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四章 绝处逢生(中)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03 20:5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听了“御猫”的命令,战智湛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听错了。他暗自嘀咕道:“眼目前儿是敌人在进攻呀,按在石家庄装甲兵学院集训时学的,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己方应该固守待援才对呀!……”

  幸好,战智湛根本就没有时间和机会,虎了吧唧的对“御猫”提出质疑。可是,“御猫”的命令好像是给敌人下的,十几枚手榴弹像乌鸦一样向侦察兵们飞了过来。此时,战智湛好像格外地冷静,施展出“无影神仙腿”绝技,将敌人扔过来的手榴弹在空中就踢飞了两颗。可是另一颗落在他的前面大约四五米远的地方,“嗤、嗤”冒着白烟。眼看来不及处理了,战智湛只能故伎重演,伸手抓住梅笑然的军装,双腿一用力,向身后的山坡下蹿了出去。

  但是,这次战智湛可是失算了。他没注意到自己身后七八米远的地方就是悬崖,下面是波涛汹涌,水流湍急的黑水河。

  “‘骆驼’……”好像是“黄鼬”的喊声,而其他战友的喊声战智湛就听不清楚了。就在战智湛一头栽下悬崖的一刹那,他伸手抓住了悬崖边一株小得可怜的小树,但是小树哪能承受得了两个人的体重和巨大的冲击力,“咔嚓”一声悲鸣随着战智湛和梅笑然一起向悬崖下面摔去。战智湛意识到自己要归西了,求生本能使他左胳膊一用力,把梅笑然重新搂在了怀里,腰腹一用力,变成了脚下头上。

  在梅笑然的长声惨呼声中,两人“扑通”一声掉进了黑水河中,随后就被急流所吞没。还好,河水够深,否则战智湛和梅笑然不死也得重伤。掉进河里后,战智湛和梅笑然一个劲地往河底沉,同时也感受到了激流飞速地把他们冲往下游。战智湛拼命地划动双腿和空下来的一只胳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战智湛的肺部就要憋炸了的时候,“哗啦”一声,他和梅笑然浮出了水面。幸好,这里的水流虽然很急,但是浪却不大。战智湛观察了一下四周,离岸边不到二十米。战智湛把梅笑然的头部举得离水面高高的,奋力向岸边游去。也不知道河水把两人冲出了多远,战智湛终于拖着梅笑然游到了岸边。战智湛抹了一把脸上的河水,举目四顾,景色倒是挺美的,可是他的耳中除了奔腾的河水的咆哮,一声枪声也听不见。

  “乖乖隆嘚咚,猪油炒大葱!……自己命挺大,这就死里逃生了!战斗结束了吗?敌人消灭了没有?战友们有没有伤亡?哎呦……女兵咋样了?……”当战智湛低头再一看怀中的梅笑然时,她可惨了。只见梅笑然的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刮了好几个大口子的军装湿漉漉地紧紧裹在她的娇躯上。战智湛吞了一口口水,不断的用“圣人之道”来警醒自己。可是梅笑然的一双鞋一只也没剩,左脚的袜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她的军裤左裤腿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撕掉,象牙雕就一般耀人眼目的大腿上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撞的好几处乌青。

  战智湛又是一阵头晕目眩,心中暗自嘀咕道:“他娘的!……此情此景要说不动心,除非是太监,就算是柳下惠来了那也是瞪着眼扯犊子!君子不履邪经,不欺暗室。自己虽然是独自一个人,别人根本不会知道自己在做啥,但‘三尸神’却看得一清二楚。……”

  见梅笑然始终紧闭双目,战智湛刚要把耳朵贴在她的胸上,听一听是否有心跳,他“啪”的一声打了自己一记耳光,口中“嘚啵嘚啵”的骂道:“不中!不中!……男女授受不亲!……君子慎其独,不仅是指行为方面,而且也指人的思想方面。精神转化为物质,思想指导着行动,人的大脑思维活动指挥人的行为。所谓‘慎其独’,说来还是人的思想修养问题。思想素质高的人,行一致,表里如一。而有的人为什么一念之差做出了不该做的事情,失去人格,造成终身悔恨?还是这句古训说得好,‘李下不整冠,瓜田不纳履’,这叫避嫌,不给别人以口实。就算你本无此意,但是你的行动可能使人不得不产生怀疑,只有你自己心里才清楚。一个人往往最难战胜的是自己,时常要克制自己的不良思想,检点自己的行为,不断加强自身道德修养。这就是古人所谓的日常‘三省吾身’,诚如是哉!过去,人们说要进行灵魂深处的革命,狠批私字一闪念,正是此意。私心过重的人,行为上往往会出现偏差。……”

  可是,梅笑然不知死活,那又是不能不救的!战智湛脑海中理性和兽性不断你来我往的拼斗着。战智湛咬了咬牙,伸出两根手指,摸向梅笑然的颈动脉,边摸嘴里边还嘟囔着:“奶奶的!……好闺女,活祖宗!你可千万千万别喯儿咕了呀,你要是喯儿咕了,你可省心了,俺可就白忙活了,这一辈子都说不清楚了!嘿嘿……”

  幸好,梅笑然颈动脉强劲的脉动从自己的手指上传来,战智湛的心这才呱嗒一下放下了。他又将手指放到梅笑然的鼻孔上,却感觉不到女兵的呼吸。他的心又悬了起来,嘴中不由自主的又嘟囔起来:“闺女呀,俺这就救你!可是要救你就得毛了三光的碰着你,俺可不是臭不要脸那伙儿的想占你的便宜。你要是喯儿咕了,到了阎王爷那旮沓,告俺啥都中,就是别告俺想那啥你。说句心里话,你这么俊,俺真想那啥你,可是君子‘慎其独’……”

  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能控制住自己的行为,要分为两种情况。其一,对于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来说,也就是古人所谓的君子“慎其独”。无论是何时何地,都能光明磊落,坦坦荡荡,时常警示自己,谨慎行,智圆行方不越矩。他的本质是极其善良的,也就是孟子所谓的“性本善”。其二,如果是出于某种心理的压力,怕事情暴露,或者是认为怕受到什么惩罚的话,不敢去做那些昧良心的事。不管是由于什么原因,总之只要能谨慎处事,行不越矩,这是了不起的。战智湛的嘴里边嘟囔着把梅笑然平放到了草丛中,准备进行人工呼吸急救。

  可是当战智湛把梅笑然盖在脸上的头发捋向脑后,见到她娇美的面容时,尤其是虽然缺乏血色,但仍不失娇艳的香唇,他又犹豫了。女兵毕竟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呀,而且女兵的美美到令人不敢亵渎。战智湛愣了愣,又嘟囔道:“唉……眼目前儿顾不了这么多了,不然你真会喯儿咕的。俺这心里边总画魂儿,总觉得你命大,能救活!……”

  战智湛手忙脚乱的清除了梅笑然口鼻中的泥沙污物后,将梅笑然的腹部横放着担在自己屈起的大腿上,让她的头部下垂。开始有节奏的按压梅笑然的背部。战智湛按压了十几下后,梅笑然的口鼻中缓缓流出了浑浊的河水,这是梅笑然肺部和胃里的积水排了出来。

  战智湛松了口气,他又把梅笑然仰面放到大石头上,人工呼吸当然要按压被抢救者的胸部。当他的手一按上去,又慌忙拿回了手。战智湛闭着眼睛晃了晃头,竭力使自己清醒一些,最终嘟囔道:“闺女,俺眼目前儿只能把你当成猪肉绊子了!……”

  战智湛开始对梅笑然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奇迹出现了,梅笑然终于恢复了呼吸,幽幽的醒了过来,睁开美丽的大眼睛,用微弱的声音说:“大……哥……哥,谢……谢……你!……”

  战智湛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女兵可是连称呼都从开始的“兵哥哥”变成“大哥哥”了。

  “谢啥呀!准确的说,咱俩一块儿堆儿死里逃生,都拣了一条命!阿弥陀佛!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你先休息一下,咱们马上回部队。……”战智湛微笑着安慰梅笑然。

  战智湛很快就拧干刮了好几个口子的迷彩服,倒出特种作战靴里的水,又检查了一下装备。还好,除了钢盔被自己在江中扔了,敌人的没了,可五四式和匕首还在,遇到情况还可以抵挡一阵。只是自己的额头划了一个二寸多长的口子,右肩膀被弹片削掉了一块肉。战智湛又嘟囔了一句:“嘿嘿……这帮瘪犊子也没啥了不起!只是动了自己一点皮毛!……”

  “来,咱们走吧!……”说着,战智湛搀着梅笑然的一条胳膊,想把她架起来。

  “哎呦!……”梅笑然忽然一声惨呼。原来她的一双玉足一只赤裸,另一只仅有一只袜子。梅笑然细皮嫩肉的脚丫子踩在满是碎石头的地上,怎么能不硌脚呢。

  “那……这么着吧,这旮沓不能久留,俺背你走!……”战智湛说着,矮了矮身子。

  “这个……这个就不用了,我还是自己走吧!……”梅笑然忽然羞涩起来。

  “不行!俺总瞅着这旮沓危险,保不准敌人啥前儿来,咱得麻溜儿利索儿的离开,找到部队再说!……”战智湛不由分说,拉着梅笑然把她强行背起。还好,女兵不算太重,不会超过一百斤。

  战智湛吞了口口水,边颠了一下,把梅笑然往上窜了一窜,嘴里边又叹了口气,自自语的嘀咕道:“唉……人生呀,就是不断犯贱和再犯贱的过程。……”

  “嗨……你鬼鬼祟祟说什么呢?……”梅笑然没再推脱,乖乖的伏在了战智湛的背上。她似乎没听清楚战智湛后边的话说的是什么,所以,忍不住问道。

  s..book629782744418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