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第6章 给糖糖的上班礼物

小说:姐姐的替身绿茶小狼狗 作者:玫瑰困困 更新时间:2022-08-06 08:12: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虞向唐再次回到了那个雨夜,这像个梦魇,紫色黑色的触手与巨口在摇曳招呼她走过去,她的脚下是深渊。

  突兀的闹钟将她从被淹没的状态拽回现实,她一下子惊醒,心脏慌乱地怦怦跳。今天要去公司,虞向唐慢吞吞起床,她只穿了一件宽大的t恤,站直后露出修长的双腿,她摇摇晃晃地踩着拖鞋,还被正趴在粮桶旁边睡觉的戚浪浪绊了一下。

  身体失重使虞向唐瞬间清醒,她连忙扶住墙站稳,但不可避免地膝盖被椅子角磕了一下。虞向唐吃痛,但她只是毫不在意地揉了一下,继续走向卫生间洗漱。

  她坐在空荡荡的梳妆台前愣了两秒,才想起来自己的化妆包还在旅行箱里没拿出来。虞向唐摇摇头,试图获得一个清醒的自己。

  底妆眼影眉毛阴影,镜子中的美人脸上渐渐被妆容覆盖,她在一堆口红中挑来挑去,这根是三年前在美国买的过期了不能涂,这根是前两天南双送的玫紫色不能涂,这根颜色不错,正红色有气场。她刚要涂上嘴,赫然发现这是七年前戚子丘送给自己的上班礼物。

  七年前的虞向唐21岁,大学四年级,正在宿舍和南双凑在一起,一边做美甲一边架了个平板刷剧。

  她正看着美剧,旁边的手机弹了个消息出来,她不顾南双手别动的惊叫,连忙拿起手机查看消息。

  “什么啊,爷爷让秘书告诉我去虞氏实习。”虞向唐把手机扔到一边,又把手塞回美甲灯里:“我还以为戚子丘给我发消息呢。”

  南双把她的手拽出来仔细填补刚刚被蹭到的美甲,她一边补一边说:“去呗,等我毕业大概率也去家里。”

  “可我不想去,不想工作。”她伸直了骨肉匀停的长腿,无聊地晃来晃去,把自己的拖鞋甩到宿舍对角:“我好想丘丘啊。”

  她眼睛一转:“你说我去给戚子丘当助理,他能不能给我开实习证明?”

  南双显然知道自己闺蜜和自己一样想一出是一出,两人是相当出名的不靠谱二人组。十年前的南双可想不到十年后的自己依旧不靠谱,五年考不下一个驾照,虞向唐却像是变了一个人,变成了完全相反的她自己。

  “戚子丘给我视频了!”虞向唐手忙脚乱,她抱歉地对着闺蜜笑笑,南双一指阳台意思明显快滚不要打扰我看剧。虞向唐得令,踩着南双的拖鞋吧嗒吧嗒地往阳台跑。

  南双对着她的背影翻了个白眼,把平板拿到自己面前,开始给自己的美甲上堆施华洛的钻。

  “你好久没和我视频啦!”虞向唐一接通就噘着嘴大声抱怨。

  “不是昨天才打电话哄你睡觉?”戚子丘温润又有磁性的声音从视频另一端传来,手机画面是遮阳伞的伞骨,虞向唐左看右看找不到自家男朋友的脸。

  一只骨节修长的手伸过来拿起手机,戚子丘的脸进入镜头。

  他还带着妆,斜飞的英挺剑眉,高挺的鼻梁,单薄的唇瓣嘴角轻轻上扬,世人都说嘴唇薄的人薄情,但男人的桃花眼温柔又多情。

  下一秒戚子丘不耐烦地皱着眉扯开古装繁复的领口,露出一片洁白的肌肤和起伏明显的锁骨。

  他黑亮深邃的眼眸正微微眯着,有些凶,想要在烈日下看清手机屏幕里的虞向唐。

  虞向唐猝不及防地被帅到,她眼神乱飘,试图掩饰自己看呆了的事实。

  “啧,看什么呢,看我。”帅哥戚子丘一秒变回虞向唐熟悉的臭屁丘丘,他冲着镜头挑眉:“哥帅不帅。”

  “帅死谁了。”虞向唐小声嘀咕,戚子丘人前是举止优雅贵气的双料影帝,人后就是逮着虞向唐玩的凶巴巴小孩。

  戚子丘拿着手机找了个阴凉地方蹲着,两人还没公开,偷偷摸摸的样子好似在做贼:“热死谁了,这破沙漠就不是人呆的地方。”他小声抱怨,虞向唐甚至能看见他脖子上流淌的汗珠。

  “好想老婆。”

  戚子丘猝不及防地撒娇,直直戳在虞向唐的心上。

  “我也好想你。”她小声回复,声音甜地像流淌着蜂蜜。

  恋爱中的人就是笨比,爱人说一句好想你,就能甜蜜一整天。

  两个人嘀嘀咕咕地说着小话,期间还惨杂着今天吃没吃早饭,吃没吃午饭,吃的什么饭,晚饭吃什么这种毫无营养的话题。

  戚子丘说大漠晒得他要脱皮,拍完这个戏怎么说都要请假在家摆烂两个月,上次在餐厅你说好吃的蟹黄蜗牛饭他高低得研究出来。虞向唐说等她毕业咱俩就去北极,把你晒的高温用低温抵消,听垃圾营销号说北极的水美容养颜还防腐,粉丝们说脸在江山在,大影帝你这江山至少还能坐两百年。

  “爷爷让我去虞氏实习,我不想去。”少女将苦恼说给恋人听,她讲出刚刚和闺蜜的打趣:“我去给你当助理,你能不能给我盖实习的章呀?”

  “你来啊。”戚子丘的助理正好给他拿了一瓶冰镇矿泉水,他拧开水猛灌了一口:“当助理要在大漠里给我打伞递水擦汗看东西,能玩手机,包吃包住,一个月给你开两千八。”

  “好少哦。”这钱还不够虞向唐的一根包带。

  “所以,”拍摄场地有人在喊戚老师回来拍戏,戚子丘直视镜头,这个男人天生就知道如何震撼人心,他隔着屏幕让虞向唐看着自己的眼睛:“糖糖,去虞氏吧。”

  虞向唐好心情地哼着歌回到宿舍,她扣着手机,告诉秘书自己会去虞氏实习,还问了问爷爷的身体,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又把自己上班日期转发给戚子丘。

  戚子丘没回,虞向唐按灭手机,把手重新放到南双的美甲灯里。

  “好南双,求求了,我也要堆施华洛的钻。”

  “给你买了上班礼物,下课去拿。”戚子丘发来消息,他附上取件码。戚子丘有虞向唐的课表,他对虞向唐的学业有种固执,虞向唐逃课他会生气,即使虞向唐再三保证那只是一节用来刷学分的选修水课。

  “好耶!”

  虞向唐飞奔到校内快递点,她东找西找,找到一个小盒子。她在回宿舍的路上使劲晃晃,没什么声音,快递单上写的也是戚子丘经济人的名字江华。虞向唐一步三个台阶地跑回宿舍,用小刀轻轻划开小包装盒。

  这是一支雕家的海外地区限定口红,特殊地域花纹的壳子狠狠戳到虞向唐的审美,但海外地区限定又限量使虞向唐现在还没能拥有。那个限定地区就是现在戚子丘所在的拍摄地!她一拍脑门,猛然想起来自己上个月在和戚子丘视频时自己抱怨过一句买不到又好想要。

  没想到那个懒狗记住了,虞向唐美滋滋地想。

  虞向唐还发现口红壳上刻了糖糖&丘丘,好土哦,她吐吐舌头,不愿意承认自己竟然还有些喜欢。

  她拿起手机对着口红拍了一张照片,明知故问地敲敲戚子丘:“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这支口红?”

  戚子丘秒回:“我不知道啊,江华帮我买的。”

  “?”虞向唐咬住下唇,发了一个小猫生气的表情。

  “不逗你了,上个月你天天在我耳边说,都要起茧子了”戚子丘发来语音,磁性的声音震得虞向唐耳尖通红,还有要蔓延到脸颊上的趋势。

  虞向唐擦掉自己的口红,仔细地涂上这支,她还小心地把唇周擦干净,涂好后左看右看,镜子里的自己涂上气场强大的红色竟毫不突兀,只是比平时多了几分凌厉。她对镜自拍了一张,p都没p,直接发给戚子丘。

  “好看,”戚子丘仿佛蹲在手机前再次秒回:“你看看口红包装壳。”

  “我看到啦,糖糖&丘丘,亏你能想出来。”

  “包装纸壳里面,还有东西。”

  虞向唐拍了拍包装壳,从里面掉出来一只千纸鹤,千纸鹤内部好像有字。她小心地将千纸鹤展开,男人用苍劲的字体写着:

  “给糖糖的上班礼物,祝糖糖永远快乐。”

  虞向唐最后还是涂了这根七年前的口红,涂一次应该毒不死我,她想,我就要让这支口红陪我上班。

  那个男人说祝糖糖永远快乐,可是糖糖现在一点都不快乐。

  虞向唐卡着点到了虞氏大楼的楼下,她摘下墨镜,抬头看着和五年前别无二致的高耸大楼。

  在国外的五年,她想过自己将以什么姿态回到这里,或者以失败者的浑浑噩噩,或者以合作者表面友善,或者以股权交易成功者骄傲的身份,但她现在以海外区总裁升职成总部总裁的身份站在这里,内心十分平静。

  她没有逃脱出虞氏的囚笼,她将笼子化成自身的骨肉,在灰烬中站起,试图抵御住巨大的滚滚车轮。

  秘书早就等候在大厅,他递给虞向唐一个厚厚的文件夹:“虞氏本部在您出国后五年的发展投资与财政情况都在这里,董事长说交由您全部权限。”

  秘书推了推眼镜,他的头发花白了大半。

  “小姐,欢迎回来。”onclick="hui"