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十七章 山雨欲来(上)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03 20:5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丁司令和胡政委商量之后,决定给侦察兵们接风洗尘的“庆功宴”按计划举行。

  当战智湛和“大灰狼”、“黄鼬”垂头丧气的返回“前指”时,给侦察兵们接风洗尘的“庆功宴”已经开始半天了。返回“前指”的一路上,战智湛的心中始终纠结着那个一身苗族装束黑衣人的身份。如果那个袭击“笑面虎”的桂橙真的是他扔的,那么就说明这个人极有可能是我们的人,那个袭击“笑面虎”的桂橙就是他在报警!那么这个人在潜逃过程中为什么始终不即不离的,甚至多次有意暴露行踪?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打算把自己引到他和另外两个狙击手会合的地点。至于能否抓到另外两个狙击手,那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可惜,自己只看到了一个狙击手,还让他跑了。另一个狙击手连影子都没见到。

  战智湛和“大灰狼”、“黄鼬”一出现在小餐厅门前,侦察兵们立刻报以热烈的掌声。战友们是宽容的,尽管战智湛的四组空手而回。可是,是战智湛第一个发现了敌情,第一个不顾自身安危把被狙击对象,“笑面虎”扑倒在地,这才使得越军的暗杀阴谋没有得逞。这一点,战友们由衷地感佩,发自内心的为战智湛喝彩。

  “笑面虎”今天的酒没少喝,他的脸红的就像能滴出血来,已经有七八分酒意了。本来嘛,“笑面虎”今天是名副其实的主角。是他,率领侦察兵们深入敌后,以极小的代价摧毁了越军部署在边境附近,极大的威胁我国航空飞行器安全的萨姆-5,出色地完成了“火腿大餐”作战计划,也是贺智民“上屋抽梯”,或是“过河拆桥”整个作战计划的第一阶段。这一仗,不仅打得越军的头儿肝儿颤,解除了对我国航空飞行器安全的威胁。也迫使怒火中烧的越南“老大”丧失了理智,逼着自己的精锐部队“影子部队”来望郎山送死。这就叫“将帅无能,累死三军。”也是贺智民“上屋抽梯”,或是“过河拆桥”作战计划的第二阶段。

  今天,“前指”的首长来的很多,胡政委张罗了开场酒之后,大家就纷纷向“笑面虎”敬酒。无论是恭喜他立下显赫战功的恭喜酒,还是自责自己工作做得不细,让“笑面虎”受惊的道歉酒,“笑面虎”每一杯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笑面虎”也可能真的喝多了,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举起酒杯,尽量使自己的声音能够连贯的说道:“各位首长,我借首长们今天的这杯酒敬我的战友,战智湛同志!没有战智湛同志,我今天就是躺在各位首长们面前的一具尸体,找马克思报道去了!……”

  战智湛向各位首长敬过礼之后,又向“笑面虎”敬了一个礼。可是,“笑面虎”手中的酒杯他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他本想说:“俺不敢掠人之美,贪天之功为己有!……”

  但是,战智湛马上又意识到:“自己这么说,确实是君子所为。但是,就必须得说清楚那个一身苗族装束神秘黑衣人的事情,就暴露了自己在隐蔽战线的战友。这件事,自己只能向姜站长汇报,其他的人一律三缄其口。包括自己的表哥,‘前指’副司令贺智民!……”

  众人见战智湛尴尬,无不大笑。丁司令也大笑道:“小战,我命令你接过你们队长手中的酒,一口干掉!你们北方人不是常说‘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嘛。哈哈……我就不信你和你们队长的感情不深!‘闷’掉这杯酒后,坐到我身边来!……”

  说罢,丁司令一摆手,一个战士搬过来一把椅子,放在丁司令和“笑面虎”中间。

  “是!……”军令难违!战智湛答应一声,双手接过“笑面虎”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战智湛在众人的大笑声中,乖乖坐到了丁司令和“笑面虎”中间。丁司令拍着战智湛的肩头,那就是透着一个异乎寻常的亲热。丁司令对胡政委笑道:“我说老胡,这个小战可是老司令常常挂在嘴边儿他的那个老连长的独生儿子!……”

  “啊?原来你是战老英雄战大鹏的独生儿子!将门虎子呀!小战,你过来!陪胡叔叔喝一杯酒!……”胡政委说完,举起酒杯。

  “是!……”战智湛急忙站起,向胡政委敬了个礼后,说道:“谢谢首长!这么着吧,这酒您随意喝。为了表达对首长的敬重,俺连干三杯!……”

  说罢,战智湛自斟自饮,就像几辈子没喝过酒一样,“吱儿”、“吱儿”、“吱儿”!让人瞠目结舌的真的连干了三杯。侦察兵们曾经见过杜老司令当着众人的面,郑重的向丁司令介绍过战智湛,也听战智湛说过他的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是胶东八路军被称为“胶东十八飞骑”武工队的队长,可现在是小山村的农民。看起来,丁司令和胡政委对战智湛的父亲战大鹏战老英雄那是久仰了。丁司令和胡政委对战智湛的父亲如此尊敬,让侦察兵们无不动容。侦察兵们纷纷猜测,战智湛的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极有可能是一位著名的战斗英雄了。

  贺智民对自己这位舅舅的英雄事迹虽有耳闻,但知之甚少。看起来,只能等机会重返故里,亲耳聆听那些老英雄、老前辈们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浴血疆场的英雄事迹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侦察兵们大都有了几分酒意,也渐渐放下了拘束,似乎是和首长们没有了什么距离,更亲近了。战智湛虽然紧挨着“笑面虎”而坐,也有了三分酒意,可是他这次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嘱自己,千万别贪酒,忘了总部南宁工作站姜站长交给自己的任务。本来嘛,让自己的保护对象在大街上被越军狙击手狙击,这事儿传出去简直磕碜死了!

  忽然,战智湛眼睛的余光发现进来一个女兵,径直走到自己和“笑面虎”之间,推了推“笑面虎”的肩头之后,笑吟吟的说道:“哎呦……首长,真的是您呀!……”

  “笑面虎”转过身来,笑眯眯地望着女兵,有些惭愧,又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仍然笑容满面的说道:“我说这位同志,你……你认识我?……”

  “哎呦……首长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太让我伤自尊心了!……”女兵“咯咯”娇笑着。

  “哦?真不好意思,我今儿个的酒喝的有点多!……”“笑面虎”被女兵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这里是“前指”,有很多女兵都不是一般的人,这酒喝多了真耽误事。

  就在这时,女兵去拿酒瓶的右手玉葱般的无名指上,一枚硕大的蓝宝石白金钻戒映入了战智湛的眼帘,引起了他强烈的兴趣。战智湛心中暗想道:“乖乖隆嘚咚,猪油炒大葱!这戒指这么大,买一个得多少钱呀?这个女兵的家里指定贼啦有钱,咋的也是个万元户!不对!乖乖隆嘚咚,猪油炒大葱!自己这后脖颈子咋好目秧儿的发凉,老觉得有点啥事儿不对呢?他娘的!这蓝宝石白金钻戒好像在哪儿见过,可是咋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呢?……”

  女兵在“笑面虎”的酒杯中斟满酒,见战智湛注意她,转过脸来冲战智湛嫣然一笑。战智湛此时见到这“脉脉眼中波,盈盈花盛处”的绝世容颜,尤见鬼魅,吓得慌忙扭过脸来。

  那女兵又“咯咯”娇笑道:“呵呵……首长你真想不起来了?你们授旗仪式那天,我和十四个女兵给你献过花呀。我今天只是借花献佛敬首长一杯酒,等哪天……”

  “不对劲儿!不对劲儿!他娘的,这事儿绝对不对劲儿!……”当战智湛听到这女兵说授旗仪式那天,这个女兵曾经给“笑面虎”献过花,马上就意识到这个女兵是在撒谎。这个女兵长得这么漂亮,如果是献花的十五个女兵之一,战智湛一定会过目不忘,把这个女兵牢牢的记在心里。可是,战智湛可以肯定,自己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个女兵!

  女兵笑吟吟地说着,伸手去端“笑面虎”面前的酒杯。就在这一刹那,战智湛眼睛的余光瞥见女兵右手的无名指似有意,又像是无意的略过“笑面虎”的酒杯,那枚蓝宝石白金钻戒在酒中飞快的浸了一下。战智湛猛然想起,自己的确没见过这枚硕大的蓝宝石白金钻戒,而是在哈尔滨的培训班上,教官在给包括他在内的学员们讲克格勃常用的工具时,投影屏幕上见过这枚硕大的蓝宝石白金钻戒照片。这枚硕大的蓝宝石白金钻戒中空,可以装毒死几十人用量的剧毒毒药,用力按住两边,钻戒上可以跳起一枚沾满要人命毒药的钢针。

  “笑面虎”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这个女兵,听她说在授旗仪式上曾经给自己献过花,脑子中又极力去回忆授旗仪式那天十五个女兵的长相。见女兵双手捧起酒杯来,不好意思让女兵尴尬,急忙站起身来。“笑面虎”伸手正想去接酒杯,突然从旁边伸出一只大手,一把攥住了女兵的皓腕。“笑面虎”抬头一看,原来是笑嘻嘻的战智湛。

  “这位首长不善饮酒!呵呵……俺来和你喝一杯。这杯酒是你的,俺喝俺这杯……”战智湛说着,另一只手轻轻的从女兵手中拿过酒杯,送到女兵的面前。

  “哎呦……你这个人好讨厌,都把人家抓疼了!……”女兵娇滴滴的声音嗲嗲的,让人听起来销魂蚀骨。她揉了揉皓腕,对战智湛笑道:“好吧,我就和你喝一杯!……”

  女兵边柔媚的说着,边抬起右手,似乎是去接酒杯。也可能是动作大了一点,纤纤玉手竟然触向战智湛的腹部。战智湛的手可是比他的脑子快多了,这都是他自幼习武养成的习惯。战智湛的左手画了一个小半圆,一招“杨氏太极拳”的“揽雀尾”,捉住了女兵的右手皓腕。接着,无名指一动,已将女兵手指上的蓝宝石白金钻戒取了下来。没想到,战智湛当年开玩笑般跟小飞学的偷窃别人戒指的这一手绝学,竟然今天派上了用场。

  s..book629782744421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