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三十八章 狭路相逢(下)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7-28 09:53:06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个满脑袋都是霜的妮子一见到仝镇山,立刻十分吃力的踏着没膝深的雪跑过来,边跑边喊道:“仝大哥,是俺!俺是春桃呀!……”

  “啊?是春桃,你咋找来了?……”仝镇山认出来了,这个妮子的确就是掖县三区区小队队长“周铁匠”十七岁的妹子周春桃。仝镇山急忙迎了上去。

  “仝大哥!……”周春桃跑到仝镇山面前,就像是受了委屈见到久别的亲人,哭了起来。

  “我说春桃,你见了仝大哥哭啥呀!这谁的孩子呀?……”仝镇山微笑着说道。

  “这是……这是三姐……是你儿子呀!……”周春桃语无伦次的说着,把孩子递过来。

  “我儿子?你三妮姐呢?……”仝镇山伸手接过孩子来,忽然有了一种不祥之兆。

  “俺三姐……俺三姐……呜……”周春桃更咽了几句,竟然捂着脸哭了起来。

  仝镇山已经意识到发生什么了。他脸色铁青,但又不好逼着周春桃说下去。这时,刚赶过来的教导员张吉英对王荣富说道:“老王,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呀?……”

  王荣富叹了口气,摇着脑袋说道:“唉……战区长没了!战区长没了!……”

  仝镇山听王荣富说到这里,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王荣富和张吉英把仝镇山架到一块石头上坐下,这才讲了起来:“夜儿个,掖县三区的区委姜书记来了。哎呦,俺的个亲娘哎,姜书记造的跟个要饭花子似的。俺给他喝了一碗水,吃了一个地瓜,这才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讲了起来。说是小日本鬼子有个啥‘浅井中队’在周村造了大孽了!……”

  王荣富接着将掖县三区的区委姜书记所说的“浅井中队”在周村的暴行讲了一遍。只听得张吉英和他身边的几个八路军战士目眦欲裂。王荣富最后说道:“姜书记说,胶东军区许司令已经下达了死命令,严令不得放‘浅井中队’回辽东。哪个部队放跑了‘浅井中队’一个人,主官提头来见!姜书记还说,他见到一个八路军也要告诉他许司令的命令……”

  张吉英怒不可遏,大吼道:“这帮不是人揍儿的‘浅井中队’跑哪儿去了?……”

  王荣富咬牙切齿的说道:“嘿嘿……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早到与来迟。姜书记还说,那个啥‘浅井中队’正往这边啦来呢,胶东军区公安局的唐科长带着二十来人一直在后边啦缀着,一直没得空。这帮不是人揍儿的大概齐晌午顶能进黑石沟……”

  仝镇山听到这里,“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张吉英大吼道:“通讯员!……”

  “到!……”夏二虎、宋德贵等五个通讯员立刻跑了过来。

  张吉英干净利索的命令道:“通知三个连的连长、指导员马上过来开会,有紧急战斗任务!不许耽搁!……”张吉英见五个通讯员看失魂落魄的仝镇山,怒道:“没听见吗?……”

  “是!……”夏二虎、宋德贵等五个通讯员猜到一定出大事了,转身就跑。

  “浅井中队”进了黑石沟,雪竟然停了,天也晴了。也许是天一晴,人的心情就会好的关系,骑在东洋马上的浅井一夫感觉到多日以来自己阴郁的心情突然开朗起来。“浅井中队”的执行官犬养寅五郎为了提振士气,指挥士兵们唱起了《关东军军歌》:“朝焼けの下、はるかにはるかに望む、起伏無限の山河、吾人精鋭軍威壮、盟邦衆庶永康寧、満載光栄、関東軍!……”

  唱完《关东军军歌》,“浅井中队”的士兵们果然来了精神头。也许是睹景思乡,浅井一夫笑眯眯的和跟在坐骑边上,在没膝的雪中跋涉的“三姓家奴”什么什么“嘎”,什么什么“哇”的聊起了家乡长白山的雪景。“三姓家奴”很善于溜须拍马,知道浅井一夫愿意听《三国演义》的故事。聊完了家乡长白山的雪景,“三姓家奴”边“呼哧带喘”的把腿从雪中拔出来,再踩到雪中去,边讲起了《三国演义》中曹阿瞒为了解决士兵口渴,巧施妙计的“望梅止渴”故事。把浅井一夫逗得不住“哈哈”大笑。

  忽然,“三姓家奴”发现缺了什么,指着两边的山峦说道:“队长阁下,我々の山の尖兵はどうして见られなくなったのか(队长阁下,咱们山上的尖兵咋看不见了)?……”

  “よ(哦)?……”听了“三姓家奴”的话,浅井一夫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他勒住了马,拿出胸前的望远镜,向道路两边的山上仔细观察着。可不是吗,真是奇了怪了,刚才还能时不时地看到两侧的山上时隐时现的尖兵。现在怎么一个也见不到了?

  “三姓家奴”见浅井一夫紧张兮兮的样儿,就安慰道:“队长阁下,我が山の尖兵は山の向こうへまわって行ったのかも知れないから见えない(队长阁下,咱们山上的尖兵也许是绕到山的另一侧去了,所以才看不见)。……”

  浅井一夫拿掉望远镜,不用好眼睛看了一眼“三姓家奴”,上唇的小胡子抖动了几下说道:“とんでもない!もし我々の尖兵が山に隠れていたら,同时に见えないはずはない(胡说八道!如果我们的尖兵要是被山挡住了,不可能同时看不到)。……”

  浅井一夫眉头紧皱,眼珠子转了几转之后,心中暗呼不妙。这一个多月以来,他让土八路给收拾惨了。不是总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嘛,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就是有备无患。浅井一夫思索了片刻,对“三姓家奴”说道:“佐野は,すぐに部队に前进を停止させ,戦闘に备えた(佐野,立刻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做好战斗准备)!……”

  “哈依!……”“三姓家奴”转身喊来了号兵兼旗语兵的小岛,传达了浅井一夫的命令。

  浅井一夫这个时候感觉大事不妙,醒悟过来自己就像落入猎人陷阱的野兽已经迟了。就在号兵小岛爬上路边的一块大石头,抄起腰间的军号刚要吹的时候,随着“啪”的一声清脆的驳壳枪枪声,两侧的山头上立刻响起了“嘀嘀哒……哒哒嘀……”激昂的冲锋号声。

  浅井一夫大惊失色,他一抬腿从东洋马上跳了下来。脚还没落地,就见两侧的山上飞起黑压压的一片黑老鸦一样的东西。那是手榴弹!“三姓家奴”什么也顾不得了,一把将浅井一夫按倒在地,趴到了浅井一夫的身上。就在这时,“劈劈啪啪”一阵排子枪响过,还夹杂着“咯咯咯”、“咕咕咕”“捷克”式轻机枪的欢叫声。枪声未停,满天飞来的手榴弹已经在“浅井中队”行军队伍的前后左右“轰”“轰”的炸响。十分凑巧的是,一枚手榴弹落在小岛所站的大石头上,小岛躲避不及,“轰”的一声巨响,小岛被炸下了大石头,当场毙命。

  “浅井中队”的确训练有素。尽管他们是遭到了二营的突然袭击,但是那些二鬼子们并没有慌乱,而是立刻就近隐蔽,开枪还击。三挺“野鸡脖子”和九挺“歪把子”的射手也迅速找好了阵位,架好了机枪,迎着迎面飞来的弹雨,“嘎嘎嘎”、“咕咕咕”的开始还击。九门掷弹筒炮手的反应也相当快,二营投过来的手榴弹爆炸的烟雾还没散去,第一批掷弹筒的炮弹已经出膛了。这些隶属于小日本关东军的二鬼子的单兵军事素养之高,的确不同凡响,绝不是其他部队所能望其项背的。

  浅井一夫奋力推开身上的“三姓家奴”,跳了起来之后,拔出那把朝香宫亲王亲赐的战刀,用力向右侧的山上一挥,大叫道:“犬养执行官,右の山を攻撃する小队を连れて行け,左の山を攻撃する小队を连れて行け。小野平八厝小队と重机关铳小队は现地で援护した(犬养执行官,命令你带一个小队攻击右侧的山头,我带一个小队攻击左侧的山头。小野平八厝小队和重机枪小队就地掩护)!……”

  “哈依!……”执行官犬养寅五郎也跳了起来,军刀一挥,叫道:“赤尻小队が突撃してくる(赤尻小队跟我冲锋)!……”

  “シューズ(冲锋)!シューズ!……”听到犬养寅五郎的令,二鬼子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般,齐声嚎叫着从雪地上、石头后面爬了起来,边开枪,边一呲一滑的向山上攻击。

  可惜,战斗意志归战斗意志,地形对“浅井中队”太不利了。浅井一夫所处的黑石沟地段尽管山势还算不是悬崖峭壁,可是右侧山头的坡度也有四十五度,左侧就更陡一些了,没有五十度也差不多。这么陡的山,又刚下过大雪,在怪石嶙峋中仰攻,这难度可就不一般了。别说是士气低落的二鬼子,就是二鬼子的干爹小日本鬼子来了,也只有干挨打的份儿。

  几乎就在同时,二营教导员张吉英在激烈的枪声中,站在山头的一块大石头上,他的前后左右不远处不时地有二鬼子掷弹筒的炮弹爆炸。张吉英毫不理会,他右手持一柄鬼头大刀,左手拎着“盒子炮”,高声大喊道:“同志们,山下就是祸害周村父老乡亲们,就是把他们千刀万剐也不解恨的鬼子,是杀害战区长的刽子手!咱们咋办?……”

  “杀光了这帮灭绝人性的王八孙子揍的!教导员你就下命令吧,咱们这就冲下去和他们拼了!……”距张吉英不远处刚打完一枪的一个战士扬起脸对张吉英喊道。

  张吉英赞许的望了一眼那个战士,接着大吼道:“鲁二牛说的对!杀光了这帮王八孙子揍的,给周村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是爷们儿的,这就跟着俺冲下去和他们拼了!仝营长平时不是总说嘛,狭路相逢……”

  战士们顿时感觉到热血沸腾,跟着张吉英的呼喊,齐声高呼道:“勇者胜!……”

  张吉英手中的鬼头大刀一挥,虎目圆睁,大喊道:“同志们,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是大老爷们儿的就跟着我冲呀!……”

  张吉英喊罢,带头向山下冲去。鲁二牛把“中正”式步枪背到后背上,拎着“梭镖”比跟着张吉英的四个通讯员动作还快,第一个跳起来,边跟着张吉英向山下冲,边大喊道:“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是大老爷们儿的就跟着教导员冲,杀鬼子呀!……”

  “给周村的父老乡亲们报仇!给战区长报仇!杀鬼子呀!……”战士们纷纷从当做掩体的石头后面跳了出来,高声大叫着,跟着教导员冲下山去。

  s..book6297827890217.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