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十五章 生死与共(上)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03 20:5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越南“老大”被掌上明珠萨姆-5遭摧毁的噩耗惊醒了美梦。他暴跳如雷,把军队“大咖”喊了来,不分青红皂白,骂了一个狗血喷头,并严令彻查。

  这位“大咖”是“老大”的铁杆儿粉丝,资格极老,素以狂妄自大著称,曾经嚣张的要杀到中国境内。惨被打脸的“大咖”正面吃了亏,就恼羞成怒的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这下子又把咱解放军惹怒了,于是乎,全军换班上阵,在边境地区没死拉活的又搓磨了越军十年,直到把越军整汆稀了才罢手。萨姆-5的确先进,要是远远的部署,咱们还真没什么办法,人家要保卫首都嘛。可是,“大咖”非常狂妄的坚持部署在边境地区,就差进入咱们远程大炮的射程了,直接威胁咱们国家的战略腹地。这就叫“癞蛤蟆掉脚面,不咬人恶心人。”

  挨了一闷棍不算,还被“老大”臭骂了一顿,这位“大咖”大感自尊心受挫,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他把军队各个单位的主要负责人都招到了一起,先是学着“老大”的样子把众人骂了一个狗血淋头,直到感觉心中舒服多了,这才让众人总结经验教训。

  一阵乱呛呛之后,越军情报总局局长武德胜上将又献出了一条毒计,也就是情报总局高参“三姓家奴”朴英植想出来的“猎狐行动”。大意就是暗杀“利剑”分队分队长“笑面虎”秦沂岭,再出动“影子部队”,聚歼群龙无首的“利剑”分队和监听站。

  越军陆军总司令阮友林上将不仅对武德胜的“猎狐行动”颇不以为然,还动了怜才之念。在开完“挨骂”会返回的车上,阮友林对陆军副总参谋长黎英贤中将说道:“你还别说,让他们这些人这么一折腾,我还真喜欢起这个‘九尾妖狐’秦沂岭来了!我说老伙计,你能不能把这个‘九尾妖狐’挖过来,他在那边不就是副团职嘛,过来之后,我给他大校军衔……”

  黎英贤十分诧异,伸手摸了摸阮友林的额头。阮友林打掉黎英贤中将的手,笑道:“我没烧的胡说八道,是真的!我只是听说过这个‘九尾妖狐’给咱们当过顾问,不过据说你和他可是很熟呀。只要‘九尾妖狐’过来,愿意带兵的话,我就给他一个师带,准错不了!他要是还嫌官小,我就让他接你的班,当我的少将副参谋长。……”

  黎英贤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总司令求贤若渴的心情我是理解的,我们毕竟都老了,是应该给国家储备点人才了。将来无论是发展经济还是战争都是人才的竞争呀。‘九尾妖狐’当年确实就在我的直接领导之下当顾问,曾经带着十七个人把‘影子部队’残部从南方接了回来。那一次他可是立了大功的,武元甲大将曾经亲自授予他‘共和国英雄’勋章。这个人我当然非常喜欢了!可惜,我第一只负责特种作战,关于策反对手的事情你应该去找情报总局才对。第二,‘九尾妖狐’真的过来了,当师长也好,当副参谋长也罢,你说了是不算数的。第三,唉……现在却要暗杀这个臭小子,真是世事难料。还不知道‘九尾妖狐’这个臭小子能不能逃过这一劫呢。唉……这一仗打完了再说吧!……”

  安全返回祖国之后,“利剑”分队和“飞鹰军”的侦察兵们依依惜别,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大有“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的感觉。可是,分别的时刻还是到来了,三辆崭新的东风140卡车徐徐驶来。接着,“利剑”分队的全体侦察兵列着整齐的队伍,“北极熊”髙擎着迎风飘扬的军旗,既隆重又肃穆的恭送“飞鹰军”两位烈士的遗体在战友们的护卫下,登上卡车,前往南宁吴圩机场搭乘专机归建。总部南宁工作站埋在越军防空旅的“钉子”“迦楼罗”李德勇圆满完成了任务,也搭乘卡车回南宁工作站复命。

  按照贺智民的命令,“利剑”分队的全体侦察兵将前往“前指”所在的县城休整一天。侦察兵赶到县城后,稍事休息后,中午在“前指”招待所用餐,下午可以逛逛街,晚上“前指”首长们给侦察兵们接风洗尘。

  一路上,侦察兵们显得很兴奋。互相侃起了大山。侃着侃着,不知是谁开的头,竟然侃起了这次“火腿大餐”行动。“东北虎”忽然想起了战斗中没能攻入越军旅部的遗憾,对“黑狐狸”说道:“我说‘黑狐狸’,你是咋整的,还提前暴露了!这点儿活儿让你干的这个埋汰呀。你说你暴露就暴露呗,咋还在电台里胡咧咧呢?……”

  “黑狐狸”苦笑着摆了摆手,对“东北虎”连连拱手,说道:“对不住!对不住!我们组连累各位战友们了!不过,我在电台里那可不是胡咧咧!同志们还记不记得,就在分队长喊完了三老四少,让咱们汇报情况的时候,同志们正汇报着呢,电台里突然多了一个声音,也一个劲儿的喊三老四少,说他们被包围了,让咱们迅速向他们靠拢。大家伙儿都知道这是越南猴子,谁都没工夫理他。……”

  “御猫”点了点头,说道:“可不是嘛!越南猴子这帮黄嘴丫子还没褪的小舅子,跟咱们蒙瞎糊胡、打赖搅,真当咱们囊包呀!要说这事儿还是老山那边的兄弟遇到的呢。有些越南猴子仗着能听懂咱们中国话,用的电台和咱们的是一个型号,就混到咱们的通讯网络里来窃取情报。咱们那些个兄弟也尖着呢,他们互相之间都约定了代号,这些代号只有他们之间互相知道。有一次,那些个兄弟正通着话呢,有位兄弟对一个声音产生了怀疑,就问你是‘龟儿子’吗?那个声音还真就是越南猴子,这个一肚子青菜屎的不知道‘龟儿子’是骂人的话,居然还连声答应‘我就是龟儿子!’……”

  在战友们的笑声中,“黑狐狸”晃了晃脑袋说道:“我可没有好脾气听他们扯蛋我忽然想起了‘骆驼’常说的骂人东北话‘瘪犊子’,于是乎,我就趁着分队长还没命令咱们换频道,问他‘你是瘪犊子吗?……’这个二杆子还真就回答‘我就是瘪犊子!……’我索性再逗逗这帮瘪犊子,忍着笑说道‘我是三老四少!……瘪犊子你放心,我们四个连正在向你靠拢,咱们给越南猴子来个反包围。你老实儿的在那儿等着呀!’……”

  侦察兵们又是一阵开怀的大笑。“御猫”十分感慨的说道:“我们组这次楞头八脑的被困,多亏了同志们的解救!要不是‘骆驼’也不知打哪儿弄一个铁王八,毁了那帮小舅子的高炮阵地,我们和‘飞鹰军’的十二个兄弟恐怕就都‘光荣’了!……”

  “谢谢大哥夸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战智湛竟然称“御猫”为“大哥”了。他对“御猫”拱了拱手,嬉皮笑脸的说道:“大哥还夸俺呢,就在俺跳进坦克前的一瞬间,借着照明弹的光,俺忽然发现一群越军向俺这个方向冲来。娘的,想耽误老子支援战友呀,没门儿!俺赶紧喊过来几个‘飞鹰军’的兄弟,坦克炮和两挺同轴机枪也不能浪费了呀!俺又告诉‘大灰狼’和‘黄鼬’随着‘飞鹰军’的王成栋王副连长,还有其他兄弟赶紧徒步去支持二组。接着,俺就把坦克发动起来。嘿嘿……俺可舍不得用坦克炮,那得用到支援二组前儿。两挺同轴机枪打得越军死伤狼藉。有一个‘飞鹰军’的兄弟更狠,操起防空机枪横扫过去,打得越军嗷嗷惨叫着散开趴在地上,狂呼乱叫着使用各种火器向坦克还击,子弹像刮风一样不停的打在坦克的装甲上,叮叮当当响成一片。这坦克正面装甲可有200mm厚,轻武器打在上面,那还不就像弹脑瓜崩儿一样嘛!……”

  侦察兵们听到这里,纷纷鼓起掌来。掌声刚落,“御猫”就叹了口气说道:“嗯呐……这帮小舅子的战斗力还真不能小觑!一个二线部队的高射炮兵居然能想到把高射炮当平射炮使唤,压得老子在阵地上抬不起头来。还牺牲了两位‘飞鹰军’的兄弟,包括‘德国黑背’在内,五位兄弟不同程度的受伤,我当时都绝望了!……”

  “黑狐狸”撇了撇嘴,说道:“所以,你就在电台里拼命的喊‘不得救火!……’你个王八蛋,真的以为我们会扔下你们这十二口子呀?死活都得救回来!……”

  “东北虎”叹了口气说道:“唉……‘御猫’这都是为了让我们从容撤出战斗,愣是把越南猴子的兵力吸引过去了!他妈的,你个死猫!你显然是在意气用事,你要是回不来了,老……老子哪儿还有脸活着回来,指定和围着你的越南猴子拼个同归于尽了!……”

  “御猫”伸手握了握“东北虎”的手,也叹了口气说道:“嗯呐……咱们这些个出生入死的兄弟想的都一样呀!在最危急的时候,和我一个组‘飞鹰军’的陈副连长,拖着条被石头蹦伤的腿爬过来找我,说‘咱们弹药不多了,我统计了一下,每人还不到二十发。另外,没负伤的连你一起算上,只有五个。弟兄们商量了一下,决定让你们五个没负伤的先突围,我们每人抽出十发子弹给你们,反正我们也走不了啦,给你们打掩护……’我立马急眼了,骂他‘你放屁!你们商量了有屁用?老子是副营职,现在这里老子说了算!怎么着,你斜着眼睛瞪我干啥?告诉你,这个战斗小组老子是负责人,轮得上你们商量?……’那个陈副连长被我劈头盖脸骂了一顿,一点账也不买,一脸恶相地回骂我‘老子知道你是负责人,没人跟你他妈的争权。你不就是个副营职吗?又不是副司令,口气怎么这么大?你不是本事大吗?好!你们五个没负伤的就背着我们五个负伤的,还有两位烈士的遗体突围吧,老子还不打了,就在你们的背上看西洋景儿。……’ 我冷笑着说道‘嘿嘿……老子没那个本事背着你们突围,可老子有本事陪着你们留下来,咱们小组十二个人,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s..book629782744420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