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仇人?

  姬无情的眼眸微微眯起,多了几分若有所思之意。

  陈五依旧平静如水,脸上挂着那淡淡的笑容。

  但姬无情依旧能够感受到,那笑容之后,近乎疯狂,难以遏制的无量杀意!

  似是源自心底,源自灵魂深处,永远无法忘却!

  “垂钓之人?”

  姬无情淡淡开口,手中的清茶一饮而尽。

  茶香虽然平淡,但却是深处的滋味却是浓郁无比。

  正如这江南府的局势,看似平静温和,但却是暗潮汹涌。

  街头巷尾之间,多了多少负刀挂剑的江湖客,又有多少漠北、南疆,甚至是北方金帐的汉子。

  偌大的江南府间,多了几分肃杀凌冽之意。

  姬无情轻摇着茶盏,淡笑着道:“话说,关于你们的仇人,你和陈休知道些什么?”

  “秋。”

  陈五淡漠开口,眼眸之间有着淡淡寒意浮现。

  “千秋英雄会的秋家啊?那可是天下五帮之一。”

  姬无情眼眸微凝,话语之间多了几分忌惮之意。

  陈五目光平静,淡淡道:“我难以测定他们的天机方位,应该是有大神通、大修为者屏蔽了天机。”

  “如此豪门之公子,有护道者相随,那也正常。”姬无情的眼中多了几分深邃之意,缓缓道:“我想,你最好的机会,应该是那赤壁神坛吧?”

  “毕竟那里,是能够躲避大神通者窥探的。”

  陈五轻轻摇手,淡笑着道:“我不会心急的。我辈术师,讲究谋定而后动。没有准确的把握之前,我不会随意动手的。至于陈休。”

  他的脸上有着几分玩味之色浮现:“那家伙虽然心中恨意无穷,但论起心机和手段,连我都要小心几分,他可不是什么愣头青。”

  姬无情微微点头。

  这时,他只觉得略有几分喧嚣,抬首时才发现。

  酒楼之间,此刻近乎满员。

  左右相顾,皆是挂着刀剑的江湖之人在高谈阔论。

  那位长跑宽袖的说书先生,说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引得满堂喝彩。

  “待小老儿饮尽此杯再来。诸位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小老儿也是感激不尽。下一话,咱们聊的是那神汉末年分三国,赤壁神坛通古今。”

  说书的老者微微躬身行礼,退于后方。

  “这赤壁神坛,你有几分了解?”

  姬无情扫了眼那饮茶讨彩的说书人,看着陈五问道。

  “神汉末年,天子无道,人心流离。有太贤良师举黄巾起义,祸乱天下。而后朝廷覆灭,天下三分,龙虎气运一分为三。”

  “而这赤壁神坛,便是由昔年的赤壁大战而来。北魏王朝的霸主,屯兵八十万下江南。于赤壁之间,兵败溃散,惨败于诸葛卧龙,以及周郎之手,奠定了三分天下之局势。”

  陈五的话语之间,也有着几分倾慕之意。

  儒家者,修身、治国、平天下。

  斡旋天下之大势,那是何等精彩。

  “那一战之间,多少世家宗门陨落,又有多少势力因此而崛起。武道高手,炼气术士,甚至是邪道妖人,都不知陨落了多少。”

  “甚至连那位号称‘凤雏先生’的世外奇人,也因为铁索连环横江之势,破了北魏霸主的气运,以及杀戮过重,因果业力加身,最后于落凤坡归天。”

  陈五的话语间,有着几分感慨之意。

  “那这么说,那赤壁神坛究竟是什么?昔日的幻境,还是江湖上所谓的秘境?亦或者,是佛门由三千世界之说,引申而出的他之世界。”

  姬无情摩挲着下巴,眼中有着几分不解之意。

  陈五微微摇头:“我们儒家的话,称之为‘幻光灵境’。最初,是天地之息交汇,龙虎气运交错,记录曾经化作的真实幻境。于苍茫大势之中,如此幻境经过时光的雕琢,龙虎气运的孕育,渐渐真实,化作了所谓的秘境。”

  “至于所谓的他之世界,那便是最古老的秘境逐渐演化之后,最终诞生的世界。”

  砰——

  沉重的惊堂木之声忽地回荡于酒楼之间。

  “今天,咱们来说说这赤壁神坛。”

  长袍宽袖的老者高声开口时,偌大的酒楼也为之静谧了许多。

  “这赤壁神坛,是那赤壁大战之后所遗留的。传说啊,这里面是漫天的火光,遍地的尸骸。江流之上,是横着无尽铁索的百丈楼船。远方,则是足以呼风唤雨的东风台,以及有着烈火古琴的琴台。”

  “这场大战之中,多有豪杰宗门参与期间。只要运气不差,哪怕是寻常的东吴大铁戟,这么多年的天地之息和龙虎气运的孕育中,那都是一件不错的宝贝。”

  老者的话语落下,酒楼瞬间为之沸腾。

  随便一件寻常的铁戟,都是宝贝?

  “哼,这倒也没错。”

  姬无情饶有兴趣地开口:“幻光灵境之间,哪有凡俗之物?不过嘛,除非正式化为他之世界的幻光灵境。寻常的,那可是都是只有一次进入的机会。”

  “古剑门,不知诸位可曾知晓?”

  老者有些高亢地开口:“虽然因为背叛了朝廷,而被陈休大人所覆灭。但是,他们的镇宗之宝,却正是赤壁大战间被损坏的一件兵刃,坠落于江河之中,后落于古剑门之手。”

  “被损害的宝物,都能铸就一方宗门!诸位,若是能够拿到更为精妙的宝物,那是子孙后代,都享福的啊。”

  感受着那逐渐热烈的气氛,姬无情微微摇头。

  无知。

  如此秘境之间,多少势力会参与其中。

  若是没点本事,进去便是送死。

  .....

  悬镜司之中。

  陈休略显安静地独坐于大堂之中,安静听着属下的汇报,淡漠问道:“还少谁家的税收?”

  “回大人的话,还是罗家的。”

  章何正开口之间,略显驼背的老者被引入这大堂之间。

  “司主,这位是罗家交付税收之人。”

  老者有些沉默寡,很是尊崇地双手递上那厚实的木箱。

  依稀可见,其中那堆得满满的金元宝。

  “罗家之前,多有怠慢。还望大人多多包涵我罗家.......”

  老者的声音略显嘶哑,缓缓走近陈休之时。

  蓦然抬头,露出一张近乎狰狞的脸庞,甚至难称人形!

  “陈休,你给我去死!”

  近乎悲怨的怒吼之声响起,章何只觉得元神震荡,甚至都站不住脚跟!

  老者的身形彻底裂开,遍地的鲜血碎块中。

  一道瑰丽无比的龙影直冲陈休!

  s..book528182612850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十方乱世,人间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