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第2章 姐姐要包养我?

小说: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作者:玫瑰困困 更新时间:2022-08-06 08:12: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包了他!”白景秋被打发回自己卡座后,南双端着新调好的酒凑过来:“没想到白景秋这个浓眉大眼的来找你了,我们糖糖京城首富名头可不是吹的。我这里正好有包养合约,你快用。”

  她把酒放在桌上,从铂金包中掏啊掏,掏出来一坨皱巴巴的纸塞到虞向唐手里,“等你包上了,我还能作为家属的家属近距离接触姜元嘉。”

  “重振南双包养,糖糖义不容辞!”

  “包什么包。”虞向唐揉了揉太阳穴,那半杯酒喝猛了有些头晕:“我找你的时候差点摔倒,他扶了我一下。加上刚刚拿错你的酒喝呛了,人家好心过来送杯水。”

  “再说我那么久没回国,没几个人认识我。”

  “好哦。”南双知道自己幼稚,包养只是玩笑也不再说话,向卡座的人说了句照顾好糖糖就又回到舞池。虞向唐看她挤到舞台边边,捧着脸向台上看,满眼都是姜元嘉。

  虞向唐摇摇头,自己闺蜜从来都是这副长不大的性子,喜欢的时候直白又热烈,可惜三分钟热度。包养合约应该也是一时上头整出来的东西,过两天热情下去不知道又要轰轰烈烈满天下宣扬喜欢谁。

  这种没心没肺到也挺好,不像自己,为一个人困在原地那么多年。

  她没来由的有些心烦,拿起桌子上的冰水喝了一口,没想到又是南双没拿走的酒,虞向唐头疼,把酒撇的远远地。

  她向后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打算联系司机过来,一睁眼却是白景秋的脸,他眨眨眼冲虞向唐笑道:“给个机会,让我送姐姐回家?”

  “行。”鬼使神差,她看着那张脸答应了。白景秋扶她起来,动作间一团纸从沙发里掉下来,白景秋弯腰捡起把纸展开看,他站住看了许久,突然笑出声。

  “姐姐要包养我?”

  “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和南双的对话,虞向唐还没说完,眼前就出现“包养合约”四个大字。没等她把纸拿到手里,白景秋就把合约收回去:“没想到姐姐想要包养我,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只是有些上面的条约要改一改,我不缺资源,只想照顾姐姐。”他凑近虞向唐,轻声说:“给姐姐暖床。”

  “?”虞向唐心里充满问号,她刚想说这个合约是闹着玩的,但白景秋没给她这个机会,他从兜里摸出一根笔,三两下把自己名字签在合约上,然后无比自然地将笔调转了个方向,他点点下巴示意虞向唐。

  “你似乎有些迫不及待。”虞向唐没接那根笔,她审视白景秋,多年的商人经验让她直觉白景秋有些不对劲。

  白景秋笑容不变:“不是姐姐的包养合约吗?我只是想早点确定关系,人海茫茫,不抓住这次机会,谁知道下次见到姐姐是什么时候。”

  虞向唐把合约从白景秋手里抽出来,她仔细看了看:“甲方为乙方提供住房,工作资源,乙方需保证陪伴甲方时长,乙方需保证合约期间只有甲方无其他男女关系,甲方不得拖欠乙方工资。”

  下面一张串的要求虞向唐没再看,总之是钱货两讫。不知道南双从哪弄过来的明文合同,照自己闺蜜的性子,这张白纸上就该混乱写着被包养人的丧权条款,哪有什么保证陪伴时长和甲方不得拖欠工资。

  可对面的白景秋用一挣就脱的力道松松握住她的右手,用湿漉漉的眼神看着她。虞向唐挣脱也不是,只看着白景秋见自己没拒绝的反应,欢欢喜喜把笔塞到自己左手里。

  “你怎么知道我是左撇子?”虞向唐将笔夹在手指间转了转,白景秋的眼睛也绕着她的指尖转了转。

  “姐姐拿杯子用左手,我明明在右边,姐姐拿合同也是用左手,刚刚递给姐姐笔,姐姐动的也是左手。”他做足了哀怨的语气,仿佛在控诉虞向唐怀疑他心怀不轨。

  饶是虞向唐见过大风大浪,商海沉沉浮浮,但她哪见过这种哀怨架势,自己活脱脱变成了渣女,白景秋凑过来一口一个姐姐叫得她直起鸡皮疙瘩。

  十八岁的少年人像怕被她拒绝,只敢虚虚握住她的手,停在社交距离和亲密距离的分界线,可怜巴巴地喊着姐姐。

  也许是那两大口高度酒作祟,虞向唐重新坐下,用那根笔在皱皱巴巴的合约上一笔一划签下自己的名字,她刚抬起笔,白景秋就把合约叠一叠揣进自己兜里,还不放心地拍了拍。虞向唐见他的动作有些幼稚,不由觉得有些好笑,她打算就当自己养了个弟弟:“这份合约先不做数,明天拟个更合理的,一式两份。”

  “怎么不作数?”白景秋睁大眼睛,像只炸毛的小狗:“姐姐刚签完就后悔了?”

  “不是,”虞向唐疲惫地捏了捏鼻梁,凌晨三点对她来说已经是思维宕机的时间:“没有不作数。”

  白景秋看出虞向唐有些难受,他坐下,伸手轻轻揉着虞向唐的太阳穴,慢慢让她向后靠在自己怀里。“有没有好一点?”少年人的声音轻柔又圆润,虞向唐一瞬间有些沉溺其中。

  酒吧灯影重重,虞向唐半闭着眼睛轻轻呼吸,她的一半感官都聚集于那双正揉着自己太阳穴的手上,另一半聚集在少年人香香的怀抱。似乎是洗衣液的味道,或者是止汗露?虞向唐有一搭没一搭地想,她没闻过如此贴合少年的古龙水,这味道没有一丝侵略感,只有安心,还带着一丝甜,这描述好像一支女士香水。

  她被自己将白景秋与女士香水联系在一起的想法逗笑,白景秋见她舒展开眉眼,便放缓了揉太阳穴的速度,气氛缓缓流动,让人想停留在这一刻。

  “走吧,我打车送你回家。”虞向唐睁开眼,轻轻挥开白景秋的手,她看了看手机,已经快要四点。她想到白景秋身在刚出道半年的男团,或许还和成员一起住在宿舍:“送你回宿舍,还有你的队友。”

  白景秋跟着站起来,看了眼依旧在台上沉浸搓碟的姜元嘉,头疼道:“他还在玩,自己玩够了就会回去。”他歪头看着虞向唐:“凌晨四点回去会打扰到队员,姐姐能不能收留我一晚。”

  太快了。虞向唐没想到白景秋是个直球选手,她在管理和对待商业伙伴是个好手,但一牵扯到私下感情,虞向唐是实打实的缩壳乌龟。

  “找个地方吃早饭,然后送你回宿舍。”虞向唐立刻拍板,不由自主带了些雷厉风行,她又给南双发了消息,嘱咐了几句。

  凌晨四点雨已经停了,天还未亮,虞向唐走出酒吧门口,被风吹地打了个激灵。霎时被兜头盖了一件外套,外套内是那股令人安心的甜甜香气,还带着少年的体温。虞向唐拿着车钥匙开始打车,可惜快散场酒吧门口的车爆满,不太好打到。

  借着身高优势,白景秋一低头就看见了打车界面:“我没喝酒,一直喝的水,可以开车。”他顺手去拿虞向唐手里的车钥匙,却被虞向唐下意识躲开。他的手停在半空,虚握了一下空气,假装若无其事地收回兜里。

  “不好意思。”虞向唐知道现在两人是包养关系,自己不应该如此,但她不太想让别人碰到这辆车和车钥匙。

  “没关系,姐姐开的哪辆车?我也好认一下车牌。”白景秋依旧笑眯眯,他似乎没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虞向唐不欲再拒绝,这辆车反正之后也不会再开,她按了按钥匙,停在街边的车打了下闪。

  “姐姐竟然是开着这辆车来包养我?”白景秋盯着这辆旧款保时捷看,他也没看车牌:“我记住了。”语气中多了一丝咬牙切齿。

  虞向唐以为他不满意自己开的是旧款车,“金丝雀”似乎对自己这个金主的财力产生了质疑。虞向唐想了想,伸手拍拍白景秋的肩膀:“这辆车是挺旧了,明天换一辆。”这辆车开到私库去,虞向唐可不舍得开出来。

  白景秋转头盯着虞向唐:“换、一、辆、吗?”他一字一句道,垂落在身侧的手紧紧攥成拳头又骤然松开。

  “对,换一辆新的。”虞向唐没察觉,她在思考包养真是个麻烦事,还要换新车,五年的时光已经让她变得不愿意费力改变平衡:“明天也带你去挑一辆,你有没有想要的?其他也可以。”一次性顺路解决。

  我想要你也可以?白景秋动了动嘴,终究是没把这句话说出来。他叹了口气,握住虞向唐的手,见虞向唐没挣开,心情有些变好,不由得摇了摇两人相握的手。

  虞向唐感觉到身边人情绪变化,她失笑,还挺好哄,一辆车就能哄得开开心心,挺像只哼哼唧唧要玩具的小狗,原来包养这么简单。

  两个心思差了十万八千里的人手拉手坐上车,司机提议放点提神的音乐,二人自然没异议,只是在听到歌曲前奏时虞向唐感觉自己的手被白景秋使劲握了一下。她转头想询问白景秋,却看到少年透红的耳朵尖。

  虞向唐了然,她开始把白景秋当弟弟逗。她问司机:“还挺好听,是哪个大明星的歌呀。”眼睛却看着低头仿佛要把自己埋起来的白景秋。

  “我闺女下到车里的,叫什么kui什么。”司机搭话:“挺好听的就留着了。”

  虞向唐还想再说,白景秋扯了扯两人还在相握的手,虞向唐见白景秋脸都泛着薄红,笑弯了眼。白景秋看着虞向唐,也开始抿着嘴笑。

  “姐姐就会笑我。”白景秋压低了声音,假装凶巴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