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总裁的无敌仙医 第186章 给了我最大的勇气

小说:美女总裁的无敌仙医 作者:爱吃恐龙的绵羊 更新时间:2022-05-23 15:0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玉霜的情绪一瞬间失控了!

  她怎么都没想到老实窝囊的姜泸敢提出来离婚。

  姜泸是江家的上门女婿。

  “姜泸,你就是我们家低贱的上门女婿,竟然敢和我离婚!”江玉霜情绪激动,大声骂道,“如果没有我们江家,你的父亲能当上院长,你能当上教授?你的一切都是我们江家给你的,谁给你的胆子和我离婚!”

  江玉霜发疯了!

  唐雪韵和陈阳等人都没有想到江玉霜会因为姜泸提出来离婚,瞬间破防。

  从另一方面,江玉霜从来就没有正眼看过姜泸,一直都认为姜泸只是一个窝囊的上门女婿,她高高在上,没有尊重过姜泸。

  当姜泸这个窝囊的上门女婿提出离婚时,江玉霜感觉她的自尊心受到了挑战!

  一时间,江玉霜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完全不顾及形象破口大骂起来。

  姜泸显然已经想到江玉霜会是这个反应!

  他就站在原地,眼睛看着江玉霜。

  “我要和你离婚!”姜泸说道!

  啪!

  江玉霜突然抬起手,狠狠给了姜泸一个耳光子。

  “你再说一句看看。”

  江玉霜的眼珠瞪了起来,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要和你离婚!”姜泸又一次重复道。

  啪!

  江玉霜又是一耳光扇过去。

  姜泸的脸上留着巴掌印,嘴角也有了血,但姜泸却没有退缩,他就站在江玉霜的面前,眼睛直视着江玉霜,重复道,“我要和你离婚!”

  啪!

  江玉霜再次扇了过去。

  陈阳看不下去,就要过去阻止时,却不想白婉清一把拽住了陈阳的手,她冲着陈阳摇了摇头!这是姜泸必须做的事情,姜泸要堂堂正正地站着!

  他要让江玉霜知道他的决心!

  没有人能帮姜泸!

  陈阳终究没有出手,只是看着江玉霜扇着姜泸的耳光!

  姜泸始终都没有退缩,就算被江玉霜扇了七八个耳光后,他还是站着。

  周围的人此刻竟然拍起巴掌。

  也不知道是因为姜泸被打没有还手,还是因为姜泸敢于反抗!

  叫好声不断!

  江玉霜终于停下手,看着被她打出血的姜泸,江玉霜狠狠一跺脚,气急败坏地转身就走!

  “滚了……!”

  “快滚,真以为有个b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真丢江家人的脸,像个泼妇……。”

  人群里面,说什么的都有。

  江玉霜没有停下脚步,急促地离开了大厅!

  此刻,白婉清上前,拿了湿巾,给姜泸擦了擦嘴角的鲜血。

  “姜教授,我现在送你去医院!”白婉清说道。

  “不用了。”姜泸摆了摆手,“我自己会去医院,白小姐,都是我害你被打了,我向你道歉!”

  “没关系。”白婉清说道,“我们是朋友,我问心无愧!”

  “我还是要向你道歉。”姜泸说道。

  姜泸又转向了陈阳,“陈阳,我其实很感谢你给了我勇气!”

  “我给了你勇气?”陈阳一怔。

  他和姜泸没说过几句话,更没有唆使姜泸离婚!

  姜泸竟然说陈阳给了他勇气。

  “是的!”姜泸的眼睛看了看陈阳,又望了望陈阳身边站着的唐雪韵,笑道,“我看见你作为唐家的上门女婿,能得到唐雪韵的尊重,而且还和唐雪韵的夫妻感情特别好,才知道我们上门女婿并不应该一味退让,退让并不会得到对方的尊重,谢谢你让我明白这个道理,给了我离婚的勇气。”

  陈阳不知道应该如何和姜泸解释,他和唐雪韵并不是像姜泸想象的那样的关系。

  事实上,他和唐雪韵是假结婚!

  但现在说这些都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姜泸已经做出了决定。

  姜泸转身要走时,忽然又停了下来,像是想起什么事情,转过身来,望向唐雪韵,“唐雪韵,你在公司里面做事小心一点,别被抓到把柄,江家其实对你很不满。”

  “谢谢提醒。”唐雪韵说道。

  姜泸终于走了。

  看着姜泸孤单离开的背影,陈阳忽然对白婉清说道,“姜泸这人其实挺不错的,你要是真喜欢的话,就勇敢去追!”

  “我只是仰慕他,但并不爱他。”白婉清把陈阳的衣服脱了下来,还给陈阳,“你不会懂的!”

  “那你爱谁?”陈阳突然问道。

  唐雪韵的脚突然踹了陈阳小腿一下,转移话题道,“婉清,你不是说有画展吗?我特别想去,别耽误时间,快走吧!”

  陈阳当时就明白了,他没有再问。

  画展是在一家新开的画廊里面举行!

  画展的人不多。

  这种画展都是小众,大多数人喜欢的是漫画、摄影等等,陈阳就是那大多数人。

  陈阳对于这画廊里面大多数画都不喜欢。

  在一幅看起来像是手指沾满涂料,闭着眼睛在画板上胡乱画的画前,唐雪韵和白婉清正在品头论足!

  “这是抽象画大师杰贝的守望者,没想到画廊里面还有这幅名画……!”唐雪韵说道,“让人感觉到画中透露的沧桑岁月……!”

  唐雪韵这一番评价把陈阳给逗乐了!

  “唐雪韵,我是真想忍住,但实在忍不住了,你刚才说什么?这里面透露着沧桑岁月……你真确定这是一幅画?我怎么感觉就是你说的杰贝蒙着眼睛,随便乱画!”

  “没品位!”唐雪韵听到陈阳这句话,狠狠瞪了陈阳一眼,“麻烦你能不能有点品位!”

  “我说错了吗?这就是乱画的,什么抽象派大师,就是让人捉摸不透其画了什么东西!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是抽象派大师。我在睡觉的时候,手指总喜欢乱抓。那我回头在画板上睡觉,手指沾满涂料,第二天,你就会看见一幅抽象派大师陈阳的大作……!”

  扑哧!

  白婉清没忍住,也笑了起来。

  唐雪韵气得直瞪陈阳,她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陈阳。

  就在此刻,一名身着西装的男人走到了这幅画前!

  “杰贝的画里面包含着人生哲理,每一笔都不是乱画,而是代表着人生的意义,这幅画所蕴含着人生的道理,我们不应该只是一味向前……!”

  唐雪韵一看见面前的男人,忍不住惊喜道,“小叔,怎么是你。”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