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十九章 上屋抽梯(中)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03 20:5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报告贺副司令!边防三团报告,他们对面刘公山方向越军增加了一个营的兵力,并且进入了一级战备状态。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进攻!……”一个参谋赶到贺智民面前,报告道。

  “嗯……我知道了!……”背着手盯着墙上地图的贺智民点了点头答应后,转过身去对梁部长说道:“我说梁部长,你快别下了!你听到了刚才的敌情没有?……”

  梁部长头也不抬的说道:“听到了!听到了!越南猴子这个营要是敢从那个方向进来,你贺副司令命令边防三团关门打狗,吃掉它就是了!越南猴子只要第二军区不动,你贺副司令就别喊我,我下我的棋。要是他的第二军区动了,你贺副司令再喊我!……”

  “报告!第四侦察大队特一连王连长报告,潜伏在睡牛沟的‘影子部队’已经开始向睡牛岭山头运动。……”另一个参谋赶到贺智民面前,报告道。

  “嗯……我知道了!命令他们注意隐蔽,加强监视,不得暴露!命令82迫五连、六连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贺智民不动声色,头也不回的下达命令。

  参谋重复了一遍命令之后,转身离去。

  “报告贺副司令!边防七团二营吴营长报告,他们已经到达指定位置,完成了合围,正在构筑工事,时准备切断敌人的退路!……”一个参谋赶到贺智民面前,报告道。

  “炮一进七,将军!哈哈……我说小李子,这回我看你怎么应我这一招儿!……”梁部长右手的棋子儿敲着左手手心的棋子儿,得意洋洋的说道。看来这一盘小李子凶多吉少,梁部长终于可以扳回一局了。梁部长扭过脸来对贺智民笑道:“贺副司令,看来进展顺利,一切尽在您的掌控之中呀!现在,越南猴子已经上屋,梯子已撤,您老人家就等着瓮中捉鳖了。‘子独不见狸狌乎?卑身而伏,以候敖者。东西跑梁,不辟高下,中于机辟,死于罔罟。’唉……我都有点可怜这支‘影子部队’了!这支部队本来是支很优秀的部队,可是上有他们的混账上司催命般的让他们来跳坑,咱们这边有您贺副司令牛刀杀鸡……哎呦……不对!我说小李子,你这马是哪儿来的?……”

  贺智民笑了笑,说道:“呵呵……这就叫将帅无能,累死三军!不过,要是没有军区的正确领导和大力支持,没有你梁部长坐镇,这仗就像你下棋……”

  就在这时,一个参谋打断了贺智民的话,报告道:“报告!第四侦察大队报告,他们的四个连已经进入哑巴口预设阵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贺智民点了点头,说道:“很好!……”

  凌晨五点十二分,战智湛正坐在战壕的泥水中打盹儿,忽然被“兀鹫”轻声叫醒:“快醒醒!‘骆驼’,有情况!……”

  战智湛睁眼一看,“兀鹫”指了指正趴在战壕边观察情况的“大灰狼”。原来天已经麻麻亮了!战智湛的屁股底下就像是安了弹簧,一下子蹦了起来。战智湛来到“大灰狼”身边,“大灰狼”将望远镜递给了他。战智湛接过望远镜看去,只见晨曦中,距二道岗的岗哨大约五十多米处出现了三个穿着我军军装,全副武装的人。按照规定,第一道哨位和第二道哨位由基地警卫连负责,第三道哨位由“利剑”分队负责。

  战智湛顺嘴问道:“三道岗上是咱们的人吗?……”

  战智湛身边的“大灰狼”回答道:“是‘蛇雕’!你瞅瞅!……”

  战智湛向三道岗看去,果然是“蛇雕”,正伸着脖子看第二道哨位的情况。忽然,战智湛听到来的三个人正哼着时下十分流行的歌曲《十五的月亮》。战智湛一下子放下心来,这要不是自己的同志,怎么会唱这首刚刚由著名歌唱家蒋大为唱红的歌曲?可是哪个单位的同志这么早就来到望郎山监听站基地呢?

  “口令!站住!……”第二道哨位的哨兵“哗啦”一声拉开56冲枪栓,喝令对方站住。

  “联合!回令!……”来人回答哨兵的口令正确。但是三个人的脚步没停,说话间已经来到距两个哨兵不足五米的地方。

  “慰问!……”另一个哨兵回答后,移开56冲的枪口。

  “站住!出示通行证!……”虽然隔着将近一百多米,但是在格外寂静的黎明,战智湛还是清晰地听到了那个警惕的哨兵的命令。意外就在这时发生了。只见那个距离哨兵最近的人,左手抓住哨兵的56冲,右臂快如闪电的向他颈动脉一划。动作之老练、狠辣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决不是普通的越军特工,肯定是“影子部队”。

  另一个哨兵吃了一惊,正想调转枪口,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个倒背着56冲的越军手一扬,一点寒光直奔这个哨兵的咽喉。哨兵一声没吭,一头栽倒。他根本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死在敌人的刀下。战智湛虽非第一次和“影子部队”交手,但他还是不由得大吃一惊,心几乎都揪了起来,再想开枪救那两个哨兵已经来不及了。

  几乎就在那个越军的匕首掷向哨兵的同时,另一个越军倒背着的56冲就像变戏法般端平了,“哒、哒、哒”一个长点射,射向三道岗上的“蛇雕”。“蛇雕”也不是善茬,他的动作也相当敏捷,就在越军的56冲枪口指向他,扣动扳机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肯定遇上了狡猾又狠毒的“影子部队”。只见他一个侧滚卧倒在地,出枪、还击。也算这帮越军倒霉,他们遇到了“蛇雕”。三个越军的动作也是相当快,边往草丛中滚动,边打了一发红色信号弹。

  两个越军拼命用56冲压制“蛇雕”,打得他面前尘土飞扬。三道岗的地形对“蛇雕”不利,他一路翻滚,躲避着弹雨。在不断翻滚的过程中,还“哒、哒、哒” 地不断向敌人还击。就算是外行人看起来,“蛇雕”也是训练有素。忽然,距二道岗大约一百五十多米的三道岗外面,长满芭蕉和榕树的丛林边缘的草丛中又钻出来三十四、五个越军。端着枪,弓着腰,不声不响,动作十分老练,就像饿狼一样玩儿命的向“基地”冲来。

  这时,战智湛身边的侦察兵们早已经打开了“八一杠”的保险。监听站房顶上站岗的瞭望哨在三个化妆的越军一出现在二道岗,就躲到了岗亭的沙袋后面,抄起了岗亭中架设的高射机枪。三个越军开枪的同时,瞭望哨手中的高射机枪“嘎、嘎、嘎”,“咕、咕、咕”的响了起来。可惜,没打几秒钟,就被越军狙击手一枪毙命。

  “敌人有狙击手,‘骆驼’,打吧!……”“大灰狼”焦急地低声请求道。

  “不!让敌人再靠近点儿!……”战智湛侧耳听了一下三道岗西侧的侧后方,“秃鹫”率领的六个战友也很沉着,正在等自己的命令。他低沉、冷静地命令道。

  就在这时,从“黑狐狸”的三组的潜伏阵地上,“咚、咚、咚”三声,三发82迫炮弹几乎是头衔着尾,飘飘悠悠的向越军狙击手潜伏的位置射去。“轰、轰、轰”三声巨响,把越军狙击手连人带枪炸的飞上了天。“黑狐狸”的迫击炮打得简直是神乎其技。战智湛从炮弹飞行的轨迹就能猜到,“黑狐狸”使用的炮弹是“长炮榴弹”。这种炮弹可谓丧心病狂,弹药分为长弹和炮榴弹两部分,组合起来就是长炮榴弹。虽然射程仅为900-1000米,但装药量极大,具备三十米以上的杀伤半径。

  片刻间,越军冲到离“蛇雕”的三道岗只有五十多米的距离了。此时,基地正面的三个方向都出现了越军晃动的身影。“影子部队”的主力暴露了,必须先打垮正面的越军,再把越军赶到边防七团二营的口袋里去。

  “打!……”几乎就在战智湛下达射击命令的同时,三道岗后面的十二名侦察兵的“八一杠”枪口立刻射出了复仇的火焰。监听站机房的山坡上伪装的草丛中,警卫连机炮排的三挺重机枪,和二挺高射机枪像刮风一样响了起来。顿时,十几个冲上来的越军像割麦子一样撂倒了,剩下的越军连滚带爬地钻进了草丛。

  忽然,随着尖锐略带沉闷的呼啸声,三枚82迫的炮弹从睡牛岭上飞过来,落在山坡上爆炸了,炮弹命中点距离警卫连机炮排的阵地只有十五、六米。还没等“影子部队”的炮兵修正弹着点,咱们十二门82迫射出的第一批炮弹已经飞向睡牛岭“影子部队”的炮兵阵地。十二门对三门,炮是一样的炮,就算是一时摧毁不了“影子部队”的炮兵阵地,也打得他们的炮兵只有逃命的份儿,没有还手的余地了。

  突然,“吱溜”一声,在睡牛岭的山坡上,“影子部队”架设的一具“赛格”反坦克导弹发射器射出了一枚反坦克导弹,直奔监听站机房的山洞口而去。就在侦察兵为监听站机房的安全担忧的时候,“啪”的一声枪响,隐蔽在监听站机房的山坡上“金钱豹”的79狙及时将发射“赛格”反坦克导弹的越军击毙。失去控制的“赛格”反坦克导弹晃晃悠悠的拐了一个弯,竟然直奔“利剑”分队侦察兵的营房飞去。另一名越军扑上来,还没摸到导弹控制器,“金钱豹”“啪”的又是一枪,将这个越军打得一头栽倒在导弹发射器上。

  “轰”的一声,可恶的“赛格”反坦克导弹,摧毁了侦察兵们的营房。

  s..book629782744422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