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三十四章 暗室逢灯(上)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14 18:37: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长发青年”从尚蔚的身上搜出了一支六四式,“大块头儿”从战智湛的腋下抽出了一支五四式。一个身材不高,面皮白皙的“小白脸儿”拎着从北京吉普中搜出来,被尚蔚毁坏了的单兵对讲机,森然问道:“谁干的?……”

  “俺整坏的,咋的呀?有招儿想去,没招儿死去!……”战智湛脖子一梗,抢着回答道。

  “你说咋的?……”“小白脸儿”勃然大怒,抓着单兵对讲机向战智湛的脑袋砸来。

  战智湛的脑袋一偏,“咔嚓”一声,单兵对讲机砸在战智湛的肩头。“小白脸儿”还想再打,却被“大块头儿”笑着拦住了。战智湛心中愤愤不已,暗骂道:“你个瘪犊子玩儿意,俺要不是考虑尚蔚的安危,就你这小损样儿,俺不卸了你的嘎拉哈,就随你姓!……”

  几个人将战智湛和尚蔚连推带拉的押进了那幢破旧的房子里。战智湛假装挣扎,不断地扭动身体,想找到门牌号之类的标识,然而却什么也没看到,只是隐约瞥到“长发青年”恭敬地打开尼桑轿车的后车门,自己和尚蔚跟踪的目标阮黄维武从车里钻了出来。

  车外刺眼的阳光很快被屋内沉沉的黑暗代替,在两人被推着上楼的时候,战智湛用力扭过身子看了看脸色苍白的尚蔚。也许她突然想到了“死”,这个字所带来的绝望甚至超过了它本身的含意。战智湛笑着安慰尚蔚道:“别怕,有俺在呢!……”

  “你少他妈的废话,规规矩矩的快走!再不老实,当心老子扒了你的皮!……”随着一声粗野的声音,战智湛的后背挨了狠狠的一拳,打得他一个趔趄,踉踉跄跄的差点摔倒。

  “他娘的!肯定是那个‘小平头’,你个瘪犊子揍儿的居然敢打你老子!跟老子装犊子是不?还翻叫了呢!等你落在老子手里轻饶不了你!还有‘小白脸儿’那个瘪犊子揍儿的!扒皮?扒皮算轻的!老子得抽你们的筋!……”战智湛心中愤愤暗骂着。他忽然发现,自己诅咒的那个“小平头”举起一个小罐子对着尚蔚的脸喷了一下,尚蔚立即瘫软,倒在了地上。

  战智湛看到“小平头”在尚蔚面前举起喷罐,就知道可能是麻醉类型的药剂。等到“小平头”来到自己面前的时候,战智湛已经深吸一口气屏住了呼吸。喷在脸上的东西药性极为强烈,即使战智湛屏住了呼吸,而且在意识中还让肺中的气体尽量往外压,一阵眩晕仍从鼻腔传向战智湛的脑部。

  “顶住!千万别迷糊过去,不然的话就完犊子了!……”战智湛集中全部的意识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努力让自己胸腔中积聚的二氧化碳顺势排出。可是,他的脑子中还是很快暗了下去,但还没有丧失意识。战智湛顺势假装晕倒,仍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监视着敌人的举动。

  战智湛这时感觉自己快窝囊死了:“啥‘大妖山魈’呀!让几个越南猴子收拾的跟小鸡子似的,简直磕碜死了!这要是回去了,哪还有脸见人呀?撒泡尿把自己浸死得了!自己还能活着回去吗?不中!自己必须得活着!自己只有活着,才能有机会把尚蔚这小妮子救出来!要想活着,就得忍辱负重。想当年,韩信还受过胯下之辱呢,自己又算个啥?姜站长不是和自己说过嘛‘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至高无上!……’金庸金大爷的《神雕侠侣》中深明大义的郭靖郭大侠曾说过‘鞑子若非惧我,何须跟我小女儿为难?鞑子既然惧我,郭靖有为之身,岂肯轻易就死?……’嘿嘿……为人民的利益而死,比泰山还重!至于个人的利益、荣辱,那就更加不足挂齿了。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就在战智湛胡思乱想,自怨自艾的时候。“小平头”见战智湛和尚蔚晕倒,一摆手,立刻上来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战智湛和尚蔚脸朝下按在地上。尚蔚已经失去了意识,还没有感觉到太痛苦,可是战智湛却不同。他只是装作不省人事,被几个特务折腾来折腾去,苦不堪。战智湛闭着眼睛强忍痛苦,心中骂道:“你们这帮不是人揍儿的,这么折腾老子,一个个的不得好死!出门儿就嘎嘣儿一下让车撞死!……”

  战智湛感觉到不知是哪个人反剪他的双臂,使他的双腕紧挨着。接着,又用不知是从哪里找来一根带子将他的双腕紧紧的缠了数道,然后在他的两腕之间的带环上再捆扎几道。这还不算完,一个家伙又用战智湛的鞋带捆住他的两个小手指,在捆他手腕的带子上绕了几圈之后,捆住他的拇指。然后,用差不多的手法捆住了战智湛的双脚。

  “小平头”见把战智湛和尚蔚捆了起来,他似乎怕手上沾有药物,就拍了拍手,得意洋洋的连声用越语称赞这“克格勃”的东西还真不错,比起从前用过的美国货强多了。

  “我跟你们讲过多少遍了,从踏出国门的那一刻起,必须忘掉自己的母语,一律改说汉语。你们怎么总当耳边风!……”随着话音,阮黄维武叼着香烟走了进来。

  “是!请少校同志放心,我们一定时刻保持警惕!……”几个人连声称“是”。

  “捆结实了?这个男的可是你们‘影子部队’的死对头‘大妖山魈’!嘿嘿……我早就认出他来了!和我玩儿?你还差得远呢!……”阮黄维武似乎对手下人不放心,弯腰检查了一下地上战智湛和尚蔚两人手脚上的绳子,接着说道:“再给他们加副手铐。……”

  “什么?他就是‘大妖山魈’?少校同志,既然这样,我干脆把他们处理了得了!……”“长发青年”闻大怒,恶狠狠地说着,拽着战智湛的衣领,一把拉了起来。

  “不行!我要想杀他们,他们早就死了。我要把这两个人带回去,这可是我们部长少将同志必欲得之而心快的重要人物。……”阮黄维武阻止了“长发青年”。

  战智湛听到这里,心中感觉很诧异:“这个‘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瘪犊子玩儿意是咋发现老子的真实身份的?不会是在这旮沓唻大彪,忽悠他手底下这帮傻十三吧?不对!不对!老子让这帮瘪犊子的药把脑子整坏了咋的?乖乖隆嘚咚,猪油炒大葱!这个‘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瘪犊子玩儿意不是忽悠他手底下这帮傻十三,是跟这帮傻十三吹牛十三!……”

  “小平头”谄媚地说道:“少校同志,您这次的‘釜底抽薪’行动可谓是圆满至极,回去之后晋升中校是一定的了。如果再把‘大妖山魈’生擒活捉回去,破格晋升为上校也不是不可能的。少校同志加官进爵的时候,可别忘了我们这些跟着您卖命的兄弟们呀。……”

  阮黄维武少校笑了笑,慢悠悠的说道:“呵呵……好说!好说!咱们共同维护国家安全,共同进步!不过,从目前的形势分析,中国反动派已经察觉了咱们的行动,我只是没想明白这个‘大妖山魈’本来是前线的侦察兵,为什么也参与了进来,咱们向总局查询的电报到现在也没有回复。嘿嘿……我怎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就是‘釜底抽薪’行动计划已经泄密!不过……不过就算是‘釜底抽薪’行动计划已经泄密,我们面对的应该是中国军方的反间谍部门呀。这个‘大妖山魈’没理由在这里呀!莫非……莫非这个‘大妖山魈’调到了中国军方的反间谍部门?不可能!这种可能性很小!呵呵……‘木棉花’还说‘大妖山魈’跟着贺智民去了北京开会,这不是典型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少校同志,我们现在的处境是不是很危险?……”战智湛听声音很像“小白脸”的。

  “阮魁英同志,我们是在为祖国的安全而战,本身就处在斗争的第一线,什么时候的处境不危险?……”阮黄维武教训了“小白脸”阮魁英一句之后,又说道:“陈申泰同志,关于‘大妖山魈’的问题,高参同志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指示?……”

  似乎是“长发青年”陈申泰的声音回答道:“报告少校同志,高参同志在下达了执行‘第三套方案’的命令之后,电台至今保持沉默,我们无法联系到高参同志。……”

  “乖乖隆嘚咚,猪油炒大葱!这帮瘪犊子带了几部电台呀?……”战智湛有些诧异。

  “这帮官僚!……”阮黄维武嘟囔了一句之后,又问道:“安友春同志到了哪里?……”

  又是陈申泰的声音回答道:“报告少校同志,安友春同志按照您的命令,已经率领五位同志正在向这里赶,估计黄昏时分能够到达。半夜时分乘车赶往费县秦家沟,估计明天下午就可以到达目的地,不会影响和‘火焰兰’同志的会合。关键是……关键是我们第二梯队的人什么时候出发,才能不影响‘釜底抽薪’计划的实施?……”

  战智湛感觉自己的脑子越来越不好使了。听到这里,他心中又开始犯嘀咕了:“费县秦家沟?这帮瘪犊子上那个穷地方干啥去?那旮沓发现金矿了咋地?还是越南猴子这帮瘪犊子玩儿意老大的爹埋在那旮沓?这帮不是人揍儿的屁颠儿屁颠儿的跑去上坟磕头!……”

  屋子里沉寂了片刻之后,阮黄维武少校又说道:“现在的形势极为复杂,咱们要倍加小心!嘿嘿……如果‘釜底抽薪’行动计划已经泄密,就算是把情报总局的行动特工都调来,再加上‘影子部队’全体官兵,到人家国内的腹地来绑人?来的人越多送的礼越大!……”

  “绑人?‘釜底抽薪’行动计划?乖乖隆嘚咚,猪油炒大葱!费县秦家沟是‘笑面虎’的老家!这帮瘪犊子要绑的是‘笑面虎’的老蒯和儿女!这可咋整?……”战智湛听到这里,似乎是脑子清晰了一点。他猛然醒悟,吓了一跳。

  s..book629782765312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