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二十二章 天不灭秦(下)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03 20:5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是!……”“老鹞子”敬了一个礼,转身不顾胡政委反对,架着他就跑。

  “苏尔刚!李长贵!……”“笑面虎”边举起望远镜观察着睡牛岭山头,边喊道。

  “报告分队长,苏尔刚奉命来到!……”警卫连连长苏尔刚气喘吁吁地敬了个礼。

  “报告,警卫排排长李长贵奉命来到!……”胡政委的警卫排长也到了。

  “李长贵,你把警械任务交给苏尔刚!你的警卫排立刻封锁监听站机房山洞的洞口,保卫好首长,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出!……”“笑面虎”命令道。

  “是!……”苏尔刚和李长贵向“笑面虎”敬了一个礼,分头执行命令去了。

  “‘金钱豹’,现在是啥前儿了?……”“笑面虎”举着望远镜观察着,忽然问道。

  “报告分队长!现在是16时36分。……”“金钱豹”晕晕乎乎,但是很准确地回答。

  “‘骆驼’呢?‘骆驼’在啥地方?……”“笑面虎”猛然想起了战智湛和梅笑然。

  “是!‘骆驼’呢?……”这一下子“金钱豹”可回答不上来了。

  “报告分队长!‘骆驼’还没回来,睡牛岭山头上的会不会是‘骆驼’,他到睡牛岭山头上去干什么了?……”“东北虎”全副武装地来到“笑面虎”身边。

  “‘御猫’!‘秃鹫’!……”“笑面虎”四处张望着喊道。

  “到!……”“御猫”和“秃鹫”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答应道,快步跑了过来。

  “笑面虎”皱着眉头对“御猫”和“秃鹫”说道:“指定是‘骆驼’这个臭小子遇到了越军特工,追到了对面的睡牛岭山头上。你们俩……”

  说到这里,“笑面虎”突然停了下来,他望着睡牛岭和望郎山山凹处的那片竹林,以及三道岗外的芭蕉林愣住了。“笑面虎”自自语道:“这事儿透着古怪!越军跑到睡牛岭山头上干啥去了?……”

  “东北虎”凑了过来说道:“分队长,你是说越军这帮瘪犊子调虎离山?……”

  “笑面虎”摇了摇头,说道:“不像!你瞅瞅这片竹林,‘御猫’和‘秃鹫’要是上睡牛岭山头上就得经过这片竹林,如果越军在竹林里有埋伏……”

  “秃鹫”急了,嚷道:“报告分队长!我不怕!我带四组的人去!再犹豫,‘骆驼’怕是真的就没救了!……”

  “东北虎”冲“秃鹫”一瞪眼,申饬道:“别捣乱!听分队长命令!……”

  “秃鹫”对“东北虎”瞪了瞪眼,但是没敢还嘴。“御猫”走上一步,对“笑面虎”说道:“报告分队长!要不这样你瞅着行不?我带着二组的人由‘大灵猫’带路,乘车绕到咱们原来的基地,越过睡牛沟那个山涧,从背后支援‘骆驼’。‘秃鹫’带着四组由正面步步为营,搜索前进,支援‘骆驼’!……”

  “笑面虎”和“东北虎”正在面面相觑,“黄鼬”忽然带着哭腔大叫道:“报告分队长!睡牛岭山头上的枪声停了!我们……我们组长‘骆驼’他……他是不是牺牲了?……”

  闻,“笑面虎”急忙举起望远镜向睡牛岭山头上望去。山头上,只有淡淡的硝烟袅袅的升起,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笑面虎”的额头上立刻绷起了一道道青筋,“东北虎”两腮的“疙瘩肉”也在不断的滚动。突然,“秃鹫”大叫一声,打破了死一般的沉寂:“报告分队长!说什么也不能再等了!等我把‘骆驼’找回来,是枪毙是转业你随便!……”

  “黄鼬”也带着哭腔大叫道:“报告分队长!我要去找我们组长!……”

  “笑面虎”猛然拿掉望远镜,通红的眼睛扫试了一遍自己身边这些跃跃欲试的侦察兵们。他何尝不想去救“骆驼”?“骆驼”是谁呀,那是两次救了他性命的生死兄弟!“骆驼”和梅笑然要是真出了什么事,他怎么去面对贺副司令和钱参谋长!他这时真后悔今天的酒喝多了,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鬼使神差的让“骆驼”和梅笑然去基地附近溜达溜达。但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卖后悔药的。他必须慎之又慎,“将失一令,军破身死”的道理他不是不懂。他不能拿更多的部下的生命去冒险、去豪赌。

  突然间,“轰”的一声巨响,竹林中传来一声巨大的炮弹爆炸声。侦察兵们显得有点紧张,“哗啦”一下散开,举枪警械。就在这时,又是“轰”的一声,第二发炮弹又爆炸了。

  “笑面虎”急忙举起望远镜仔细地观察着弹着点。“轰”的一声,第三发炮弹爆炸后在竹林中升起的硝烟,似乎让“笑面虎”的脑袋开窍了,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黑狐狸”兴奋地冲到了“笑面虎”的面前,激动地说道:“报告分队长!一定是‘骆驼’,‘骆驼’没死!你看,从弹着点来分析,我琢磨着一定是‘骆驼’在给我们指示目标,告诉咱们502地区那里有越军特工在潜伏!……”

  “肯定是!真是个好伙计!苏尔刚!……”“笑面虎”兴奋极了,虎目满是激动的泪水。

  “到!……”基地警卫连的连长苏尔刚远远地答应了一声,快步跑了过来。

  “‘眼镜蛇’!直接给我喊102、105、107炮群的三位群长,让他们的炮弹覆盖这个502地区!‘金钱豹’!打两红一绿三发信号弹,告诉‘骆驼’我明白他的意思了!……”“笑面虎”又对“眼镜蛇”和“金钱豹”分别命令道。

  “是!……”“眼镜蛇”和“金钱豹”转身就跑,赶紧回去取电台和信号枪。

  “笑面虎”对苏尔刚命令道:“苏尔刚,命令你的机炮排按‘骆驼’打出来的炮弹的弹着点封锁这个502地区!……”

  “是!……”气儿还没喘匀的苏尔刚向“笑面虎”敬了一个礼,转身就跑。

  “笑面虎”又转向“御猫”和“秃鹫”,笑眯眯地命令道:“‘御猫’!‘秃鹫’!你们两个组乘车从侧面插过去,绕过这片竹林,冲上睡牛岭!其他人执行原命令!……”

  “报告分队长!我刚才太冲动了,请您批评!……”“秃鹫”敬了个礼说道。

  “笑面虎”挥了挥手,对“秃鹫”笑眯眯的说道:“不碍事!……”

  “报告分队长!我也去!……”“黑狐狸”跃跃欲试地请示“笑面虎”。

  “笑面虎”又挥了挥手,依旧笑眯眯的对“黑狐狸”说道:“中!我说你们都听‘御猫’的指挥!‘御猫’,你们一定要绕开这个502地区,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把‘骆驼’和小梅一根汗毛不少的给我接回来!……”

  “黑狐狸”不愧是战智湛“打炮”的师傅,他分析得非常正确。

  战智湛顺手把越军地图叠起来装入了兜里,向梅笑然呲牙一笑,转过身去继续向炮队镜走去。战智湛好奇的把眼睛凑到炮队镜的目镜上一看,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光通量很足的炮队镜里出现的是望郎山监听站基地的全貌,由于成像质量很好,分划线条也很精细,基地里面跑动的战友都看得一清二楚。战智湛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暗骂道:“这些个王八犊子,真他娘的在算计基地呀!指定还有其他敌人,得报告‘笑面虎’,可电台已经被自己炸坏了,可惜了的,没法用呀!这他娘的可咋整?……”

  梅笑然见战智湛脸色有异,凑了过来关切的问道:“‘骆驼’,你怎么了?……”

  “你瞅瞅吧!……”战智湛把炮队镜的目镜让给了梅笑然。

  战智湛已经急得头上冒出了冷汗,就势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掏出“红塔山”烟,发现一盒烟都已经被挤压的变了形。勉强找到一根完整一点的,“喯儿”的一声,打开“zippo”打火机,刚点上“红塔山”烟,可很快就被雨水打湿了。战智湛低下头,用“zippo”打火机再勉强点上一支烟。猛吸一口,浮躁的心绪被尼古丁占有了。

  “哇……这望远镜看得这么清楚呀!……”梅笑然惊讶地说完之后,转过身来,推了推战智湛的肩头,柔声说道:“我说‘骆驼’,我们两个人报信儿之后,我看基地已经有了准备。你也把这些越南猴子都消灭了,你还担什么心呀?……”

  战智湛吐掉半截子“红塔山”,摇了摇头苦笑道:“唉……梅子,打仗的事儿你不懂!不可能就这么几个俺干死的敌人,怕就怕还有更多的敌人不知道猫在啥地方,准备袭击基地呢!这帮瘪犊子能猫在哪个犄角旮旯呢?……”

  战智湛猛地想起了越军的那几张作战地图。战智湛从怀中掏出来打开一看,果然是望郎山监听站基地及周围的地形图。在基地坡下大约七八百米的睡牛岭和望郎山山坳处的竹林中,标着红色的潜伏标记。潜伏标记又分成三个箭头,从三个方向指向望郎山监听站基地,原来这帮王八犊子揍儿的猫在“前指”划定的502地区。

  梅笑然见战智湛脸上阴晴不定,知道他在想办法,不敢打扰,只是黑宝石般的眼珠子紧紧地跟着心上人。梅笑然忽然看到了身后的迫击炮,想起了战智湛分解越军枪械的情景,说道:“‘骆驼’,越南猴子的这些炮是不是也不能留着,怎么处理呀?……”

  战智湛转回了身,盯着迫击炮和成箱的炮弹看了半晌。这种迫击炮战智湛太熟悉了,他灵机一动,眼前一亮。三步并作两步,跑到迫击炮前,调高了炮的角度,把眼睛凑到迫击炮托架左上方的光学瞄准镜上,转动托架下方方向机的手柄,调整炮身高低射角,瞄准了作战地图标识的潜伏位置。

  战智湛拿起一发炮弹回到迫击炮前,转身喊梅笑然:“梅子,给俺拿炮弹!……”

  “嗯……”梅笑然答应一声,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发炮弹来到战智湛的身后。

  “梅子,蹲下!……”战智湛见梅笑然很听话的蹲下之后,嘴中念念有词的说道:“这第一发炮弹,祝越南猴子这帮瘪犊子运气好!……”

  战智湛一松手,“咚”的一声脆响,迫击炮炮弹出了膛。战智湛又凑到炮队镜的目镜前,观察了一下弹着点:“哈哈……挺准吗!……”

  战智湛又接过来梅笑然递过来的第二发炮弹,嘴中叨咕道:“天灵灵,地灵灵。这第二发炮弹,但愿‘笑面虎’能明白是俺在给你报信呢!……”

  战智湛一松手,“咚!”地一声脆响,迫击炮炮弹又出了膛。

  “这第三发炮弹,祝老子和梅笑然双立功!……”战智湛一发接一发的,打得兴致很高。

  忽然,天空升起两红一绿三颗信号弹,这分明是“笑面虎”知道了战智湛的意图,发起全面进攻的信号。顿时,基地里也传来了炮声,那是警卫连机炮排的60迫。第一批炮弹打出来,就打了一个梅花形,战智湛暗想:“这是要把敌人往中间赶吧?……”

  战智湛调了一下迫击炮的方向,按着猜测的机炮排的意图,配合他们打出了一发发炮弹。战智湛这左一发右一发的算是过了打炮的瘾,却把梅笑然累坏了。梅笑然一身大汗,娇喘吁吁,但是也和战智湛一样兴奋异常,丝毫也没觉得累。

  曳光弹的弹道织成了一张大网,牢牢地罩住了整个502地区。突然,战智湛感觉到脚下一震,接着传来了滚雷似的炮弹爆炸声。战智湛慌忙把梅笑然扑倒在地,伏在了她的身上。

  原来是三个炮群的大口径火炮正在对基地警卫连机炮排刚才指示的地方进行火力覆盖。502地区立即被烈焰和浓烟笼罩。这是一次毁灭性打击,似乎“笑面虎”压根就没想保留这片竹林,想把所有的炮弹全部倾倒在这个也就五六个足球场大的地域里。郁郁葱葱的竹子被打得东倒西歪,甚至起了火,在蒙蒙细雨中升起滚滚浓烟。炮弹所到之处火光熊熊,发出“噼噼啪啪”的竹子断裂痛苦地哼唧声,整个502地区全部被硝烟和火光所覆盖。

  s..book629782744423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