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二十八章 釜底抽薪(中)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03 20:50:2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坐在武德胜右边的高级参谋朴英植少将急忙回答道:“报告上将同志,内线‘木棉花’同志报告,这件事他仍在调查中,尚无重大突破。据他估计,中国军方这么重视这个女人,并且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就动用‘利剑部队’袭击626特工团团部,把人抢走,足见这个女人肩负着重要使命。这个女人这么年轻,极有可能是个十分重要的交通员,她的身上一定带着重要情报。根据‘木棉花’同志的报告,五部的同志正在国内开展大规模的调查,希望找到泄密的源头。另外,据626特工团团长黄维武上校说,抓住这个女人的时候,他正在军区开会。他曾经命令对这个女人严加看管,待他开完会回去之后再严加审问。可惜……”

  武德胜的左边坐着的是他的铁杆粉丝,情报总局三部,也就是行动部的部长黎成龙少将,他从来就看不起眼前这个“三姓家奴”。听“三姓家奴”说了个“可惜”就没有下文了,他乜斜了“三姓家奴”一眼,不满的说道:“‘可惜’什么呀?这个‘木棉花’是笨蛋,那个‘金莲花’呢?总不能白养着他吧!……”

  “这帮笨蛋,真让人扫兴!……”武德胜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黎成龙的问题。他骂了一句之后,又把鼻子凑到高脚杯内,去享受葡萄酒的酒香,眼睛却毫无目标的望着远方。尽管黎成龙是他的铁杆亲信,但是知道“金莲花”的存在可以,至于“金莲花”的真实身份,只有他和“木棉花”知道。他已经做出了安排,即使是多次给他立下汗马功劳的“木棉花”,一旦危及到“金莲花”的安全,他也会毫不留情的把“木棉花”除掉的。这个“金莲花”对于他来讲,简直太重要了,就连军队的“头儿”也十分关注“金莲花”的安全。

  实事求是的讲,武德胜的确是越南谍报工作屈指可数的人才。在他坐上情报总局局长宝座的四年前,正值苏、美两国把谍报活动作为争霸全球的重要手段之时,用间与反间激烈角逐。其它国家也不甘落后,都在加强自己的情报和反间谍机关。曾经任“克格勃”首领的尤里?弗拉基米罗维奇?安德罗波夫就十分赏识武德胜。在安德罗波夫的推动下,武德胜走马上任了。他踌躇满志,大刀阔斧的按照“克格勃”模式,对情报总局进行了大规模的改组。

  黎成龙“咕咚”喝了一大口杯中的葡萄酒,谦恭地对武德胜说道:“上将同志,‘木棉花’转来‘金莲花’的情报,说是‘大妖山魈’被重创,确实是个可喜可贺的消息。……”

  这个黎成龙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总是喜欢打打杀杀的事。武德胜把闻葡萄酒香气的鼻子从高脚杯上拿开,没有正面回答黎成龙的话,反而微笑着说道:“成龙同志,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这葡萄酒得品,品酒不是喝酒,品酒是一门学问。品酒如品茶,只怀风月,不识经道,就如耕牛饮渠。你现在是将军了,得文雅一点,品酒得有品相才行!……”

  黎成龙十分尴尬的笑道:“上将同志知道,我是个粗人,就知道大碗喝酒,大块儿吃肉。也是上将同志的酒太好喝了,我就忍不住‘品’的口大了一点。上将同志是著名的品酒大师,我在上将同志身边工作,一定努力学习,提高自己的品相,做一个儒雅的共和国卫士。……”

  黎成龙并非乱拍马屁。武德胜除了沉醉于谍报工作,平时最大的爱好就是“酒”和“色”。不过,他所好之“色”,并非世人所好之龌龊的“色”。他只是喜欢闲暇时,边品着葡萄酒,边欣赏身材姣好的女孩儿身着白色的国服“奥黛”,在他面前晃来晃去。当然了,如果是身着“奥戴”的法国女郎最妙,换成俄罗斯少女也是求之不得的。

  越军情报总局的人都知道局长大人的这点喜好,在一些善于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的人推动下,越军情报总局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除非是不得不着军装的场合,男人一律身着黑色“胡志明服”,女人一律穿白色“奥戴”。尤其是在局长大人身边工作的人的服饰必须如此。黑白相间,反差极为强烈,对人视神经的刺激那就可想而知了。看得久了,若不眼花缭乱,当真定力非凡。而武德胜似乎就喜欢这种强烈的刺激。

  武德胜所好之“酒”也很特立独行。他并不喜欢越南传统的豌豆甜酒、米酒、蛇酒,以及竹管酒,甚至还有些讨厌,唯独喜欢的是葡萄酒。在反对法国殖民统治的民族解放斗争中,武德胜在当时的西贡从事地下工作。由于偶尔出入上流社会,需要和很多法国人打交道,耳濡目染,也算是工作需要,武德胜渐渐喜欢上了法国红酒。后来身份暴露,武德胜撤出了西贡,在越军的“大咖”文进勇直接领导下,负责南方局的“政保”工作。武德胜这个时候颠沛流离的生活,条件十分艰苦,法国红酒与他基本绝缘,但好在偶尔还能弄到自己生产的“大叻葡萄酒”。每逢这时,武德胜总会邀请一二知己好友,共享“大叻葡萄酒”,借机大肆渲染自己的爱国之情怀。

  越南抗美救国战争胜利之后,条件仍很艰苦,想要得到珍稀的法国葡萄酒,就非得去黑市花高价买了。以武德胜的身份地位,他又不屑去和黑市的人打交道,这话又不能对部下说。好在他可以经常品尝“大叻葡萄酒”了,尽管和法国葡萄酒的品质没办法相比。但是正好可以向同僚或者部下展示他是多么的爱国,就连喝酒都喝国产的“大叻葡萄酒”。

  “三姓家奴”很善于揣测人心,他比那些直接给武德胜送“大叻葡萄酒”的笨蛋精明多了。“三姓家奴”看透了武德胜“爱国情怀”的虚伪。所以,他使尽了浑身解数,花高价搞到了几箱法国莎普蒂尔酒庄的“艾米达吉修道士红葡萄酒”。为了迎合武德胜的“爱国情怀”,以及掩人耳目,他又不厌其烦的找到“大叻葡萄酒”酒厂,换成“大叻葡萄酒”酒厂的酒瓶和商标。武德胜是什么人呀?他品酒的本事确实很厉害。“三姓家奴”送来的“大叻葡萄酒”他只抿了一口,立刻知道这决不是“大叻葡萄酒”,而是十分珍贵的法国莎普蒂尔酒庄所酿造的极品葡萄酒。至于是教皇新堡洛马克红葡萄酒,还是艾米达吉修道士红葡萄酒,也许是罗第丘蒙多利红葡萄酒,他有点拿不准。但是,武德胜难以启口去问“三姓家奴”,一则辜负了这个“三姓家奴”的苦心,二则显得自己的品酒水平有限。此处无声胜有声嘛。

  黎成龙信誓旦旦的话武德胜听得太多了,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喝‘葡萄酒会让一天的精神更充沛,不急躁,放松心情,增强忍耐力。’这是美国政治家、物理学家本杰明?富兰克林说的。成龙同志,你真应该少喝点豌豆甜酒,时常喝点葡萄酒。……”

  “三姓家奴”点了点头,对武德胜谦恭的笑道:“上将同志说的对极了!中国唐代有个大诗人李白有一首《客中行》就这样描写葡萄酒的‘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武德胜上将猜出来“三姓家奴”有意说错,好显得自己学识渊博。他笑着对“三姓家奴”说道:“英植同志,中国文化博大精深,你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看来你得加强学习了。中国的《孙子兵法》有一句话,叫做‘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精研中国文化,不是为了崇中媚华,而是为了在‘政保’工作中始终处于主动,并取得最后的胜利。……”

  见“三姓家奴”欠了欠屁股,唯唯诺诺的连声称是,武德胜得意洋洋的说道:“英植同志引用李白的《客中行》来描写咱们品的葡萄酒,有点不恰当。李白《客中行》所说的‘郁金香’是一种香草,中国的古人用以浸酒,浸后酒色金黄。这种酒盛在玉碗里看上去犹如琥珀般晶莹。不过,在中国的古诗词中,也有描写葡萄酒的,就是中国唐代王翰的《凉州词》。……”

  说到这里,武德胜清了清嗓子,吟了起来:“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武德胜吟完王翰的《凉州词》,黎成龙和“三姓家奴”纷纷放下高脚杯,鼓掌称赞。“三姓家奴”朴英植摇头晃脑的说道:“上将同志博学多才,是名副其实的中国通,真是我们这些不学无术的人学习的榜样!……”

  “三姓家奴”自谦“不学无术”,却是恰如其分,他和黎成龙一样,对璀璨的中国文化都是浅尝则止。其实,王翰的这首七绝是一首优美的边塞诗,抒发的是反战的哀怨。这首诗通过战前饮酒这件事来表达将士厌战的悲怆情绪,用笔十分隐蔽曲折。武德胜喜欢这首诗,这个时候吟出来,恐怕是告诉两个部下:这时虽然军令如山,却是催者自催,饮者自饮,而且下定决心要“醉卧”了。只不过,黎成龙和“三姓家奴”只是听到了晶莹剔透的杯子里斟满了葡萄美酒饮宴之美,至于“古来征战几人回”就不去细想了。武德胜的厌战情绪以这种隐晦的方式向两个部下表白,恐怕是对牛弹琴了。

  s..book629782744425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