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良被汽车撞飞了!

  现场惨不忍睹。

  那辆汽车的车主也被吓傻了。

  这辆全自动驾驶汽车是他花了上百万刚买的新车,号称可以全程自动驾驶,会自动躲避车辆和行人。司机也是疏忽大意了,刚才在打电话,让汽车自动驾驶。

  却没想到汽车遇到人时,并没有自动躲避,而是撞了上去。

  孙天良就稀里糊涂被撞死了。

  “我的妈呀……。”

  饭店经理等人亲眼见到孙天良像是撞了邪一样冲到了路面,被车撞死,他们都被吓得大叫起来。尤其是饭店经理,吓得两腿哆嗦。

  他本来就胆小,这几天睡觉总是被鬼压床,像是撞见了不干净的东西。

  眼前的场面让他坚信有不干净的东西就在眼前,手机直接掉在地上,大叫一声,拼命跑了起来。

  陈阳和陈婉婉走出饭店,他的右手搭在陈婉婉的眼前,“别看!”

  “哥,我有点怕!”陈婉婉声音发抖。

  “有我在,一切都不用担心!”陈阳走到陈婉婉的身前,“我背你!”

  陈婉婉两手搭在陈阳的肩膀上,趴在陈阳的身上。

  陈阳轻松把陈婉婉背了起来。

  “长大了。”陈阳轻笑道。

  陈婉婉很自然地搂了陈阳的脖子,把脸贴在陈阳的肩膀上,漆黑的眼眸微闭。

  陈阳站在街边,目光落在孙天良的尸体上。

  这一切都是孙天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孙天良屡次三番苦苦相逼,陈阳是不会痛下杀手。孙天良这种人留着,也只是祸害。不知道收敛,更不懂得饶过别人,也是饶过自己。

  忽然,陈阳感觉到一抹不寻常的气息。

  那气息让陈阳感觉到了危险。

  那危险的感觉就像是被一只凶狠的野兽盯上,随时都可能从暗处扑向他。

  陈阳猛然转身,只是看见了几名慌张的普通人,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不寻常的气息也消失了,就好像从未出现过。

  “哥哥,怎么了?”陈婉婉趴在陈阳的肩膀上,陈阳猛然一转身,把陈婉婉给吓了一大跳,她那张清纯的俏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没事。”陈阳的手托了托陈婉婉的身子,“走了,我们回家。”

  陈婉婉的脸贴在陈阳的后背,轻声说道,“哥哥,你真的搬去那边住了?”

  “暂时搬过去。”

  “哥,我已经能赚钱了,不用因为钱而娶唐雪韵。”陈婉婉说道。

  “我真不是为了钱!”陈阳笑道,“你哥我现在今非昔比了,想赚钱很容易,你要是缺钱就和我说,对了,唐雪韵给了我十万,让我给你买礼物,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和你一起。”陈婉婉两手搂着更紧了,生怕一松手,陈阳就会从她的身边消失。

  “好像我们会分开一样,我们可是兄妹,当然会在一起。”陈阳笑道。

  陈阳背着陈婉婉越走越远!

  一名三十多岁的男人从一辆车后面走了出来。

  他的目光紧跟着陈阳的背影!

  “陈阳……!”

  男人嘴里念着陈阳的名字。

  他拿了手机出来,翻找到了高云鹏的手机号码,“云鹏,好久没见了,我要到中海市,麻烦你帮我点忙……。”

  梅苑二楼的客厅!

  唐雪韵身着浅色的瑜伽服,两腿成180度完全劈开,正在做瑜伽!

  这是她的习惯。

  每天早上,唐雪韵都要进行晨练。

  陈阳刚好经过客厅,就瞧见双腿劈叉、身体前倾几乎贴到瑜伽毯的唐雪韵。

  这个姿势也太撩人了!

  就算陈阳并不喜欢唐雪韵,但身为正常男人的陈阳看见唐雪韵这个动作,还是感觉心里激动了一下。

  唐雪韵见到陈阳后,收起了动作,将毛巾拿了起来,擦了擦身上的汗,“好看吗?”

  “从男人的角度说,很好看!”陈阳一本正经地说道,“但从医学的角度来评价,你刚才的姿势很容易损伤脊髓,并不太好。”

  “少在我的面前一本正经了。”唐雪韵手里面拿着毛巾,走到陈阳面前,“我去洗澡,等下和我一起去见爷爷时,一定要表现得像是新婚夫妻!”

  “新婚夫妻?你确定?”陈阳故意将“新婚夫妻”这四个字加重了语气,提醒唐雪韵注意。

  “当然确定!”唐雪韵说道,“我们才登记结婚,不是新婚夫妻是什么?我不管你在外面如何,但在家里面,你和我必须表现得像是夫妻!”

  唐雪韵拿着毛巾要去房间,刚走了两步,又突然停下来,“我还要提醒你一句,你就算喜欢你的学姐,但在我的家人和亲戚面前,都不能表现出来……这点很重要。”

  “这就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吗?”陈阳笑着说道,“这不就是男人的梦想嘛!”

  唐雪韵没搭理陈阳,等她洗完澡、穿好衣服来到餐厅时,唐耀祖正在喝汤。

  “爷爷,早!”

  唐雪韵打了招呼,挨着唐耀祖坐下来。

  “雪韵,昨天睡得如何?”唐耀祖问道。

  “很好!”唐雪韵回道。

  “那就好!”唐耀祖拿着汤勺喝了一口汤,“陈阳这汤真是神奇,喝了后,感觉浑身都有了力气,你嫁对了人。”

  唐雪韵暗自高兴爷爷没起疑心,拿了汤勺,笑着说道,“爷爷,听你这样说,我也想尝尝这汤到底如何神奇了?”

  “这汤是陈阳专门为我熬的,陈阳也单独为你熬了!”

  唐雪韵听说陈阳也单独为她熬汤,这心里面竟然莫名的一暖,这些年来,除了爷爷外,唐家没有人真正关心她的,更别说有谁会为她亲自熬汤了。

  唐雪韵外表坚强,但其实内心很脆弱,很容易被感动!

  只因为陈阳要为她熬汤,唐雪韵就有点感动了。

  “老婆,你来得真是时候,我刚好给你熬好了汤!”陈阳亲自把一碗冒着热气的汤端到了唐雪瑶的面前,“这汤叫六合安胎汤,出自《药王千金方》,能让人怀多胞胎。我们虽然是年轻人,但房事还是需要掌握个度,而且想要多胞胎和床事次数没关系,你不能太着急了……。”

  唐雪韵刚才的感动,随着陈阳这一番话烟消云散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