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第四十二章 李代桃僵(上)

小说: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 作者:靰鞡草 更新时间:2022-08-07 09:42: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姜站长说罢,紧紧的握住了安友春的双手。战智湛看出来了,安友春浑身颤抖,热泪滚滚,这显然是“回家”之后感情的自然流露。他拽了拽安友春的衣袖,悄声说道:“哎……你叫‘鸠阑单咤半只罗’?这是个啥家伙呢?……”

  安友春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笑着对战智湛说道:“我说‘大妖山魈’,你的好奇心可真重,难怪你在那边能成为大大的名人!呵呵……‘鸠阑单咤半只罗’不是家伙,是我的代号,还是姜站长给起的呢。‘鸠阑单咤半只罗’是千手观音二十八部众之一,有善神、龙王、神母女等。‘半祇罗’又叫做‘般遮罗’,般遮是‘5’,罗是‘绑、执’,意思就是‘鸠阑单咤半只罗’的发型是五根冲天辫。‘鸠兰单托’在《佛说灌顶经》中为‘战无敌’,在《金光明经》中则称他为‘常战胜’……”

  “啥?‘战无敌’?还‘常战胜’?咱俩试吧试吧!……”战智湛被勾起了好胜心,他一把抓住安友春的手腕子说道。

  姜站长笑骂道:“小战,安友春是你的同志!你是‘十冬腊月生人’呀,怎么和谁都动手动脚的?上次在你们‘前指’的大街上,要不是安友春同志出手相救,不是你死,就是你们部队长‘笑面虎’秦沂岭亡!你还不快谢谢安友春同志!……”

  战智湛吃了一惊,急忙抱拳真诚的对安友春说道:“安友春同志,俺是个粗人,得罪您了莫怪!您的救命之恩,俺代表‘笑面虎’秦沂岭同志这里谢过了!……”

  姜站长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呵呵……我说小战呀小战,你明明是大学生,却偏偏自诩为大字不识一筐的粗人。你说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

  见战智湛满脸尴尬,安友春急忙笑着说道:“报告姜站长,刚才的战斗让越军情报总局三部的阮黄维武少校和兰英春中尉漏网了!……”

  “哦?……”姜站长望了一眼战智湛,目光中似乎含有责备。见战智湛一脸的“懵圈”,姜站长又对安友春说道:“安友春同志,你别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安友春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说不好!在咱们的部队发起攻击前大约一小时,我还看到阮黄维武少校和兰英春中尉站在庙门前的大石头上,指指点点的不知道说些什么。后来……后来兰英春中尉把宋明少尉喊了出去,这两个人就再也没回来。现在想起来,阮黄维武少校和兰英春中尉这两个人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这才把我们七个人留在庙里,吸引咱们部队的注意力,他们两个人却逃之夭夭了!……”

  姜站长和战智湛对视了一眼,脱口说道:“李代桃僵!……”

  姜站长猛然推开车门,向车外喊道:“尚蔚!……”

  正在生闷气的尚蔚吓了一跳,赶紧回答道:“到!……”

  姜站长对尚蔚说道:“你马上让通讯组联系烟台军分区的何连长和王指导员,问一下他们外围警械的部队有什么发现没有!听明白了没有?……”

  尚蔚知道事关重大,赶紧回答道:“明白了!让通讯组联系烟台军分区的何连长和王指导员,问一下他们外围警械的部队有什么发现没有!……”

  尚蔚说完,转身就向通讯组跑去。

  战智湛待姜站长下达完了命令,就对皱眉头的姜站长说道:“姜站长,安友春同志说的那个啥宋明少尉被俺逮着了,他杀害了孙干同志……”

  姜站长一愣,厉声问道:“你说什么?这个宋明少尉在哪儿?……”

  安友春见姜站长发怒,和战智湛对望了一眼,没敢说话。战智湛简单叙述了一遍孙干遇害的经过之后,说道:“李副科长和鲁副参谋长正押着宋明少尉往这旮沓来呢。……”

  姜站长闭着眼睛没说话,显然在心痛孙干的牺牲。安友春和战智湛见状,谁都不敢说话。

  “姜首长!姜首长!……”突然,小乐庄的韩书记呼哧带喘,远远的跑了过来。

  几位负责警卫的侦察员急忙拦住了韩书记。姜站长猜测韩书记找他肯定有急事儿,就对那几个侦察员说道:“嗨……你们几个,让韩书记过来!……”

  “姜首长!姜首长!……”韩书记边跑边喊,来到了“北京牌”面包车前。

  姜站长跳下面包车,温对韩书记说道:“韩书记,你别急,慢慢说!……”

  韩书记喘息了半晌,这才说道:“可了不得了!俺们村儿的韩三愣子打临沂回来,下了长途汽车,走了也就一里多地,就瞅见给供销社送货的司机韩老七被人打死在路边,车也抢跑了!哎呦……俺的个亲娘哎,可怜韩老七半拉脸都让人打没了!撇下个瘫吧老娘,还有个十了岁的小小子,这可让他媳妇咋活呀。俺寻思着咱这一啦溜儿不是闹特务嘛……”

  姜站长不待韩书记“啰哩八唆”的说完,立刻转身命令战智湛:“小战,立刻集合你的‘利剑部队’第四分队,由韩书记带路,火速赶往事发现场!记着,带着军犬‘理查德’……”

  “是!……”战智湛不待姜站长说完,边答应边跳下了面包车。

  “姜站长,我也去!……”安友春主动请战了。

  “好!辛苦你了,注意安全!……”姜站长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军犬“理查德”确实很优秀,居然只凭给供销社送货的司机韩老七的气息,沿着送货车的车辙,领着侦察兵追到了四十多公里外的临沂。这个结果,也和南宁工作站姜站长的判断基本相符。姜站长审讯越军武装特务宋明少尉的结果不出他的所料,这个宋明少尉对于阮黄维武少校和兰英春中尉的去向根本就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知道离“利剑部队”第四分队发起攻击大约四十五分钟之前,兰英春中尉安排他放暗哨之后,就和阮黄维武少校销声匿迹了。

  战智湛考虑到安友春生长在南方,不适应北方的寒冷,就硬把他塞进了驾驶楼内。他自己爬上了卡车的大箱,和战友们同甘苦,共患难去了。战智湛对伟大领袖他老人家的“文才武略”向来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尤其是那首气势磅礴的著名诗篇《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更让他永矢弗谖:“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在追踪阮黄维武少校和兰英春中尉的路上,战智湛忽然又想起了伟大领袖他老人家的这首诗。他还记得,在《孙子?军争》中有一句名,叫做:“穷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可是伟大领袖他老人家审时度势、高瞻远瞩,大胆提出了与《孙子?军争》相悖的“宜将剩勇追穷寇”著名用兵方略。伟大领袖他老人家的胸怀,不只是穷尽了理、事、情,还表现了他老人家的才、胆、识、力。正是“以在我之四衡,在物之三合,而为作者之文章。”

  夜如墨,只有几点寒星在天际寂寥的闪动。前面马上就要进入临沂了,忽然,第四分队的侦察兵们所乘的“解放牌”卡车“吱嘎”一声停了下来。战智湛探头望去,只见卡车的灯光中出现了三个警察。一个警察看了一眼车牌号,跑步向前,来到卡车的副驾驶门外,敬了一个礼之后,很客气地说道:“报告首长,您是战分队长战智湛同志吗?……”

  安友春慌忙推开车门,对那个警察说道:“我不是!您找战分队长有事吗?……”

  那个警察说道:“哦……我们是临沂市公安局的,奉屠安平局长命令在此等候战分队长战智湛同志,有重要情况向他汇报!……”

  战智湛听了安友春和那个警察的对话,赶紧跳下了车,笑着向那个警察伸出手,说道:“警察同志您好!俺就是战智湛,您找俺有啥事儿吗?……”

  那个警察慌忙向战智湛敬了一个礼,握住战智湛的手说道:“战分队长您好!我是临沂市公安局国家安全科的科长周子良。接到省厅刘道源厅长的命令之后,屠安平局长立刻布置警力进行了搜查。现已查明,目标抢劫的汽车遗弃在马湖厂村外的树林中。两个目标现在已经住进了临沂市刚落成的,最豪华的宾馆‘鲁南大酒店’0811房间!按照省厅刘道源厅长的命令,屠安平局长正亲自带队监视,等候战分队长来采取行动!……”

  战智湛心中一喜,说道:“临沂公安局的同志辛苦了!‘鲁南大酒店’远吗?……”

  周子良科长回答道:“不远!开车超不过五分钟!……”

  战智湛大手一摆说道:“中!请周科长带路,咱们这就出发!……”

  “是!……”周子良科长答应之后,跑到驾驶员一侧,站在踏板上,给驾驶“解放牌”卡车的“猫头鹰”指路。

  几分钟之后,“解放牌”卡车停在了距离鲁南大酒店不足两百米的一条小巷子内。在这里,战智湛见到了临沂市公安局的屠安平局长。听屠安平局长介绍完情况,战智湛客气了几句,接过一个警察递过来的四部美国佬摩托罗拉生产的“军刀0.5w”单兵对讲机,转身交给了“猫头鹰”、“蛇雕”、“兀鹫”和“黄鼬”每人一部。

  侦察兵们十分喜爱这款美国佬摩托罗拉生产的“军刀0.5w”单兵对讲机,比他们在南疆前线使用的“硅2w”短波电台好多了。通话时一点杂音都没有,就像一泓清泉。这款美国佬摩托罗拉生产的“军刀0.5w”单兵对讲机,分为低频机和高频机,低频机适合在丛林使用,高频机适合在城市使用。警察交给侦察兵们的自然是高频机了。

  s..book62978280865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血染的风采燕然勒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