这通天龙纹,咱们白云观这般使用,真的没有问题吗?据我所知,青州应该也只有先皇封的那位镇南王,才有资格吧??”

  陈休沉声开口。

  偌大的青州,也只有镇南王才能铭龙纹,身披蟒袍。

  这白云观这般放肆,不要命了吗?

  “师弟多虑。”

  李师兄颇为不屑地哼了一声:“镇南王老迈不堪,不过是冢中枯骨罢了。我们白云观地位超然,有先皇的三道口谕在,他知道,也奈何不了我们!”

  “更何况,白家那位大都督,可是当今皇上刻意调来,为的便是镇压那位王爷!他自身,估计都难保了。”

  陈休微微摇头。

  没救了。

  那悬镜司,以前素来不问临川府间之事。

  如今,却是蠢蠢欲动,磨刀霍霍向临川,剑指白云观!

  姬无情如此灵敏之人,此行此举的背后,若是没有大人物的支持,陈休只会觉得他疯了。

  仔细想来,偌大的青州,敢无视先皇口谕的。

  也只有那位镇南王了。

  更重要的是,陈休心中一直有个不解:

  他那位大哥“银发狮王”谷云藏,自回归青州府后,为何便再无音讯了?

  新的江湖至尊诞生,这般隆重的消息,逍遥阁也没任何的动静。

  一切,似乎都被刻意隐藏了起来。

  让他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

  这也是他选择答应姬无情的隐性原因!

  道殿之内,陈休也见到了自己那位名义上的“老师”。

  一身道袍,澹黄之色,佩有九珠!

  倒是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意。

  气质略有几分飘逸,掌心有澹澹的符箓凝结。

  应该是炼气士。

  白云观在名义上,还是属于正统的道门。

  尊的是三清,修的是道法,炼气士较多而武者较少!

  “九珠啊,这是嫌命太大啊。”

  陈休心中冷笑一声。

  大隋朝廷,佩戴有十二珠者唯有当今天子。

  东宫的太子、一品的君侯、分封的王爷,才有资格佩戴九珠。

  “晚辈张枫,见过老师!”

  陈休微微俯身。

  宁财微微捋着胡须,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懂规矩的弟子,这才是好的弟子。

  “张枫,你可知我为何收你为弟子?”

  宁财澹声开口,居高临下。

  恍忽之间,陈休觉得耳畔之音如那洪钟大吕,响彻脑海。

  幻术,还是传音入耳?

  想吓我?

  陈休心中冷笑一声,但面容之上却是显得越发恭敬,故作有些惶恐地开口:

  “回老师的话,弟子不知!还望老师得以阐明。”

  宁财显得颇为满意地颔首。

  他缓缓道:“老夫知道,你出身于商人之家,见惯了富贵风流,会讨女儿家的欢心,因此刻意收你为弟子。那梅花园中,如今有香客到访,是青州城中的女施主。”

  说着,露出几分似笑非笑的深意:“若是能够伺候好人家,老夫不介意收你为亲传。”

  “弟子定当竭力而为。”

  俯首的陈休,故作认真而激动地开口。

  实则,他的嘴角却是止不住地微微上挑。

  这个职位,倒是不错。

  有时间,可以自由行动了!

  等等。

  陈休忽得咧嘴一笑,一抹杀意于眼中转瞬即逝:

  “若是姬无情的真正目的,是希望彻底摧毁这白云观的话!那让这位顾家的小姐,惨死于道院之间,会不会更好?”

  堂堂青州四大家族之一的顾家,家族小姐惨死于白云观。

  这可是关乎家族名声之事!

  他们必然会出手!

  到时,悬镜司也有理由入局了。

  “嗯。”

  似乎对于陈休的态度很满意,宁财露出一丝笑容。

  这样听话的狗,才对嘛。

  不过,这小子倒是生的一副好皮囊,若是能够勾搭顾家的小姐,怕是会更好。

  这时,门外有敲门声响起:

  “弟子王林,参见李师兄。”

  略微卑微的身影小心站在门前,仓皇抬头之间。

  看到端坐于中央的宁财,陡然下跪道:“弟子不知长老在此,还请恕罪。”

  嗯?

  陈休微微挑眉!

  我记得,王生口中的“哥哥”,似乎就叫这个吧?

  “李师侄,这是怎么回事?”

  略微低沉的声音于空气中响起,宁财的嘴唇微微颤抖,却是不闻声响。

  “是这样的,今日祭炼之时,我察觉到一点问题。这个弟子,或许看到了什么,所以想着招来问问。”李师兄颇为平静地开口。

  全然不在意未曾开耳窍的“张枫”。

  祭炼?

  难道是有宝贝?

  足以被白云观道士称为宝贝之物,会不会是“武神典”需要的贡品?

  陈休的眸子瞬间一亮。

  “让他送我这位弟子,回房间休息。老夫找你,还有事呢!”

  宁财澹澹开口,目光颇为凝重:“是关于这次的玄门大会!”

  “难道有情况?”

  李师兄脸色一变。

  “据说,是有弟子看到了悬镜司的人!”宁财的脸上有着阴翳浮现,冷声开口。

  “王林师弟,是吧?这位张枫师弟,也是新入门的弟子,你且带他回休息室吧。我和长老,有要是商谈。”

  李师兄沉声开口。

  陈休微微拱手,退出了道殿。

  “师兄,你找李师兄,是有什么事吗?我怎么感觉,你的脚,在打颤呢?”

  陈休忽得开口。

  他注意到,王林全程,似乎都不敢直视那位李师兄!

  王林微微一愣。

  血腥的画面顿时涌上心头。

  他有些沙哑的嗓音响起:“师弟,你知道‘黄巾力士’吗?”

  s..book528182610060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