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

  白云观门前,客尽欢人群散,留道士于门边。

  李师兄微微松了口气。

  幸运的是,今日未曾出事。

  不然的话,他怕是少不了一顿苛责!

  毕竟,那玩意儿可是失踪了!

  忽地,有淡淡胭脂香传来。

  “顾小姐,您是准备离开了?不多留几日吗?”李师兄微微躬身,态度放的颇低。

  顾却是颇有媚意地抿嘴一笑,眉宇间是风情万种,一时间让李师兄有些口干舌燥。

  “我家小姐啊,心情不是特别好。李公子,先走了啊。”

  她浅浅一笑,回首挥了挥手。

  李师兄嘿嘿一笑,有些心驰神往,心中暗自道“顾小姐,莫不是看上了我了?”

  一想到那绝美的容颜,他的心中就有些燥热。

  这可比青楼里的姑娘,还有城里那帮小媳妇带劲多了。

  “姐姐,那家伙让我们陪他逛完这白云观,到底想做什么啊?”

  顾家小姐忍不住开口问道。

  回忆刚才的那一幕,她还是有着几分不解。

  就在下午,那位“张枫”张公子,要求自己以“瞻仰道门神像”为名,逛完所有的道殿。

  而他,则跟随于身后。

  顾眼中有着几分莫名之色,笑着道“小姐,你曾注意到,刚才那位‘张枫’张公子,于各处大殿之间,都做了什么吗?”

  顾家小姐微微摇头,轻声道“我只看到,他似乎将什么东西,纳入了大殿阴暗之处。”

  “那是未曾安装箭矢的弓弩!!”

  顾红唇微动,俏脸之上几分深意浮现“以乾坤袋为载具,于白云观的道殿深处,存放弓弩!”

  乾坤袋?

  顾家小姐的眼眸一凝,有着惊异地道“他居然连这种东西都有?可是,藏弓弩有什么用?要是火药,还可以引燃的……”

  她忽然想起!

  大隋朝廷,是禁止私藏甲胄,以及弓弩的!

  私藏者,视若叛贼!

  “可是,白云观有先皇的口谕啊。只要是朝廷的官员,皆不许搜查白云观!即使拥有此物,但悬镜司的人也进不去啊。除非……”

  顾家小姐眼眸一亮!

  除非,白云观的道士,主动拿出来!!

  那“张枫”,似乎还留在那白云观中吧?

  他难道是悬镜司的人?

  正此时,地面有所颤动!

  顾家小姐微微回首。

  远处,是近乎上百位黑衣鳞甲,手缠铜镜,戴着黑铁面具的掌镜使!

  “这么多掌镜使,居然一起出动……”

  顾家小姐有些惊讶地捂住嘴巴。

  这般阵仗,她还是第一次见!

  悬镜司,居然真的要动白云观了!

  可是,他们凭什么啊?

  只要先皇的三道口谕还在,那白云观就立于不败之地。

  更何况,白云观里还有那颇为强悍的“黄巾力士”!

  “小姐,你仔细看。”

  顾的脸色,罕见多了几分认真之意。

  顾家小姐缓缓探出小脑袋,目光瞬间凝滞!

  滚轮转动,厚重的弩车缓缓推动!

  闪烁着寒芒的巨大弩箭,由四面八方,对准了那悬镜司!

  那是朝廷的重器——神威弩!

  阵势摆开,俊朗的身影缓缓走出,气度不凡!

  “那是,银镜掌镜使?”

  顾家小姐有些震撼。

  居然会有这么年轻的银镜掌镜使?

  “‘风云榜’第十五位,‘破空剑’姬无情。”顾悄然开口,眼中有着几分玩味之色。

  “原来是他!”

  顾家小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位可是青州府无数大家闺秀眼中的如意郎君,甚至连自家爹爹都经常提到他。

  白云观外。

  那守门的护院道士瞬间慌了神,连忙通报!

  “长老,大事不妙!”

  “悬镜司,大军压境!”

  临川府这么多年,衙役都不怎么上门。

  如今,悬镜司大军压境,他们何曾见过这般阵仗!

  一瞬间,都慌了神!

  “什么?悬镜司包围了白云观?”

  宁财豁然起身,眼中有着几分惊愕。

  他们是不要命了吗?

  居然敢顶着先皇的三道口谕动手?

  身材高大,脸上布满刀疤的老者则显得颇为平静“悬镜司之前拿了咱们的弟子,我就料到会有今日!不过,我们有先皇口谕庇护,不怕!我倒要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宁财微微点头,看着李师兄沉声道“李师侄,你且去练功房看看。三长老,以及观主皆是闭关多日,至今未出。尤其是观主,前日还与那姬无情一战,受伤颇重!”

  “明白。”

  李师兄点了点头,径直朝着练功房走去。

  在去往后山的岔路口,李师兄有些胆寒地微微驻足,而后还是选择去往练功房。

  昨日,有弟子检查后山时,发现了一桩诡事!

  最新炼制的黄巾力士,居然失踪了!!

  这个消息,可是瞬间吓坏了好多人。

  “文师弟,冤有头,债有主。可不是我把你变成那样的,你要是有恨,去找三位长老,可别找我。”

  念叨着,李师兄缓缓敲响了练功室的门。

  响声回荡,但内里却像是无人一般。

  这,怎么回事?

  李师兄轻轻推开了门,念叨了一句“打扰了。”

  映入眼帘的,是对照而坐,目光紧闭的观主,以及三长老。

  此刻,似乎像是在闭死关一般,又像是睡着一般。

  “三长老……”

  李师兄轻轻一碰间。

  三长老的身体,悄然倒下。

  他这才看到。

  这,居然只是一具皮囊!

  内里,已然空洞无比!!

  “三长老是这样,那观主!!”

  李师兄仓皇着碰了下观主。

  也是如薄纸一般,缓缓倒下。

  依旧是內里中空,像是被野兽吃光一般。

  “嘀嗒——”

  水滴声响起。

  李师兄颤抖着侧过脑袋。

  一张长满绒毛,双目之间鲜血不断的金色大脸对上他,缓缓裂开了嘴!

  凄厉而瞬息的惨叫声,转瞬即逝!

  白云观外。

  “姬无情,你这是什么意思?”

  宁财道人俯视着那浩浩荡荡的掌镜使,脸色很难看“你的眼里还有没有先皇!”

  姬无情咧嘴一笑,目光森然“我自然是敬重先皇。只是,你白云观胆大包天,已犯三罪!我若是坐而旁观,愧对朝廷!!!”

  ps还欠27更啦,我会努力还的!

  s..book528182612850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