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二十四章 拯溺行动(上)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03 20:5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一害怕,就把这三个越军特工的中国话吓出来了。

  审讯结果发现,里面有一个越军特工的上士班长,这个上士班长交代出了一个弹药库,他们就是刚从那里换防过来的。“东北虎”也明白,“利剑部队”不可能带着俘虏奔袭配属626特工团的团部。虽然这三个特工是626特工团的,被俘后的态度也非常好,非常配合,也决不能蠢到暴露作战意图,让越军特工的这三个俘虏带路。

  “东北虎”眼珠子一转,立刻灵机一动:“就把这仨俘虏继续往后传,交给后面的‘笑面虎’吧。让俘虏给‘笑面虎’带路,摧毁越军弹药库……”

  于是,“东北虎”命令“金眼雕”带着“大斑鹫”和“花雕”把三个俘虏押送给随后而来的“笑面虎”。接受了押送俘虏的任务,就意味着有可能失去突袭626特工团团部的机会,“金眼雕”虽然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命令是必须执行的。

  解决了遭遇的越军特工,侦察兵们继续上路了,“秃鹫”依旧带着“猎隼”和“雀鹰”跟着向导充当尖兵。一路上,侦察兵们翻山越岭,绕过村寨,在四个小时之内就走完了平时需要六个小时才能难走完的山路,提前到达了待机位置。这一路急行军,以战智湛的体能之出色,也累得浑身大汗淋漓,气喘吁吁,一屁股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

  战智湛偶一转头,发现“大灰狼”正摘下枪交给“黄鼬”。战智湛感到很惭愧,心中暗自自责道:“原来‘大灰狼’这家伙一直在帮‘黄鼬’背枪,自己干啥来着?这事儿咋都没想到呢?说得难听一点,对自己的战友也太不关心了。……”

  任务明确了,按照“拯溺行动”作战计划,“御猫”的第二分队负责袭击并歼灭626特工团军医连和警卫排;“黑狐狸”的第三分队负责歼灭火力连,并警械侦察连可能的增援;战智湛的第四分队负责直捣团部,营救被俘人员;“东北虎”的第五分队居中策应,支援其它三个分队。按作战计划,战斗将在凌晨三点准时打响。

  各分队按作战分工分头行动了。626特工团的团部位于北涅村以西大约二百米的山坡中央的向阳面。这里原来是一个咱们援建的小学学校,被626特工团征用后扩展了一下,沿着边缘,修建了大约两米高的围墙,围墙上拉着大约五十厘米高的铁丝网。在围墙的东北角和西北角各有一个用竹子搭成的四五米左右高的竹楼,每个竹楼上面晃动着一个哨兵。围墙外围大约一百多米拉着一道铁丝网,铁丝网竹子做的大门关着,大门里面挂着一盏马灯,灯光下有两个岗亭,里面各站着一个哨兵。根据“秃鹫”的观察,越军在铁丝网内有一支牵着狗的巡逻队,巡逻队由五个人组成。

  为了避开越军在围墙和铁丝网之间可能布设的雷区,“御猫”和战智湛决定从铁丝网之间的大门进去。战智湛第四分队的“兀鹫”带着“白头鹞”掩护“红隼”,使用旋着微声器的79狙干掉东北角竹楼上的哨兵。“御猫”第二分队的副分队长“鵟鹰”带着“白尾鹞”掩护“斑尾鹰”,干掉西南角竹楼上的哨兵。

  战智湛匍匐到距离越军大门不足五十米处,就在大门外路边一个空汽油桶后面隐蔽起来。战智湛凝神望去,昏暗的灯光下,两个哨兵正抱着枪靠着岗亭,在那里打盹。微弱的月光下,离战智湛最近的西南角竹楼里的哨兵像木桩一样站在那里,呆呆地望着夜色中的远方。

  战智湛回头望了望,只见几处草丛在不断晃动,肯定是“大灰狼”、“黄鼬”、“秃鹫”和“蛇雕”他们。战智湛对“蛇雕”连续做了几个手势,命令他干掉大门口的两个哨兵。“蛇雕”回了一个“ok”,带着“黑鸢”和“鹰雕”在蒿草中低姿向大门口的两个哨兵潜去。

  “蛇雕”和“黑鸢”、“鹰雕”很快就隐没在蒿草中看不到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战前的沉寂令人有点心焦。战智湛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不到一分钟,他立刻向身后的“大灰狼”、“黄鼬”、“秃鹫”和“白头鹞”、“红隼”做了一个手势,命令侦察兵们做好战斗准备。凌晨三时整,“拯溺行动”的突袭部分的作战行动正式开始。

  只见铁丝网里面三条黑影正在悄然向越军大门的哨兵快速移动。单独的一个黑影一定是“蛇雕”,另外两个黑影自然是“黑鸢”和“鹰雕”了。他们一定是挖开了铁丝网下面的土,神不知鬼不觉的钻了进去。战智湛真为自己的战友捏了一把汗,幸好,越军这两个哨兵就像死人一样。直到三个黑影像幽灵一样扑到他们身上,他们居然还没有发觉。也许,这两个哨兵人生最后时刻所能感觉到的就是脖子一疼。这个时候再想喊,已经喊不出声音来了。解决了大门的哨兵,“鹰雕”打开了大门。

  就在这时,一块石头“啪嗒”一下落在战智湛的附近。这是“御猫”的第二分队负责警械的侦察兵发来信号,越军巡逻队转过来了。

  “上!……”战智湛有点急了,手中的日本军刀一挥,低吼了一声之后率先冲了出去。

  随着战智湛的命令,侦察兵们“哗啦”、“哗啦”从草丛中钻出,猫着腰,快速冲进了越军的大门,随着战智湛的手势,迅速分散开隐蔽好。“御猫”的第二分队也迅速跟进至大门外,在路两旁的蒿草中隐蔽好。

  侦察兵们等了大约五六分钟,越军巡逻队这才牵着军犬由远及近,来到侦察兵们潜伏的大门附近。可是,“大灰狼”跟“黑狐狸”学的损招这次不灵了。只见那军犬走到“大灰狼”抛出的牛肉面前,嗅了嗅,竟然没有吃,反而昂起了头,冲着侦察兵们潜伏的地方“呜呜”地发着威。军犬刚要叫,就被手快眼疾的“黄鼬”“噗、噗、噗”用六四微冲打到在地。五个巡逻的越军手中的枪还没来得及端起来,就在一阵轻微的枪机撞击声中纷纷扑倒在地,被侦察兵们用六四微冲全部消灭。

  也许,这不大的声音惊动了西南角竹楼里守望的哨兵。只见这个哨兵探出头来向这里张望,随后就晃了晃,“扑通”一声栽到了竹楼下。一百米左右的距离,对于神枪手“斑尾鹰”来说,使用79狙击毙一个站着不动的哨兵,的确轻而易举。就算是换了其他侦察兵,这个哨兵活着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消灭了越军哨兵和巡逻队,战智湛手中的日本军刀一挥,侦察兵们交替掩护着,冲向了围墙没安装大门的豁口,随后冲进大门的就是“御猫”的第二分队。接着,“东北虎”的第五分队也运动到了越军的大门外,两组侦察兵一左一右分散开,放出了警戒。

  按照战前发放的626特工团团部的草图,进了这个墙豁口之后,是一个不到足球场大小的操场。迎面的一座二层红砖小楼,和中国学校的房子没什么两样。这栋红砖小楼原来是学生教室,现在改成了军医连和警卫排的宿舍,以及伤病员病房。二楼中间的三个房间是几个团级军官的宿舍。红砖小楼的两侧各有一栋有六个房间的白色水泥平房,这里原来是学校的办公室,现在变成了团部人员的宿舍了。左侧白色水泥平房的第二个房间就是关押“干达婆”杨丽娜的临时牢房。按照草图的标注,团部的院子里也有两个哨兵,位于红砖小楼室外楼梯两侧的楼梯口。“秃鹫”和“蛇雕”冲到墙豁口之后,探出头去向院内窥探,只见红砖小楼楼顶昏暗的灯光下,两个哨兵已经被大墙外刚才短暂的战斗惊动,他们正端着“ak47”,向墙豁口搜索过来,已经走到了操场的边缘,离墙豁口也就十米了。

  “蛇雕”赶紧对后面的战友做了一个紧急情况的手势。战智湛一挥手,侦察兵们迅速在路两旁的蒿草中隐蔽好,做好了战斗准备。“秃鹫”和“蛇雕”互相做了一个“斩杀”的手势,先后拔出了匕首枪。“秃鹫”左手从兜中掏出一面小镜子,斜着伸出墙外,避开红砖小楼楼顶的灯光,继续窥视。两个越军哨兵越来越近了,“秃鹫”收回小镜子,和“蛇雕”又互相做了几个手势,两人缓缓蹲下,冷静的等待着机会。

  两个哨兵走到墙豁口停了下来,向铁丝网的大门望去,只见岗亭外有两个戴着越军标志性的木制头盔的黑影正在晃动。其实,那是“御猫”急中生智,命令两个侦察兵捡起越军哨兵的头盔扣在头上,在岗亭外晃荡。两个越军哨兵互相低声嘀咕了几句越语,似乎在咒骂大门的哨兵不知在搞什么鬼,整得挺吓人的。没等骂完,就把“ak47”背到背上,转身向回走。

  s..book629782744423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